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88章 若三观不正,纪由乃他日便是祸害!

第88章 若三观不正,纪由乃他日便是祸害!

    小÷说◎网,♂小÷说◎网,

    哪怕最后的结局终究是灰飞烟灭,是死。

    她也想和他在一起……

    纪由乃从没见过所谓灵力达玄境高阶的人,真正的实力是什么样的。

    直到范无救只是负手而立,冷酷的站在那,明明没做任何动作,却在电光火石之间,阴风起,乌云涌,前一秒还平静无波奈河河水,后一秒汹涌澎湃掀起惊涛骇浪!

    范无救明明什么都没做。

    纪由乃却在瞬间感觉到了一股霸道至极灵力在肆意流窜!

    风吹草动树叶沙响,处处都透着一股危险意味。

    令她骇然窒息,几乎站立不稳。

    可谢必安和那叫“无心”的男人,却只是像个旁观者一般,站在一旁看戏。

    只有她,顶不住这股可怕的力量。

    这就是差距,这就是悬殊!

    这时,就听范无救冷冷嘲讽“我连三成灵力都未动用,你就顶不住了?”

    而纪由乃,什么都没说。

    只是突然间就像支撑不住似的,面色虚白,冷汗连连,软软的倒在了地上,一脸虚弱的盯着范无救看。

    见即,忽悠纪由乃自己叫“无心”的蒋子文目光一紧,蓦地就要出手相助,却被谢必安一把拦住。

    “蒋王大人,这事儿您可不能插手,要是做不到,她就得乖乖被我们保护留在冥界,您也能天天见到她,看得出,蒋王大人十分在意小由乃,你就愿意她回阳间,回人界?万一被别人骗去了,她可就不属于您了……”

    谢必安并没有将纪由乃和宫司屿在一起的事告诉蒋子文。

    他觉得,要真说了,以蒋子文的脾气,能把天给捅塌了。

    而范无救,大步流星走至纪由乃跟前,居高临下蔑视的看着脚下的少女。

    冷笑连连“这副鬼样子,你还想回去独当一面?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纪由乃恍若未闻,看上去很虚弱,很不堪一击。

    她抬眸,突然朝着范无救伸出手臂,杏眸勾魂,浑然天成。

    绵软无力的说了句“范大人,我站不起来了,你拉我起来行吗?我们重新开始,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最后一次……”

    倏挑眉,范无救迟疑。

    似吃准纪由乃无伤他的可能。

    伸手就将纪由乃从地上给拉了起来。

    并附带了一句“不知死活!”

    但就在纪由乃站起身,佯装不小心撞到范无救胸口的一瞬间!

    美眸倏眯,一丝得逞的冷笑乍现,电光火石间,出手极快!

    一截隐藏在纪由乃手心的尖锐断骨,闪电般的刺入了范无救的胸腔!

    下一秒!

    纪由乃一个旋身,小脸尽是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那神情,那目光,哪里虚弱?哪里不堪一击?根本什么事都没。

    她是装的!

    眸底掠过一丝惊异,范无救缓缓垂眸。

    盯着胸口刺入的断骨看了片刻,竟有血流出。

    那断骨,是一小截肋骨,奈何畔森森白骨无数,随处可见。

    是他轻敌,大意了,可他怎么会流血?

    谢必安一见范无救被刺伤,震惊之余,掩嘴快步上前。

    “黑爷,你怎么会被刺伤?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伤你?”

    谢必安忙就准备将那断骨拔出,可竟怎么用力,都拔不出来!

    “我倒是小瞧了你!”范无救盯着纪由乃,突然笑的高深莫测。

    “得罪了,范大人!我打不过你,但脑子还是有的。”

    纪由乃似笑非笑,悠哉走到了范无救跟前。

    就听谢必安突然骂了声娘。

    “你丫也太狠了!断骨上下让人流血不止的禁咒也就算了,还施法让骨头刺入无法拔出!这么阴损的招我都不会,纪由乃你哪儿学的?”

    谢必安骂骂嚷嚷的,心疼范无救,立刻施法解除了她在断骨上下的禁咒,顺利拔出了断骨。

    也就眨眼功夫,便见范无救胸口的伤,以肉眼可见的的速度愈合。

    “什么叫我哪儿学的?还不是你和范大人天天逼着我看的那些古籍竹简里学来的?什么血源咒术禁忌死亡法术,你们也知道我记性好,这些东西看一遍印脑子里想忘都忘不掉啊!看的时候我也觉得内容挺可怕的,但是用起来……还挺顺手的。”

    悄咪咪的瞄了眼范无救,纪由乃心虚虚的说道。

    总觉得闹得有点过分了。

    “禁忌死亡法术?你们怎么让她看这些乱七八糟的!”

    蒋子文走过来,突然厉声询问。

    “骨枯那儿的珍藏货,放着也没人看啊,都拿回来了,黑爷让她一本本背,这算算……得背了好几本了吧……她本来就比其他人落后,不恶补一下怎么和他们斗啊!”

    纪由乃来回看了看谢必安和叫无心的男人。

    觉得很奇怪。

    谢大人好像很怕无心?

    不过,这不是她眼下想关心的问题。

    “范大人,我做到了,你刚刚……”指指范无救胸口,“流血了。我能回去了对不对?”

    将那根刺入自己胸膛的断骨捏的粉碎。

    范无救面色铁青瞥一眼纪由乃,无言以对,算作默许。

    可是,范无救开始认真打量纪由乃。

    那眼神,不再透着蔑视,而是深沉的审视。

    “断骨上施法下禁咒这种阴毒想法,书上教不了你,是你自己想的?”

    杏眸清澈干净,纪由乃扬起小脸,一脸无辜。

    “我是不是不能这么做?我错了吗?”

    哪怕纪由乃看上去再怎么无害无辜,范无救都无法忽视方才在断骨刺入他胸膛一刹那间,他看到眼前少女脸上浮起的诡毒冷笑。

    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对敌人可以如此,对必须忠诚的人,可以这么做吗?”

    “废话,当然不行!范大人你教我的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伤我害我之人十倍奉还,但是对我好,疼我爱我的人,我怎么会这么做?”

    听到纪由乃的回答。

    范无救暗自松了口气。

    纪由乃真的开始变了。

    眼里透毒,骨子里的狠也渐渐显露。

    常人是万万不会有她方才那种阴毒的想法。

    若三观不正,纪由乃他日便是祸害。

    可若好好引导,绝对又是一震慑四方的可怕人物。

    宫司屿是傍晚到家的。

    回了一趟宫家老宅,他阴郁万分。

    为了逼他去医院探望安蓝,宫老佛爷沈曼云不惜拿纪由乃来威胁他。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