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617章 暴走萝莉开启恐怖模式

第617章 暴走萝莉开启恐怖模式

    阿萝被封锦玄从后圈在怀中,手臂箍的很紧。

    胸口蚀骨焚心般的痛,他强忍着,嘴唇被他咬出了血,身子手臂,浑身都好似在微微发颤。

    “我的阿萝,怎么会坏呢?坏的是我……是我明知自己有婚约在身,没资格拥有这么好的你,却还是一点点的将你绑在我身边……不放你回无量山,限制你的天性,限制你的自由,每个夜晚逼着你,让你陪着我睡,让你躺在我的怀里,让你彻底依赖上我,让你离不开我……”

    可是到头来,离不开的不是阿萝,而是他自己。

    晶莹的黑幽桃花眸,闪烁的望着灰蒙蒙的窗外。

    阿萝深吸一口气,吸吸鼻子,酸涩却娇笑出了声“那现在,阿萝要离开你了,大骗子。”顿了顿,“等和阿乃一起回了帝都,我就要走了,天高海阔,我想出去走走,看看,没有你,只有我。”

    连呼吸都透着痛,封锦玄只能一点一点凭着毅力,收紧手臂,不让阿萝离开自己的怀抱。

    他多想说一句,不可以,不能离开。

    可是现在,他没资格说。

    婚约一天不解,他就没资格拥有怀里的人。

    想着,封锦玄蓦然觉得喉头一股腥甜,嘴角缓缓的溢出了黑色的血液。

    阿萝突然感觉到禁锢自己身躯的手臂,突然松了,垂落而下。

    心想着是不是封锦玄也放弃了,终于肯放她走了……

    却听身后“咚”地一声,蓦然回眸,黑幽的桃花眸骤缩,阿萝吓得花容失色。

    “阿玄!”站起倾身,眼见着封锦玄嘴角溢出大量黑血,双眸紧闭,倒在床上不省人事,阿萝跪在床边沿,奋力的抱住封锦玄的半身,撩开他的衣袖,望着触目惊心的皮下黑线虫在蠕动,阿萝美眸倏然狠眯,搭上了封锦玄的脉,细细一探,顿时杀意四起。

    谁!谁给他下的蛊?

    纪由乃他们一行人从端木家的地盘回来时,走至封锦玄所居住的古楼前,恰巧撞见了正在门口闲来无事,蹲着逗狗的宫司屿。

    纪由乃的手里端着一碗鲜血,小心翼翼的走着,见宫司屿,微微一愣,“你怎么不在房里呆着?”

    “……”

    房门锁的钥匙被宫司屿随手给扔井里了。

    纪由乃他们只能破门而入。

    进门,映入眼帘的便是阿萝怀抱着昏迷不醒,嘴角溢出黑血的封锦玄,正一声不响的拿着小手帕,替他擦着嘴角的血迹。

    阿萝不吵不闹,安静的诡异。

    见纪由乃他们端着一碗血走近,黑幽内敛的晶莹美眸冷冷一瞥。

    “阿乃,你告诉我,阿玄为什么中蛊了。”

    纪由乃生怕碗里解蛊的血给洒了,小心翼翼的端至床边的木桌上后,直言不讳道“为了你。”

    “……”

    晶莹浸冷的桃花杏眸猛怔,似不明白,看向纪由乃,什么意思?

    “他为了你,要和端木家解除婚约,但是端木家刁难他,给他种下了噬心蛊,说,只要他熬过三日,就同意解除婚约,所以他就一直强撑着,阿萝,我们都误会他了。”

    纪由乃本以为,阿萝听了这些,会嚎啕大哭,会伤心懊悔。

    可是并没有。

    非但没有,阿萝还出奇的冷静,冷静的让人害怕。

    仿佛暴风雨来临的前夕,让人心里没底。

    “那碗血是什么?”

    双马尾被扎成了高高的马尾,干净利落,娇美中不失俊俏。

    “说是用下蛊之人的血,就可以解他的蛊,他绝熬不过三日,所以我们几个就跑去那个男人婆那,割了她的腕,放了她的血。”

    纪由乃没和阿萝说与端木熙月做交易的事。

    她胸前下咒的匕首,已经被她取出。

    而端木熙月也守约,在她的血中添加了能够化解她血中剧毒的药粉,回来的路上,为了验证这血的确没毒,纪由乃还抓了只老鼠拿来试药,结果,老鼠没死。

    阿萝轻轻的放平了封锦玄的身子,悉心的替他盖好被子,掖好。

    跳下床,来到那碗解蛊血前,端起,凑在鼻间闻了闻。

    倏然,美眸的冷芒更阴寒了一分。

    “这血的确能解蛊,可是……里面还加了别的东西。”话落,阿萝嫩白的手指,在血水中搅了搅,一条头发丝般细的红线虫,很快就缠绕上了阿萝的手指,“我从小无量山中,以药草毒虫为食,养育我长大的千年老鬼们,还教我认识熟悉这些东西,对于毒理蛊虫,也算略知一二,这种东西,还瞒骗不了我。”

    软糯的萝莉音不再令人心酥,只叫人背脊发凉。

    “什么?里面还加了别的东西?”

    也就是说,他们被端木熙月给骗了!

    “应该是情蛊了。”

    阿萝端详了那红色线虫片刻,猜道,旋即,回眸看向纪由乃。

    “谁的血?这事儿有谁的份?”

    “还有谁,当然是那一老一少……”

    纪由乃心底有怒,脱口而出。

    下一秒,伴随窗边幔帐被吹起,眨眼功夫,哪里还有阿萝的身影?

    她连同那碗血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见即,姬如尘和流云相视一眼,欲要追上去,临走之际,看向纪由乃和宫司屿,“萝莉生气起来,可是很可怕的,看来惊动封家那些老一辈人是必然的人,你们去找封玄清,我们去看着她。”

    “行!”

    胸口施咒的匕首一被纪由乃解除拔出,端木熙月凭借着端木家祖上传下来的灵丹妙药,以及自身刚入玄境的自愈能力,胸口的伤口,就在最短的时间内,快速愈合。

    面对着落地镜,她换了件黑低白纹绣银色飞鸟的裙袍,嘴角泛着傲气胜利的笑容,心想着一旦端木家女人都会对喜欢男人使用的情蛊进入封锦玄的体内后,一切都会尘埃落定,嘴角不经又上扬了一分。

    可就在她优雅的取过梳妆镜上的一根朱钗,欲要插入发髻中时,突然间,她鸡皮疙瘩泛起,背脊一股寒意直逼心头。

    等回过神来时,眼角余光,对上了一双弥漫杀意和不屑讥笑的黑幽桃花眸。

    端木熙月心一颤,下意识捏住自己的朱钗,欲要以此为武器,抵御袭击,偏偏来人的速度简直快如鬼魅,三下五除二,端木熙月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就惊觉自己被铁链锁五花大绑,然后被一路拖至床上,四肢大敞,被绑在了上边儿。

    先是被浇了一头浓稠的血液。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