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377章 你死了就是对的,要不,去死一下?

第377章 你死了就是对的,要不,去死一下?

    纪由乃不明白成了“亡灵君”后的流云,为什么会突然和她说这种话。

    就好像宫司屿曾经做过伤害她的事一样。

    可是,印象当中,完全没有发生过这种事啊?

    或许之前他们会小有矛盾和争吵,但是那些芥蒂,都很快就解决了,她和宫司屿之间,甚至连狗血的误会……都是不存在的。

    岳流云一度想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纪由乃。

    可是,他到口的话,却突然又咽了回去。

    因为如今身旁的少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他说了,又有什么用?

    “总之,他敢让你委屈一丝一毫,我都不会放过他!谁欺负你,我也不会放过那个欺负你的人。”流云冷峻苍白的面容凝着冷血,森厉道。

    纪由乃闻言,心底感动连连,拍了拍流云的肩膀。

    “我懂了!小云是我的娘家人!虽然我没父母了,可我有你,e……以后还多了姬如尘那个死娘炮,宫司屿虽对我好,可他家里人,可不待见我了,以后要是有事儿,我背后,也是有人撑腰的,你就是这个意思,对吗?”

    红眸灼灼生光的凝着纪由乃,流云勾唇淡笑,轻颔首,“是,便是这个意思了。”

    宫司屿、纪由乃、阿萝、封锦玄,还有流云和姬如尘穿过漆黑的洞穴,重回那片他们最后进入的黑岩洞口时,外面天空以黑,繁星闪烁,浩瀚无垠。

    当他们一行人出现时,迎接他们的,是十几把冲锋枪,严阵以待齐齐拿枪口对准他们,随时准备开火的模样。

    不过,安达和安飞一见出来的人,竟是宫司屿他们。

    顿时收枪,“少爷!你们终于出来了!”

    只是安达话音刚落,坐在营火旁的宮惜颜,突然指着站在纪由乃身边的千年尸体尖叫连连,“死人!死人!鬼啊!”然后,吓晕了过去。

    宫司屿的手下见到千年大粽子姬如尘,也各个吓得面色苍白,连连后退,但反应并没有宮惜颜那么大就是了。

    姬如尘语气沮丧,用干瘪的手指戳了戳纪由乃的小脸。

    “小孩!我就这么吓人吗?都把人给吓晕了。”

    闻言,纪由乃扶额,她也很头疼,不知道怎么形容。

    此刻身边也没有镜子,不然她挺想让姬如尘自己照照镜子的。

    “他们都是普通人,谁跟你似的,刚复活的千年老粽子,会走会跳会说话,你不吓人谁吓人?就你这模样,要是跟我回帝都,我觉得,姬如尘,你会引起全城恐慌的。”

    纪由乃的话,似乎让姬如尘觉得很扎心,只是无法表现出来罢了。

    “你也怕?”口气失落,小心翼翼的试探问。

    “我怎么会怕?”纪由乃顿了顿,旋即压低声,“你个死娘炮命都是我救的,我要怕我还救你?阿萝也不怕你啊,我们都不怕,只是,那些普通人和我们的接受程度,不一样的,你也别多想。”

    纪由乃是看出来了,姬如尘爱美,爱漂亮,风骚的很,要是换成女人,绝对活脱脱一行走的到处抛媚眼的狐狸精。

    他这么在意别人怎么看他,定是也觉得自己现在这副模样,不能见人。

    一听纪由乃不怕自己,姬如尘风干如腊肉的嘴,豁开一个大口,明明是开心的笑,看着却十分的吓人。

    “你不怕就行。”

    这边,纪由乃在和千年大粽子说悄悄话,宫司屿冷眼旁观片刻,一把扯过纪由乃,自己挡在了中间,警告的瞪了眼姬如尘后。

    宫司屿拧眉看向安达。

    “游艇呢?”

    片刻,黑岩洞口处,一片静默。

    宫司屿明白了,游艇还是被宮司懿开走了。

    并且,眼尖的宫司屿,在山洞一侧,发现一具被杂草遮盖的尸体。

    走上前,弯腰掀开杂草,定睛一看,竟是威尔森船长!

    他的脑袋被人一枪打爆了,尸体被浸泡,死相很惨。

    “我们追到沙滩的时候,游艇已经开走了,船长的尸体飘到了海滩上,被我们发现……”安达如实道,而正当他还想说什么的时候。

    一抹狼狈中依旧优雅端庄的倩影,赫然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我回来了。”

    纪由乃和宫司屿循声同时回眸,在看到江梨的瞬间,齐齐眯起眼眸。

    而宫司屿,更是将手中的冲锋枪,冰冷的瞄准了江梨。

    “你怎么在这?没跟宮司懿逃跑?”

    江梨出去方便了一下,一回来,就见洞口又多出了好些人。

    同时,也注意到了一具站在那一动不动的尸体在森然盯着自己。

    小脸惨白,又见宫司屿不分青红皂白直接拿枪指向了她。

    吓得立刻软了腿,倒在了地上。

    “别杀我,宫少爷,我……我怎么会跟宮司懿、温妤他们一起逃跑呢?他们杀人凶手!他们杀了船长,杀了救了我们的三个人……”江梨吓得说话都不连贯了,颤抖着手,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一个油箱旋转盖,“而且我……我在跳船游回岛上之前,去底舱转开了游艇油箱的盖子,把油都放了,宮司懿他们……跑不远的,因为游艇的油,都漏光了……我回来只是想在洞口等你们……我没有坏心的。”

    江梨手中的铝合金盖,真的是油箱盖。

    谁都没想到,她最后紧要关头,竟临时倒戈,坑了宮司懿、温妤一把,跑回了岛上,竟说是回来等他们的!

    “不错啊,江小姐,你难得做了件好事。”

    纪由乃都忍不住想夸她了。

    可宫司屿却眸光更森寒冰冷了一分。

    “心肝,你别上她当,她这么做就是在故意讨好我们,想骗取我们的信任,日后好降低我们的防备,这女人,心眼多着呢。”

    宫司屿深邃的凤眸审视着江梨,仿佛早已看穿一切。

    闻言,江梨不可思议的看着宫司屿,“宫少爷!是不是我怎么做,都是错的!你永远不可能说我一句好?”

    “你死了,就是对的,要不,去死一下?”

    宫司屿收枪,邪性万分,无情道。

    而深夜,在所有人都倚靠在洞中休憩的时候。

    纪由乃和流云同时睁开眼,蓦然发现,干尸形态的姬如尘,正悄悄的往洞中深处走去,好像想一声不响的孤独离开似的。

    他们两人同时追上了这个想悄悄离开的千年狗粽。

    “姬如尘,你搞什么?我们明早就想办法离开,你又往洞里走做什么?”

    “尘君不和我们一起?”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