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138章 你牵着我的小手手好不好?

第138章 你牵着我的小手手好不好?

    小÷说◎网,♂小÷说◎网,

    阿萝从布袋里掏出一块黄金就朝着保安脑袋上“哐当”砸去!

    听着保安的哀嚎,似极为满意,振振有词道

    “阿玄说现在是法治社会,打人要赔钱的,姑奶奶赔你钱!喏,金子,拿去多给自己买点补脑的玩意儿,猪头崽子!”

    眼不见为净的拍拍手,阿萝哼了一声,环顾四周,发现陆续有人驻足围观,学校里也有人闻风赶至,朝着校门口而来。

    拉着纪由乃的手,对着校门口一侧保安室旁的小铁门狠狠踹了一脚。

    门开。

    大摇大摆就走了进去。

    发觉只有她和纪由乃两人,少了一个。

    旋即回眸横了眼白斐然。

    “那个,面瘫!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话说你是不是男人啊,哪有打人让女孩子动手的,你就在一旁看戏吗?我家阿玄废成那样还帮我揍人呢,你行不行啊?”

    白斐然嘴角不自然的抽了抽。

    他只觉得,封少爷家的这女孩,是个祖宗级的彪悍人物。

    有那么一瞬间,他突然觉得纪小姐很不错。

    温柔如水还乖巧。

    要是换成这个,天天日子都能过的跟灾难似的,可怕!

    白斐然一声不吭的跟在纪由乃和阿萝身后。

    而前一秒还化身暴走萝莉的阿萝。

    这会儿,却像个乖宝宝似的呆在纪由乃身边。

    两只软软的小手,还扒拉着纪由乃的手臂不放。

    “阿玄平时都会牵着我的手走路哦,这会儿他不在,我突然想他了,宫司屿的心肝,你牵着我好不好?阿玄说,手牵着手,就是自己人了。”

    阿萝160的个子,很娇小的一只。

    呆在纪由乃身旁,小鸟依人的,极为软萌。

    才把人揍成猪头脸的阿萝,转眼就和纪由乃撒起了娇。

    纪由乃哭笑不得,又不忍拒绝。

    旋即捏住了阿萝软乎乎的小手,牵着她朝着流云所在的教室走去。

    “我叫纪由乃,阿萝以后不要宫司屿的心肝这么喊我了。”

    “好的好的,阿乃。”

    “……”

    阿奶???

    雨后天晴,但空气中还是透着一股潮湿。

    纪由乃牵着阿萝来到了只有流云一个学生的教室。

    恰巧见到了正在教室里指导流云学习的班主任周老师。

    只是。

    在纪由乃无声息迈入门口的时候。

    她撞见周老师正站在流云的身后。

    五指呈怪异的手势,正伸向流云的头顶。

    微微一惊,开口就高喊“周老师在做什么?”

    很明显。

    周老师闻声,吓了一跳。

    但下一秒,他的手却极其自然的轻拍了下流云的头。

    “一道题教他做了一节课,愣是没做对,没见过他这么笨的!”

    周老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摇了摇头,故作自然,无奈的将手背在身后。

    “纪同学怎么来学校了?”

    纪由乃若有所思的盯着周老师的脸庞。

    细眯起美眸,不答反问“我不能来吗?”

    不知为何。

    刚刚那一幕,纪由乃心中莫名生疑。

    周老师那手势,是想拍流云的头,斥责他?

    就只是这么简单?

    可她为什么觉得,不像呢?

    周老师与往日一样,胡渣邋遢的,穿着款式很旧的西装皮鞋,黑框眼镜的镜片上好像也有些脏,沾到了深红色的污渍。

    一副不修边幅的颓废厌世模样。

    眼下青黑,眼袋很大,气色并不好。

    “怎么会呢?我只是问问。”周老师不自然的笑笑,“这两位跟你一起来的人是谁?上课期间,除了本校学生教务人员,不相干的人,是不能进入的。”

    “哦。我们只是路过来拿些东西,一会儿就走的。”

    纪由乃回的冷淡。

    走到流云面前,见他拿着笔在做题,一副昏昏欲睡,精神不振的模样,连她来了都没反应,夺去流云的水笔就道

    “流云,不会写就不写了,回头上我家我给你补去,困了就睡。”

    见流云磕了下课桌,才渐渐转醒,认出了她。

    纪由乃心底的怪异感受更强烈了。

    以流云的警觉性,她一进教室,他定能察觉。

    可为什么,这一次,走到他身边,他都没察觉?

    不应该啊……

    “小乃,你来了啊!我刚刚好困,都打瞌睡了,没看到你来。”

    纪由乃见周老师借口回办公室拿试卷离开后,才再次开口。

    “流云,你脸色不好看,是不舒服吗?”

    流云抬起头,纪由乃才发现,这厮的脸色,都苍白的和从前他俩在精神病院相遇那会儿一样了,这是怎么了?

    病了吗?

    “我也不知道,这几天没事就犯困瞌睡,头也晕,估计是做题做的。”

    没等纪由乃开口。

    倒是许久不说话的白斐然吭声了。

    “做题都能做晕,把你给蠢的,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白斐然这冷冰冰的半嘲讽还夹带“关爱”。

    引得流云不满的“哼”了一声。

    “上次让我滚,这次骂我蠢,白斐然,我以后不和你说话了!”

    “……”呵!还和他发起脾气了?

    阿萝不知何时挣脱了纪由乃的手。

    独自溜到了教室门口,一直在那站着,盯着门外。

    在流云从自己书包中,将那装有安希手机的黑色塑料袋交给纪由乃的时候,阿萝一脸深思的走回纪由乃身边,和她说

    “阿乃,很奇怪,我刚刚看到那个叫周老师的男人,站在外头鬼鬼祟祟的想偷听我们说话,一看到我,他就下楼了,你说,他想干嘛?”

    若是平常。

    纪由乃必定会觉得周老师和大部分教师一样,喜欢躲在暗处监视学生一举一动罢了,可心中怪异感越来越强烈的她,疑心大起。

    和阿萝对视一眼。

    “你也觉得他很奇怪对吧?”

    阿萝捣蒜般的点点头。

    “还有,刚刚他从我身边走过时,我从他身上嗅到了死气,死气味儿这么重,他必定常年和尸体打交道,我这鼻子很灵,打小坟堆里长大练出来的,对死气腐肉血腥味尤其敏感,不会有错,你们这个学校,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正当纪由乃骇然大惊的时候。

    窗外教学楼下却愈渐清晰的响起了一阵警车的鸣笛声。

    白斐然闻声,拧眉走到教室外走廊往下一探。

    旋即暗叫不好,提醒纪由乃和阿萝。

    “刚刚那个被打的保安报警了,带着警察正往楼上来,很多人。”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