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15章 再割一刀一了百了

第15章 再割一刀一了百了

    小÷说◎网,♂小÷说◎网,

    “谢谢你……”

    纪由乃轻细的声音软软柔柔的,鼻音浓重,满含委屈。

    “我刚刚被绑起来的样子……是不是很搞笑?”

    顿时又红了眼,泪水如断线珍珠般划落眼角,哪怕哭着,纪由乃却还在和宫司屿开着玩笑。

    眉头拧拢,深吸口气,宫司屿从未这么深刻的感受过心疼的滋味。

    冰袋敷了很久,纪由乃的脸颊也未消肿。

    亲手喂早餐给她吃,还把碗给撒人家床单上了。

    宫司屿很挫败,他不知道怎么照顾人,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人。

    直到看见纪由乃脚步虚浮的进了洗手间,才忙拉过在一旁忙活的佣人。

    “一般照顾人都要做什么?”

    佣人是跟了宫司屿很多年的,但突然一问,他一时半会儿也答不上来。

    宫司屿一见白斐然回来了,求救的看向他。

    “白斐然,让你照顾一个人,你会怎么做?”

    白斐然拿着一大摞收购疯人院的文件进来,劈头盖脸就被问住了。

    拧眉思索了片刻,冷静答“自然是衣食住行面面俱到。”

    “那怎么哄人开心呢?”

    “……”

    纪由乃呆呆的伫立在洗手间的镜子前。

    凝望着额头上,因为被姑父用力摁着脑袋给姑妈磕头留下的青紫瘀伤。

    受辱的感觉压抑在心口,沉闷,有些疼。

    她不想挣扎,也不想反抗了。

    累了。

    累的筋疲力尽。

    灰暗的心扉仿佛完全被深渊黑暗所笼罩。

    冷漠的亲情予以她满满的恶意,让她绝望,让她窒息。

    瞥见镜子前的洗漱台上有未开封的刮胡刀,拿起拆开……

    不带半分犹豫,在本就有疤的手腕上重新割开了一道更深的口……

    看着鲜红的血不断地流出,一滴,两滴,不停地滴在雪白的地砖上,宛若一朵朵血色花……纪由乃笑了,笑的苍白,笑的释然。

    宫司屿一直在等纪由乃从洗手间出来。

    期间,他用手机记录下了一大堆哄人开心的法子,当宝贝似的藏在备忘录里。

    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洗手间里始终都有水流声,没停过,却没见人发出动静。

    “白斐然,她进洗手间多久了?”

    白斐然看了下时间。

    “十四分钟。”也不是很久。

    宫司屿心想,昨天纪由乃还在洗手间蹲了近一小时呢,现在十四分钟而已,再等等吧。

    可紧接着,病房内一个在打扫卫生的佣人却发出一声尖叫。

    “少爷,洗手间漫水了!奇怪……这水怎么还是红色的?”

    俊魅的凤眸一瞬紧缩!

    一股极度不好的预感弥漫宫司屿心头。

    下一秒,宫司屿三步并作两步,“砰”地一声踹开了洗手间反锁的门。

    血色映入眼帘,一派触目惊心!

    单薄瘦弱的身影毫无生气的倒在地上,水与鲜血交织,那血,正来自哪血淋漓的手腕处。

    “愣着干什么,叫医生!叫医生过来!”

    宫司屿咆哮着!

    一双勾人的凤眸噙满焦急,浓重的担忧和害怕。

    一把将纪由乃从地上抱起,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心在颤抖!

    脑海中,突然回响起那一夜他身受重伤,怀中苍白的少女泪眼模糊的求着自己。

    “你不可以死知道吗?一定要坚持到有人来救你!”

    “好……我答应你,我不死……”

    是,他答应她了,他不会死,他做到了!

    可纪由乃呢?她现在却毫无生命气息的躺在自己怀中。

    她又一次选择了死亡,选择了放弃自己。

    宫司屿听到医生来了,火急火燎,来了很多。

    他们将纪由乃抱走了,推进了抢救室。

    抢救室门口的长椅上,宫司屿坐在那,俊逸的脸庞埋在掌心间。

    这是白斐然第一次看见向来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少爷露出这种表情。

    惶然害怕,焦灼紧张。

    他的掌心间,握着一条玉佛翡翠,是少爷去世的母亲留给他的。

    白斐然记得,只有每当遇到重大抉择事件,或是少爷母亲的忌日他才会从脖子上取下来握在手心。

    偏偏这个时候,有人好巧不巧找来“送死”。

    白斐然认出来人,应该就是刚刚在医务办公室撞见的纪小姐的姑妈和姑父,他们并没有走。

    “怎么突然又自杀了?进抢救室了?这是病区的抢救室啊,不会又要收我们钱吧?”纪翠华一脸担心还要花钱的询问自己丈夫。

    “最好是救不过来了,这样估计还不用付钱,没准还能闹到医务处,毕竟人是在他们医院出事的,得让他们负责,估计还能赔钱。”

    这些话尽数被白斐然听去,他厌恶拧眉,甚至愤怒。

    同样,这话也落入了宫司屿耳内。

    幽幽的抬起头,瞳仁森冷的盯向那说话的中年妇人。

    宫司屿终于知道纪由乃为什么会选择死亡这条路了。

    刚刚那些话,根本不是一个人该说的。

    这时,抢救室的门打开了,为首的医生是负责病区的教授级医师莫医生。

    “没事,血止住了,发现的早,得多补血是真的。”

    莫医生这话是对宫司屿说的。

    可没等宫司屿开口,纪由乃的姑妈纪翠华就走到莫医生跟前。

    “医生啊,把她送去普通病房,这里我们的,刚刚的抢救费什么的我们也不会付的,我没同意她住到病区,听到没?”

    莫医生听到纪翠华的话后很诧异,却没说什么,只是一脸疑惑的看向宫司屿。

    “宫少,这……”

    身高187的宫司屿低头,似看蝼蚁般,眸光阴冷的盯在面前妇女身上。

    他若猜得不错,这女人,就是纪由乃的姑妈了。

    “把她送回我病房。”薄唇张合,寡冷轻佻,勾起一抹蔑视终生般的冷笑,“药,得用最好的,医生,得请最好的。”

    纪翠华几乎要仰头看面前说话的男人。

    俊美无边的五官却有着极为阴冷可怕的眼神。

    她几乎被吓到。

    “你……你谁阿?我才是她家属,怎么轮得到你……你做决定了?”顿了顿,“医生你不要听他的!”

    宫司屿神色冷戾,“我是谁你没资格知道。”一顿,“你只需要知道,这医院被我买下来了,该付的住院费治疗费你必须一分不少交给医院,不然,你将会收到法院传票,轻则巨额赔偿,重则……倾家荡产。”

    话落,宫司屿留给纪翠华一个高深莫测的阴冷笑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