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599章 只要和你在一起,化成灰也甘心

第599章 只要和你在一起,化成灰也甘心

    宫司屿也换上了封家族人那身莲白素净的长袍。

    气宇轩昂,尊贵万分,修长的身姿衬得强悍而优美。

    而那俊美至极的容颜在暖阳斜洒下,恍若镀了一层金闪闪的淡芒,耀眼而炫目。

    纵容的凝望着眼前衣服半湿,略显狼狈,却花容貌美肤如凝脂淡淡的娇怒少女,凤眸斜睨一眼架在自己脖子上锋利的镰刀,纹丝未动,也不恼。

    宫司屿以为自己在做梦,心脏不自禁的加速跳动,强劲而沉稳有力。

    不顾纪由乃愠怒,不顾纪由乃苛责。

    瞳孔闪烁浓烈的情愫,沙哑微沉的嗓音响起。

    “真来了?不是假的?”

    他伸手,大掌缓缓的贴在了纪由乃的脸颊上,感受到了那一抹温暖后,却迎来了纪由乃不痛不痒,却满含埋怨的一记轻扇。

    几乎没用力,轻轻的在宫司屿脸颊拂过一巴掌。

    扔了镰刀,尽管比宫司屿矮一截,可纪由乃娇悍的双手揪住他的衣襟,真生气了。

    “谁假的?你说谁是假的?”

    伸手环腰,强势一搂,宫司屿用力将纪由乃往怀中摁,不言语,胸口炽热而滚烫。

    “我好想你。”纪由乃来了,仿佛武陵的空气都格外的清新怡人,“你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想想宫司屿要做的傻事,纪由乃眼眶一瞬间就湿润了,埋在宫司屿的脖颈间,细白的双臂紧紧回搂住。

    “不来看着你送死吗?你知不知道你要做的事有多危险?活着不好吗?一定要以身犯险,拿自己的命做赌注,雷劫啊!天谴啊!你承受的了吗?不可能的!”

    感觉到纪由乃来自心底深处的恐惧。

    她软若无骨的身躯,竟抱着他,微微颤抖。

    她是真怕了。

    可是,宫司屿却唇角弯起,笑了。

    敛眸,安抚似的温柔轻拍着她的后背,缓而沉的磁音,附在纪由乃耳边,用并不大的声音,轻言道“可是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算化成灰也甘心……”

    “疯子!”

    “我就是抱着这个信念,求锦玄带我来的,他爷爷能帮我。”

    “不要,我不同意,我们回去好不好?我们找别的办法。”

    “听话,我只是想破了和‘江梨’天注定的姻缘,我知道这是你最在乎的事,我也不想看到那一天真正的到来,我还要和你结婚,还要和你一直一直在一起,我想和你做很多事,想和你携手并进,想进入你的世界……试一试,好吗?”

    “试一试?就一次机会,死了就不复存在了!你试什么?”

    纪由乃和宫司屿身后不远处,姬如尘和流云就像两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局外人,一个站着在那眺望着封家祖地这世外桃源般的大好风光,一个蹲着在那逗一只不知从哪跑出来的小奶狗。

    看似悠闲。

    实则仔细观察,可以发现,这两个人都暗中催动灵力,隔空偷听着纪由乃和宫司屿的对话。

    看似不关心,实则极为挂心。

    而阿萝,就坐在两个人身边的田间草地上,明媚娇美的小脸隐隐染上一抹哀愁,迎着朝阳,眸光闪烁,一言不发。

    浸着清香的微风拂过她的脸颊,扬起了她漂亮乌黑的双马尾,黑幽的桃花眸,凝着一股神秘莫测,让人看不透的莹光。

    “萝莉啊,你心心念念的封锦玄来了。”

    姬如尘望了一眼不远处那个正大步流星而来的清俊男人,眉目泛冷,可随之,又笑着蹲下身,把流云正在逗弄的那只小奶狗,抱到了阿萝的面前,试图让她笑。

    “你难得这么安静,我倒有些不习惯了,委屈了?没事儿,谁让我们萝莉受委屈,我们就去让她他)给你跪下磕头喊奶奶,怎样?”

    封锦玄靠近阿萝的时候。

    心口一紧,总觉得周遭气氛不对。

    虽说和流云、姬如尘并不是很熟,可是这两人也不至于用一种批判苛责的眼神看他,就好像他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般。

    而往常,阿萝如果发现他来了。

    必定会高兴蹦跶的像个小母猴一样,往他身上扑,挂在他身上不愿下来,会像个叽叽喳喳的百灵鸟一样,撒娇软糯的问他各式各样的问题。

    可是……

    此时此刻。

    面前娇小如蒲扇坠儿的少女,异常安静沉默。

    金色的阳光斜洒照耀在她漂亮至极的侧颜上,她没笑,目光幽远而莫测,仿佛深藏了所有的情绪,沉静而拒人于千里之外。

    “阿萝?”

    封锦玄在阿萝的身侧站定,见她没有反应,也没有站起身,清雅的蹲下,见那双白嫩而软的手染了污渍,从怀中拿出一块青灰色的方巾,刚伸手握住,想替她将小手擦干净……

    却被阿萝冷而绝情的抽离。

    瞳孔微缩,似惊诧,封锦玄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心,再拧眉沉静的凝望着阿萝不露任何情绪的侧颜。

    心中隐隐的预感到了什么……

    闯武陵的两男两女,就是这四人无疑,而早前封家和端木家联合前去的人中,恰巧有一个端木熙月。

    也就是说……

    她们已经打过照面。

    又或者……

    小家伙是又生气他丢下了她?

    封锦玄心底微颤,他想,无论是哪一个,看阿萝这模样,都不是好哄的了,而此刻,他们又身处武陵封家祖地,封家老一辈的人各个都不是好惹的主,而阿萝的性子又极为闹腾,万一一个闯祸,而触怒了封家老一辈的人,他还怎么去和爷爷奶奶,众位伯父伯母,商量解除和端木家的婚约,来娶她?

    “阿萝,你……”

    封锦玄反复思量,和阿萝说话的语气,极近温柔。

    可是,没用。

    封锦玄刚开口,连话都没说几个字。

    就倏然间阿萝闷声不响的随手捡起了田地间一块黏满湿土青苔的砖块,说时急那时快,“啪”一声拍在了封锦玄的头上,那力气,她完全没手下留情。

    砸在封锦玄额头上的砖块,直接四分五裂,伴随着温热血红的液体从他额际顺流而下,阿萝轻盈的从地上跳起,软糯的萝莉音浸着愤然的怒意。

    “骗子!”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