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388章 狂傲冷酷狠而有力将她锁入怀中

第388章 狂傲冷酷狠而有力将她锁入怀中

    纪由乃感觉到心脏一抽搐,手撑在巨大的落地玻璃上,捧住心口,没有痛感,只是,她感受到了,感受到远在遥远未知岛屿上的某个人,正在想她。

    这就是血契的力量吗?

    无论两个人相隔多远,身处何方。

    彼此,都能感应到对方的存在。

    纪由乃望着窗外发呆的时候,突然一惊,就感觉自己被横抱起,双脚离地,落入了一个温暖弥漫男人独特香味的怀抱。

    “发什么呆?回房睡觉了。”

    宫司屿邪魅淡笑,凤眸凝望纪由乃精致的小脸,留恋着她性感的锁骨,眸光一路下移,遇见深邃,公主抱着怀中人,一路穿过射灯昏黄的走廊,大步流星回到了属于他们的卧室。

    纪由乃微微一怔,下意识伸手搂住了宫司屿的脖颈,小脸贴向他的肩膀,枕着。

    在宫司屿将她轻放在干净舒适的大床上后,纪由乃翻身一滚,抬眼就见床边身材高大修长的俊美男人,帅气的褪下了身上的衣物,性感邪魅的优雅入了被窝。

    “不洗澡啊?”

    纪由乃坐起身,慵懒撩发,娇脆绵柔问。

    “困了,明早洗。”

    宫司屿眸光渐深,注视着纪由乃v字领若隐若现的撩人饱满处,掀开被子,长臂一探,将纪由乃一把拽过,压在了她的身上,亲力亲为,替纪由乃拉开乐长裙一侧的拉链。

    “不是困了吗?宫司屿,你的手在摸哪里?”

    感觉到宫司屿的大掌伸入了她的裙中,纪由乃纤纤食指,抵住他的胸膛。

    “想你。”唇角翘起,宫司屿低哑迷人的磁音,薄唇轻轻嘶磨着纪由乃的小嘴,性感邪魅低喃,“想要你。”

    长发披散,仰躺着,被宫司屿压着。

    纪由乃几根微卷的发梢顺着领口钻进了雪色前胸的深沟中,浓密纤长的睫毛轻颤,微微半闭美眸,无声同意,伸过细臂,圈住了宫司屿的脖子,让他的头,埋入了自己的深沟之中。

    半透明的白纱窗帘外,幽月如弦,淡冷的月光穿云破雾洒照入漆黑的卧室。

    床上,两抹身影痴痴纠缠在一起,旖旎纵情。

    冥冥中,纪由乃仿佛能预见未来一样。

    她心里的感觉,并不是很好。

    她总觉得,在海上经历了大风大浪,又险象环生,可回来,回到帝都,就如同回到了另一个处处都存在危机的地方。

    很多人,都躲在暗处。

    想分开她和宫司屿,不择手段,想方设法的分开。

    她不知道,他们还能快快乐乐的在一起多久。

    她只知道,她能做的,就只有留住仅存的美好。

    从高考完出海度假,到遇难进入无名岛,再到被容浅找到,回到帝都。

    周周转转,时间一晃,就过了半月。

    翌日,已进入七月初。

    高考成绩已经陆续出来了,不过早上醒来后,纪由乃在和流云一起查成绩的时候才得知,犹豫查询成绩的人数过多,导致查询成绩的网站瘫痪,暂时查不了成绩,要修复后,才可以继续查。

    昨天深夜才回帝都,还未休息够,一大早,宫司屿就因宫氏集团有重要会议,去了公司,白斐然也跟着去了,伤还没好,但也不听劝。

    他们离家的这段时间,老管家将阿骨调教了一番,如今也会做简便的早餐,起码不会再炸厨房了。

    自从亡灵君在他身体内复苏,流云如今稳重深沉,冷血森然,有些不好相处。

    当然,这只是对于白斐然、宫司屿和其他人来说。

    对于纪由乃,他们一如既往的没有隔阂,有话就说。

    和流云支会了一声,纪由乃就出门了。

    带着回魂玉。

    谢必安早早就在人民公园的老地方,等候着纪由乃,带着她回了冥界。

    冥界。

    黄泉路两边沿途的彼岸花似比从前更盛,入目壮观诡异,宛若血海。

    暮色暗淡,残阳如血。

    谢必安一路都在上下打量纪由乃,时不时的会发出一声赞叹。

    “你这玩失踪,玩出了奇遇,半月不见,灵力突飞猛进,入四大境界的黄境中阶了啊,不错不错,这样一来,中元节的最终考核,赢的几率,又大大提高了!”

    “谢大人,怎么不见范大人?”

    谢必安哀怨叹息,摇了摇头,“黑爷身子还没恢复呢,这回受罚太重,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不过啊,他要知道你这么有本事,都入黄境了,必定会开心的。”

    纪由乃心知,范无救会受罚,是因为自己,心有内疚,面露歉意。

    她还没来得及去探望他一眼。

    令纪由乃讶异的是,谢必安并未带她去第一大殿见蒋子文,而是将她送到了蒋子文的私人府邸门口,就准备离开。

    临走前,谢必安犹犹豫豫拧眉,拉着纪由乃嘱咐了一句。

    “那个……小由乃啊,一会儿见了蒋王大人,千万别和他发脾气,也别说任何触怒他的话,他这阵子,心情不好,脾气可怕的很,你悠着点,保重啊!”

    谢必安的目光隐隐流露对蒋王的畏惧。

    纪由乃狐疑愣怔,“他为什么心情不好?”

    “还不是因为你和……”谢必安差点脱口而出,但硬生生把话憋了回去,话锋一转,“还不是因为你失踪这么久,身为阴阳官候选人,也找不到你具体所在的位置,蒋王大人着急,天天拿我们出气,反正,你听话,别惹怒他,知道吗?”

    谢必安是看着纪由乃独自步入蒋王的私人府邸的。

    凝着她的背影,惋惜的叹了口气。

    有情人终难眷属。

    纪由乃恐怕现在都不知道,她和宫司屿的时间,就快不多了……

    谢必安有些伤感的望着天际。

    无言,转身,消失在黑雾中。

    蒋子文的私人府邸内,鬼仆突然出现,一路引领纪由乃,到了房门轻掩的书房口。

    “启禀蒋王大人,人已到!”

    身罩黑袍的鬼仆,阴森森的禀告道。

    没有回应。

    只是轻掩的书房门,缓缓的自行打开,“吱呀”一声,神秘而阴沉。

    感觉到气氛的冰冷压抑,纪由乃怀抱着回魂玉,迈入了门槛,扑鼻而来的千年龙涎香缓解了她紧张的神经。

    下一秒,她身后的门,“砰”一声,自行关闭。

    紧接着,一抹高大伟岸的身影,狂傲冷酷,气势逼人的出现在她面前,沉沉俯身,狠而有力的俯身将她锁入了怀中。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