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418章 这些黑暗邪诡的黑咒术,谁让你练的?

第418章 这些黑暗邪诡的黑咒术,谁让你练的?

    纪由乃沉默不语的跪坐在茶几边的地毯上,默默的拼凑着折断的古老竹简,不冷不淡不理会姬如尘,也不看他。

    “还因为血契的事,跟我生闷气呢?”

    姬如尘叹了口气,起身,走到了纪由乃身边,蹲下,细眯勾魂眼眸,伸手拿过了纪由乃手中的断裂竹简,“错了,这一片,应该是这里的。”他似乎看得懂竹简上如鬼画符般的神秘图文符号。

    “你知道这竹简上记载的是什么?”

    “嗯哼。”姬如尘微微一笑,讨好似的在纪由乃身边坐下,然后拿起了其中一卷并未折断损坏的竹简,“这一卷,是噬灵咒蛊,记载的是这种咒蛊的饲养方法,噬灵咒蛊,是一种毒蛊虫,形似蓝色瓢虫,被叮咬后,并不致命,但是,它能吞噬被咬之人的灵力,使其短时间内丧失灵力,它被归于黑咒术的一种,算作禁术。”

    说完,姬如尘又拿起一卷竹简,小心翼翼摊开,扫了一眼后,继续道

    “这一卷就厉害了,记录的是玄奥古老的移魂八咒,也是黑咒术的一种,阴阳可逆,易魂移神,攻破心防,无坚不摧,身处幻境,境由心生,偷转乾坤,为我所用,这是最上乘最难的古老咒术,连我都只是听说过有这种东西,却从未见过,这种咒术,只能靠悟,才能参透其中玄机,谁给你的这个?以你目前的程度,你根本没法练这个。”

    “还有这一卷。”姬如尘指指纪由乃平凑好的一卷,“封眠毒咒,以怨气控人,中咒者会陷入癫狂状态,爆发出最大潜能,做出不可思议的事,发作时咒印像心脏一样跳动,全身极度滚烫,难受难耐……”

    姬如尘原本唇边勾着浅浅笑意,可看着纪由乃带回来的竹简,越看越惊心,眸色渐变,深幽冷然,凝重深沉。

    “这些黑咒禁术,谁给你的?”

    纪由乃没有回答,只是将手边正在拼凑的最后一卷竹简,挪到了姬如尘面前。

    “那你……能帮我看看这一卷,记载的是什么吗?”

    “这一卷,是移魂八咒的下卷,全是晦涩难懂的心咒法门,只言片语,是解释不清的。”姬如尘难得严肃,注视纪由乃,又问,“你知道这些东西,都是什么吗?都是黑暗诡邪的黑咒术,若练出差错,不死都疯魔,谁让你练的?”

    “没谁。”

    阴阳官的事,她不能告诉任何人。

    将所有断裂的竹简粘好,卷起,纪由乃抱怀里,站起身,将所有竹简暂时先放进了自己的书房中。

    姬如尘一直跟在她的身后。

    在纪由乃要走出书房的时候,她的去路,却突然被姬如尘挡住。

    有力的手臂,直接挡在了她的面前,姬如尘鲜少露出冰冷的神色,很多时候,都是柔媚妖孽,笑的天花乱坠般耀眼的。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是吗?”

    低垂着头,姬如尘幽幽深沉,意味不明,突然道。

    纪由乃微微一怔,就听姬如尘拧眉,凝重的注视着她。

    “阴阳官,是冥界建立之初,就存在的一个极为特殊,也极为神秘,鼎立于十大鬼帅之上,能行走于人界、冥界两界的特殊存在,你被选上了,是吗?”

    纪由乃惊愣,大骇。

    “你……你怎么知道的?”

    勾唇妖笑,姬如尘高深莫测的凝着纪由乃,“当初,我还被封印在血灵玉中时,你还不似现在这样厉害拥有灵力,还只是个爱哭,软弱,怕鬼的小孩时,忘了吗?我一直被你戴在身上。”

    “……”

    “你还记得,在你和你男人第一次的那个晚上,你最后离开了他的家,与黑白无常统领汇合时,血灵玉曾凭空出现在你的脚下,那是我做的,封印在血灵玉中的我,跟你去了冥界,你和无常统领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通通都知道,自然,我也知道中元节阴阳官的最终考核,我知道你经历了什么,知道你有多不容易,知道……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纪由乃不敢置信的听着姬如尘的话。

    原来,他竟什么都知道。

    “我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这些黑咒禁术,想让你学,但是我莫约猜到了,必定是你落后于其他的候选人,能力不够,所以有人替你想了这个办法,想助你赢。”

    “嗯,他是好心,因为……如果输了,我就会死,会灰飞烟灭,我本就是死而复生,因为有免死令,才得以存活,他只是想让我活下去,如果这一次我死了,我知道,我再也没有活的机会了,不管我前世是灵诡还是谁,我都会死。”

    纪由乃很平静,平静的仿佛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她抬眸,和姬如尘对视,似笑非笑,轻松道“其实遇到你之前,我刚从冥界回来,今儿个范大人还训斥了我,说我不思进取,说我没救了,只能等死了。”

    “但我知道,小孩你不是这样的。”姬如尘拧眉,反驳。

    “姬如尘,我只是……在经历这么多事,在看着其他候选人被我杀死,灰飞烟灭的瞬间,突然明白,生与死不过是阴阳轮转,如果看不破生死,又如何超越苍生?如果求胜心切,一心想赢,而忽略了生命的意义,活着的意义,那如果最终,还是输了,还是死了,会不会留有遗憾?与其天天生活在惶恐中,自怨自艾,还不如看淡些,放稳心态,决定我生死的那天终将会到来,可我想平平静静的面对,而不是沉浸在恐惧和害怕中。”

    “但是这些黑咒术,太过危险,别学,听我的,为了你好。”

    “不学白不学啊……”

    姬如尘自知劝不动纪由乃,但倏地,他眼眸一亮,似是想到了什么,拉开衣领,从脖子上解下一颗串着小金珠的项链。

    “本来是想送你份见面大礼的,不过,全掉海里了,就剩这一颗了……你凑合吃吧。”姬如尘将金丹模样的小金珠从项链上取下,塞进了纪由乃的手心。

    “这……这是……”

    纪由乃目瞪口呆,这不是凝聚姬氏一族历代帝王灵力的金丹吗?

    她吃过一颗。

    姬如尘勾唇抱臂,斜靠在门框上,“帝陵被我拆了,所有金丹都被我取出来了,本来想九颗都送你,哪知道遇上大风浪,那会儿我正在棺材里睡觉,没留神,全掉深海里了,我就捡回这一颗。”顿了顿,姬如尘又道,“你给我说说你那些对手有多厉害呗?不行我和亡灵替你去杀了?”

    “只能我自己来,其中一个,听范大人说,她学会了吸灵法,已经突破玄境,还在不断增强。”

    “吸灵法?”姬如尘瞳孔骤缩。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