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453章 骚造作之——宫司屿让乞丐帮忙拆可疑礼物

第453章 骚造作之——宫司屿让乞丐帮忙拆可疑礼物

    一转眼,三日过。

    距离中元鬼节阴阳官最终考核,还剩最后五日。

    蒋王交予纪由乃的四卷黑咒术竹简噬灵咒蛊、封眠毒咒、移魂八咒上下卷。

    除了噬灵咒蛊一卷中拿来做蛊虫的蓝色毒瓢虫因为绝迹已久,至今未寻找到。

    以怨气控人,中咒者会陷入癫狂状态,爆发出最大潜能的“封眠毒咒”,纪由乃基本已掌握,因为她曾三更半夜偷偷和流云、当归潜入帝都一家偏远的殡仪馆,对死人使用此术,中了封眠毒咒的尸体,会立刻复活,呈丧心病狂的狂暴姿态,破坏力极强。

    起初,纪由乃有点不明白蒋王为什么要让她练这个。

    后来,她明白了。

    因为封眠毒咒以怨气控人,中咒者会被激发出最大的潜能。

    蒋王让她练此术的意思,就是在最危急的关头,万一打不过对方,就让她对自己用此邪门毒术……

    而移魂八咒……

    这个最上乘最难的古老咒术,纪由乃凭一人之力,只参悟了其中皮毛,明白此术应该是一种古老的移魂术,此移魂术有八个用法不一样的咒语,纪由乃至今也只搞明白了一个,那就是换魂,两具不一样的身体,互换灵魂,其他的,还未参透其中玄机。

    她有点搞不明白,蒋王为什么要让她学这个。

    眼看中元节只剩五天。

    纪由乃从范无救和谢必安口中得知,因为中元节是冥界最盛大的节日,他们最近忙得焦头烂额,而噬灵咒蛊所需要使用的蓝色瓢虫,也始终未寻到,她暂时只能靠自己寻找了。

    这日,宫司屿不在家,去宫氏集团总部开高层重要会议了。

    纪由乃在家中通过各种渠道,在查寻噬灵咒蛊所需要的特定蓝色瓢虫哪里才能够找到,可是,已知的世界虫类科目书上,不管是灭绝的,还是已知的,都无此瓢虫的记载。

    纪由乃和流云商量了一下。

    决定等夜幕降临,鬼市入口开启时,去鬼市碰碰运气。

    当归被路星泽召唤走了,说是特殊案件调查科又有新案子了,让他去帮忙,因为当归没积蓄,为了方便联系,纪由乃特意给他买了一只手机,办了卡。

    午后,吃晚饭,家里除了一群“非人哉”的人偶佣人和骷髅骨架,就只有纪由乃和流云,两个人跑去露天泳池外的躺椅上晒太阳,一人拿着一只手机,在那聊天。

    纪由乃、当归、流云、容浅、阿萝、姬如尘、路星泽拉了一个多人聊天群。

    还取了一个很酷炫的名字,叫全员恶人。

    姬如尘发了一张在影视基地拍古装大剧的自拍,附上了一句话。

    姬如尘连我都快爱上自己了。

    流云骚包。

    当归随即拍了一张案发现场的男性干尸图发进了群里。

    当归由乃,第一次跟着路科长出现场!好激动,好稀奇!感觉比做道士有趣,这男尸是被人吸光了精气死的,路科长说,好像是与最近的成功男士失踪案有关,就是还不能确定身份。

    路星泽现场不能随便拍照,撤回。

    当归抱歉抱歉。

    纪由乃晚上我要和小云一起去鬼市,当归,你要一起吗?

    当归路科长说七点可以回家!一起!你是要去找蓝色瓢虫吗?

    纪由乃对。

    阿萝阿乃,我和阿玄刚刚从地底下上来,给你们都带了大墓里的纪念品哦!

    纪由乃我很感动,大墓里的纪念品,期待中……

    就在这时,家里的行走骷髅骨架阿骨,晃晃悠悠的走到纪由乃跟前,僵硬道“主人……楼下中庭接待中心说,有你的礼物要过去签收一下……”

    礼物?

    八成是宫司屿送的。

    他时不时就会送她一些价值不菲的东西,她早已习惯。

    纪由乃没多想,乘电梯去到了接待中心,签收了礼物包裹。

    在电梯里,纪由乃直接拆了礼物包裹的外包装。

    缓缓打开丝绒盒。

    赫然发现,里面竟是一只精致万分,镶嵌无数璀璨钻石的满天星手表。

    礼物贺卡上写着一句话——送给我的挚爱。

    签名处,写的是宫司屿的名字。

    但是,在纪由乃打开丝绒盒之际时,她突然觉得指尖一痛。

    仿佛是被针尖刺破似的,一瞬,钻心的疼。

    可这痛意,转瞬即逝。

    再看一眼自己的中指指尖,什么伤口,都没有。

    回到家,纪由乃将手表放进了衣帽间的手表收纳抽屉中,还在奇怪,宫司屿怎么会不声不响又送自己东西……

    与此同时,另一边。

    宫氏集团总部的总裁办公室内。

    漫长的会议刚刚结束,身后尾随着白斐然和几个行政男秘书,宫司屿优雅款款步入,入眼就见自己的总裁办公桌上,放着一个精致的黑色长方形礼品盒。

    就听身后的其中一位行政秘书道“宫总,中午送来的,说是纪小姐送您的礼物,我就给您放桌上了。”

    一听是纪由乃送的,宫司屿幽邃浸冷的眼眸,倏然掠过一抹宠溺和淡笑。

    可是,他却没打开礼盒。

    而是先给纪由乃的微信,发了个消息。

    宫司屿又不是什么特殊日子,怎么想到给我送礼物了?

    宫司屿珍视的将礼盒拿在手中,打算回家小心得拆,盒子什么的都想留下,包装纸都不能破,并不想在办公室匆匆拆礼物。

    很快,纪由乃回复了消息。

    纪由乃???我没给你送礼物啊?

    见到消息,宫司屿微微一怔,眉峰一挑,眸光深沉。

    宫司屿这个不是你送的?

    拍了张照片给她发去。

    纪由乃不是……

    纪由乃有人给你送礼物?你的仰慕者?你外面有狗了?

    宫司屿上面写着,是你送的。

    宫司屿眸光深沉,顿觉事情不简单,将手中的礼盒丢给了白斐然。

    “这礼盒谁送来的?去查记录。”

    “少爷,怎么了?”白斐然拧眉问。

    “有人打着纪由乃的名义给我送礼物,谁知道对方按得什么心。”

    “那这东西怎么处理?”

    “……”

    从宫氏集团总部大厦回家的路上,宫司屿中途见到了沿街乞讨的流浪汉,从车窗里将这礼物扔进了流浪汉的碗中。

    然后让司机将车停在路边,给了流浪汉一叠钱。

    让乞丐帮他拆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反正他自己是不会拆的。

    总有刁民想害他,他这叫小心驶得万年船。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