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673章 这或许才是真正的天注定姻缘

第673章 这或许才是真正的天注定姻缘

    拜大人?

    纪由乃被那那个黑袍神秘人,一震,飞出了十米之外。

    坐在雪地上,气恼的托腮腮,不顾宫司屿在旁心疼轻哄,狐疑问了句,“宫司屿,拜这个姓,很少见吧?”

    “嗯,极少,怎么了?”

    “咱们认识的人里,近来,也有个姓拜的,你觉得,这是巧合吗?”

    “拜无忧?”

    宫司屿微怔,惊了惊。

    “嗯。”一顿,纪由乃又道,“只是,这个姓拜的男人,眼睛是灰色的,而那拜教授,是黑色的,从古墓被发现,到他和我们一起出现在阴山王墓中,再到现在,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出现的这个神秘人,不可能完全是巧合吧?和我们长得一模一样的阴山王夫妇,到都姓拜的神秘人,会不会……那个拜教授,是拜姓后人,也就是这个拜大人的后人?”

    “自从和你在一起,光怪陆离的事,发生的太多,你说的,虽是猜测,但也不无可能。我只是觉得,庄幽和卫灵绾,和我们长得如此像,这或许才是真正的天注定姻缘,他们,就是我们的前世,我们,就是他们的今生,哪怕死,他们也没有分离,重活一世时,成了你我,我们又在一起了……”

    这一刻,宫司屿很想紧拥纪由乃。

    他似乎在庄幽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那个为了深爱入骨的女人,可以残暴,可以冷戾,可以六亲不认,可是手刃任何人……

    听到宫司屿说及“前世”。

    纪由乃微微一怔。

    望向飘着鹅毛大雪的灰暗天空。

    她很想告诉宫司屿。

    卫灵绾根本不存在于生死簿,她没有前世,也不会有今生。

    没有轮回的人,死了便死了,灵魂会消失,不会投胎重活一世。

    ……

    而他们两个,在轮回盘上,也是没有轮回的人。

    她不单单是纪由乃,脑海中,还存在着灵诡的记忆,身上,逐现一点点显现着灵诡的神迹。

    那宫司屿呢?

    宫司屿又是谁?

    他封印的灵力,那滔天可怕的灵力,又是怎么回事?

    还有存在于她记忆中,那个灵诡深爱的人皇,到底又是谁?他长什么样?

    纪由乃脑壳疼。

    觉得这一切都复杂至极,扑朔迷离。

    很想知道答案,却无从查起。

    发呆之际,宫司屿喊了她一声“心肝,庄幽把卫灵绾,给那个男人了。”

    “嗯?”

    纪由乃看向阴山王那处。

    入眼就见阴山王褪下了身上的貂绒大氅,裹住了卫灵绾,依依不舍的将她给了黑袍神秘人。

    “真能救活?”

    “我们日行千里,一日内便可抵达云都城,借你王府一住,一月后,你回到云都城,我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她。”

    “条件。”

    “要说无条件,你必然不信,那就……我想做你滇国国师,还要为我集满一百纯净婴儿的灵魂,切记,不许杀生!必须是自然死亡,或是步行夭折婴儿的魂魄,杀生魂怨气重,不能用,绝不能滥杀无辜!”

    “本王记下了。”

    滇国三月开春。

    阴山王和右相带兵火速回云都城。

    西北边境战乱,阴山王并未扫平,而是连丢三座边境城池。

    他根本没打仗,直接送了三座城给夏国。

    滇王震怒,却殊不知,接下来等待着他的,是死亡。

    纪由乃和宫司屿一路跟着那五个神秘人,早在一个半月前,就回到了云都城。

    可问题是,那带头被称作“拜大人”的男人,似极其防备他俩,不仅不让他们靠近卫灵绾,一个半月间,他俩连卫灵绾的一根头发丝儿,都没见到。

    更可恶的是。

    那拜大人,还有其他四人,明明看得到她和宫司屿的存在。

    却偏偏一个个都将他们当成空气,全然无视。

    而且,按理说,纪由乃和宫司屿的灵魂,早该回到现代了。

    怎么都该凌晨三点了吧!

    可他俩等了又等。

    还是没回去。

    这眼看着都开春了!

    来的时候可是大冬天!

    “阿骨越来越不靠谱了,回家把它拆了吧。”

    “不,那是你送我的,不行。”

    “……”

    “不过庄园内,是该请个靠谱的管家了,不然那些人偶佣人,不下指令,他们便不会干活,有一次,我见到阿骨给佣人下令,让它们去挖下水道的粪便出来浇花,让它管家,算了吧,我们找个靠谱的。”宫司屿思忖道。

    “估计难找啊,我们家……稀奇古怪的东西多。”

    纪由乃和宫司屿,依偎着,坐在别院门口的台阶上。

    门口贴了张黄符,防他俩进入的,那男人贴的。

    就在纪由乃话音落下没多久。

    一个高大俊美,却饱经风霜的疲惫黑影,踹门,急匆匆,满脸忧心凝重的冲进了别院。

    那张黄符,也随之飘落,纪由乃和宫司屿能进去了!

    是阴山王回来了!

    尾随着飘进了厢房。

    入内,扑鼻药香。

    古香古色的内庭床中,一个披头散发,面色红润,绝美动人,穿着淡粉锦衣怀搂一条小白蛇的少女,正倚靠在床边,一口一口的喝着床边黑袍蒙面女人喂下的药。

    “再喝一口,就喝完了。”

    “轻音姐姐,好苦。”

    “一口,喝完给你吃蜜饯。”

    卫灵绾十分乖巧的喝下了那最后一口药,嘴里含着一颗蜜饯,慵懒娇美的靠在床柱旁,敛眸,情绪低落,喃喃自语“想庄幽哥哥的一天,今天比昨天更想……”

    那被唤轻音的暗红云纹黑袍女人,美眸弯起,侧眸,望向身后珍珠幔帐外俊美无边的男子,轻轻浅笑,“那你抬头看看外面是谁回来了?”

    “谁?拜大人?还是月华叔叔?还是大夫来了?反正不会是……”

    卫灵绾闷闷不乐的抬眸,余光轻瞥青烟袅袅的幔帐外,突然美眸圆睁,惊喜万分,欲要光脚下床。

    却被不远处那风尘仆仆的俊美男人,佯装肃容,蹙眉冷声喝了句。

    “不许下来!呆着!”

    庄幽匆匆解开披风,大步流星朝卫灵绾走去,凤眸深邃,傲骨柔情,在床边坐下,粗糙的大掌轻抚卫灵绾白皙如玉的脸颊。

    “让本王看看你……好了没有。”

    “要抱……”卫灵绾伸手,去缠庄幽的腰际,一个劲往他怀中钻。

    “本王身上脏。”不忍推开,心满意足的叹息,深深迈入卫灵绾的颈间,“是本王的绾儿,本王的小绾儿回来了。”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