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653章 离魂,穿梭千年古滇国恐怖战场

第653章 离魂,穿梭千年古滇国恐怖战场

    纪由乃突然之间面容苍白,了无生机的昏倒。

    宫司屿心口一窒,心急如焚紧拥住纪由乃,未看拜无忧,却伸手接过了他递来的外套,焦灼的用外套将怀中人裹住,搂怀中,暖着她的身体。

    怎么回事?

    怎么会突然昏倒?

    为什么纪由乃的身体开始快速流失余温?

    而流云,纵然也担心万分,但同样对拜无忧产生了越来越浓的怀疑和猜忌,诡冷的红瞳冷锐的盯向似笑非笑的拜教授,他蓦然脱口质问“她变了模样,你非但不惊讶,还异常冷静,你的反应不对。”

    话落一瞬,流云藏在腰后的军刀出鞘,倏地横在了拜无忧的脖子上。

    出人意料的是,军刀都已横在拜无忧的脖子上,他竟然依旧笑意盈盈,儒雅万分,“小兄弟,刀剑无眼,手下留情啊。”顿了顿,“实不相瞒,我背这姑娘出墓的时候,不小心发现她是个女儿身,虽不知她因何会女扮男装混入军队,但想想必然有因,也不好揭穿,只能全当不知道,但是下回这姑娘还想易容变样貌,还是麻烦她必要的时候,也得把男人最重要的某个特征一起给装上,不然……容易被人识破。”

    “……”

    流云知道,纪由乃虽体格特征大致变成了一个男人,也有喉结,可因为觉得奇怪,纪由乃这厮把男人最重要的一个特征也省去了,自然也知道拜无忧指的是什么,眼底一阵尴尬。

    却随之听到宫司屿阴沉冰冷的一声低斥“现在是议论这个的时候吗!”

    宫司屿的手指探向了纪由乃的鼻息,心惊的发现,她没呼吸了。

    “岳流云,你看看她这是怎么了?”

    “小乃离魂了,她的灵魂,不在她的躯壳中。”

    流云一眼辨知,旋即防备的看了拜无忧一眼,收回军刀,低眸,又惊异的发现,怀中纪由乃扔给他,变成了黑猫模样的冥瑞兽,不知何故,陷入了深眠,似也离魂了。

    “怎么会这样?”

    “刚刚见纪小姐拿了两块玉佩合二为一,之后,她就如此了。”白斐然身上背着颗人头,冷漠无表情的指了指纪由乃手心中的阴阳玉佩,提醒道。

    她在哪?

    刺眼红芒消失后,纪由乃诡异的发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

    月黑风高,她飘荡在一处寂静无垠的草原之上,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喵呜~”

    脚边,突然响起了一声清脆的猫叫。

    纪由乃茫然低头一看,“你也在这?”

    是冥瑞兽。

    只不过庞然大物的它,此刻幻化成了一只黑豹大小的山貌黑色大猫,正矫健威武的站在她身旁,一双幽蓝的猫瞳,警惕的望着四周。

    它又说话了。

    “我只是见你被那块阴阳灵玉吸去了魂魄,才一道跟了来,想看看其中有何蹊跷。”顿了顿,冥瑞兽舔了下自己的大猫爪,“空气中血腥浓重,想必死了很多人。”

    “你挺好心啊,还一道跟来。”

    纪由乃眺望着阴森森的旷野远方,总觉得远处密密麻麻的竖着很多尖利的木桩还是什么,上面似乎穿刺着什么东西,只是看不太清。

    “我不会承认,其实我只是想讨好巴结你,毕竟你是阴阳大人,能够随意出入人界,我想了想,与其我私逃冥界出来玩,不如正大光明的跟着你,这样还能够免受刑罚。机智,聪慧。”

    这冥瑞兽应该是个小傲娇,说话傲冷透着一股子小冷漠,却偏偏听上去让人想笑。

    小坏猫。

    “所以……我们现在是在玉佩制造出的幻境中?”

    “幻境为虚境,只是通过重现场景,让人能够看到曾经发生过的事,但一切皆为虚幻,转眼即化为云烟,但此刻我们脚踩之地,是真实的场景,天有异象,弥漫血腥,风吹草地,雄鹰翱翔,这都是真实的,唯有你我,只是一缕灵魂,不过,那阴阳玉佩应该是灵器,它怕是想让阴阳大人知道些什么,才会将你带到此地。”

    “所以?”纪由乃侧眸与冥瑞兽的幽蓝猫瞳对视,“魂穿了?”

    纪由乃觉得她这个念头,有点荒唐。

    “你可以这么理解,不过对于冥界鬼神来说,回到过去并非难事,只是只能通过眼睛和灵魂,看到过去的一切,却不能参与其中,改变终局,如果擅自改变,将会发生意想不到的灾祸。”说罢,冥瑞兽嫌弃了瞟了眼纪由乃,“你到底是不是阴阳大人,怎什么都不懂?”

    “我可能活的还没你久,我不知道还怪我了?”

    “我还是幼年期。”冥瑞兽乖巧的蹲在纪由乃身侧,甩了甩大尾巴,半低垂着头,羞涩状。

    纪由乃伸手,胡乱的揉了一把冥瑞兽脑袋上的毛,“既来之则安之,走了,远处有大片火光,去看看怎么回事。”

    因为纪由乃和冥瑞兽皆只是一缕灵魂。

    所以身影缥缈,速度极快。

    一晃眼的功夫,他们就抵达了一处草原山丘顶端。

    地面在颤,因为马蹄不断。

    上万根火把映亮了大片草原,前方数万名身穿铠甲的骑兵在清理战场,战后凄厉惨烈的场面,让人心惊肉跳。

    更恐怖的是。

    骑兵那一方,应该是胜方。

    他们正在用一根根尖利的长矛、木桩,将敌人的尸体穿刺后,插在战场之上,手段残忍到令人发指。

    “是古滇国的兵马。”纪由乃幽幽的望着那不远处迎风飞扬的黑色旗帜,上面正用古象形文字,写着一个“滇”。

    这些在战场上穿刺敌军尸体的古滇国士兵,谁都未察觉纪由乃和冥瑞兽的存在。

    这顿时让她们一人一猫,肆无忌惮的开始在草原上穿梭游走。

    很快,纪由乃就见到这场战争的血腥胜利者。

    那个和宫司屿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阴山王。

    威武战马之上,他一身肃杀黑金铠甲,手中拿着马鞭,一脸冷峻残酷,比起宫司屿俊美万分的脸庞,这个阴山王,更添了一分血腥和残暴,如同一把沾染鲜血的寒剑,令人心生惧怕。

    又或许他杀了太多人,身上那股子戾气浸着嗜血暴厉的感觉。

    如杀神,英俊野性,眉宇间暗藏凛冽的杀机。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