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119章 搞事:真假纪由乃

第119章 搞事:真假纪由乃

    小÷说◎网,♂小÷说◎网,

    纪由乃饭后埋头钻进了书房。

    潜心研究如何制出可以操控的傀儡人偶。

    这一研究,一晃眼,便是深夜。

    宫司屿和白斐然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商议,索性没有来打扰她。

    直至深夜12点,她才被宫司屿抓去睡觉。

    只是,在宫司屿霸道邪魅男友力ax将纪由乃抱出书房的时候……

    丝毫没有注意到书房阴暗的角落里。

    站着一个和纪由乃长得一模一样,只是眼神呆滞无光,一动不动,如同玩偶一样的少女,书房天窗投射进的暗淡月光,洒在她精致的脸上,就如同一个没有生命力的娃娃,有些阴森,有些诡异。

    翌日清早。

    答应宫司屿不去学校。

    而是陪他、呆在他身边的纪由乃早早起床,匆匆吃完早餐。

    趁着宫司屿在衣帽间换西装打领带之际。

    拿着两件自己的衣服,偷偷溜进了书房。

    书房西南角,一个和她五官面貌一模一样的人偶,连额头的伤都一样,正纹丝不动如雕像般的站在那。

    纪由乃就像替娃娃穿衣一样,精心替人偶穿好她自己的衣服。

    然后双指并拢合十结印,伴随指尖诡紫暗芒溢出,念动咒决,在半空画出一道又一道图案繁复诡异的符咒,不断将符咒印入人偶体内。

    很快,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人偶如同被激活,开始眨动眼睛,活动僵硬的四肢,仿佛被赋予生命。

    人偶,是纪由乃以自己容貌为样,画下外表后剪纸成型,利用符咒控制所召唤出来的“纸人”。

    “纸人”没有灵魂,没有自己的思维,如同一具空壳。

    却能听命行事,只要下达准确的指令,以咒术控制,它们就会竭尽全力完成任务,直至死亡幻灭。

    纪由乃给面前穿着薄荷绿荷叶边长裙的人偶下达的指令就是

    “模仿我的日常行为,跟着宫司屿离开,明白吗?”

    如同软件编程,纪由乃将自己的行为习惯印刻在了人偶脑海中。

    就见面前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偶,乖巧的点点头,转身慢慢离开了书房。

    豪华公寓的玄关处。

    宫司屿西装革履,俊美万分。

    白斐然毕恭毕敬陪伴在侧等候。

    邪魅迷人的凤眸在见到“纪由乃”走出来的一刻,漾着深邃温柔的笑光。

    “心肝,我九点有个高层会议,我们要抓紧走了。”

    一边说着,宫司屿一边朝着“纪由乃”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想牵她。

    谁知,“纪由乃”刚走至玄关,手还没放到宫司屿手心,脚下就猛地踩空,失去重心,身体前倾。

    “小心!”

    宫司屿眼疾手快,上前一步将“纪由乃”牢牢捞入怀中抱住。

    只是抱住的一瞬,“纪由乃”身上冰冷的温度,让他的心底猛地一怔。

    好冰,完全没有热度。

    微微一拧眉,宫司屿松开了“纪由乃”。

    “你身上怎么这么冰?”

    宫司屿印象中,他的小家伙手是会冰冰凉,但起码身上还会有些温度,但此时此刻,面前的人……却没有。

    无辜的眨了眨水光闪闪的美眸,凝着宫司屿。

    “纪由乃”绵柔轻轻的吐出一个字“冷。”

    宫司屿心一紧,“不舒服?”

    担心的看了眼“纪由乃”缠着纱布的额头,宫司屿忧心问。

    “纪由乃”呆呆的摇了摇头。

    然后低眸,盯着自己白皙的脚丫,轻道。

    “没鞋,忘穿了。”

    听到面前少女说冷,宫司屿忙脱下自己的西装,披在了她身上,然后把她整个人包裹在怀中,了,温度直逼30度,小家伙竟还说冷?

    也不是没可能,毕竟她体质特殊,又有伤。

    宫司屿还觉得奇怪,心说,纪由乃什么时候这么粗心大意,连鞋都能忘穿了?

    吩咐老管家去衣帽间拿了双纪由乃的鞋来。

    谁知,怀里的少女竟和他撒起了娇。

    “帮我穿。”

    宫司屿微微一愣,低眸凝着使劲往他怀里钻的人。

    有那么一瞬间,他心里产生了一丝古怪的感觉。

    他觉得,怀里的“纪由乃”有点和平常不一样。

    但是,宫司屿还是蹲下身,亲自帮“纪由乃”穿了鞋。

    “敢使唤我帮忙穿鞋的,姑奶奶,你是第一个。”

    “谢谢你。”

    “……”

    小家伙什么时候会这么生分和她说话?

    与此同时,真正的纪由乃本尊,正躲在走廊边阴暗的光线中,偷偷摸摸的看着玄关的动向。

    在她做的“纸人”撒娇要宫司屿穿鞋的瞬间,她差点就一口老血吐出,捂脸,根本不敢直视,人偶都是根据她日常的行为,为指令做出的动作和反应。

    她平常就是这么和宫司屿撒娇的?

    还有,她发现她做的纸人好像有bug,就是不会看脚下的路,容易摔跤。

    这不,在宫司屿和纸人要离开的时候。

    这厮又被门口的门槛给绊倒了。

    家门还没出,就状况百出,不会露馅儿吧?

    确定宫司屿一行人离开后。

    纪由乃躲回了书房。

    刚巧,冥界微信p发来了范无救的消息——

    出来,到了。

    老管家每天早上八点半都会准时出门采购,家里所有入口的东西,都由他严格把控,亲力亲为,在确认老管家也离开后。

    纪由乃戴了副墨镜,戴了顶帽子,将脸遮住,大摇大摆出了门。

    为什么要乔装?

    因为纪由乃心细。

    前脚才出去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后脚她再出现,万一被人看了去,岂不奇怪?

    如约,在人民公园老地方。

    纪由乃和“几日不见如隔三秋”的范无救碰面了。

    高大伟岸的范无救双手抱臂,面无表情冷酷的靠在一棵巨大的老槐树下,穿的是黑衬衫,周身寒气森森,耳垂上戴着一枚骷髅耳钉,令人不敢直视。

    “范大人,怎么不见谢大人?”

    冷冷睁眸,范无救居高临下冷森森的盯着摘下帽子,取下墨镜的纪由乃回了句。

    “昨晚太累,他还在睡觉。”

    纪由乃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一样,小嘴成椭圆状。

    拖长调“哦”了一声,然后掩嘴偷笑。

    “懂得懂得。”她也是过来人啊!

    冰冷的眸细细眯起,冷冷打量了纪由乃一眼后。

    范无救蹙眉哼了一声,转而挑眉问“额头的伤怎么回事?几天不见就把自己搞成这样?华清的药怎么不用?”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