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815章 阿萝这个奇葩,纪由乃差点哭

第815章 阿萝这个奇葩,纪由乃差点哭

    被清除了怨气,而附身在翡翠玉佩中的舒云,最终,在纪由乃和宫司屿的帮助下,和宫铭毅见了面。

    生死相隔六十载,再相见时,爷爷仿佛和舒云有说不完的话。

    和鬼说话,不能碰,不能摸的,难免麻烦。

    出于好心,纪由乃和流云某日花了半天的时间,用家里存放在仓库,还没雕刻五官的人偶,给舒云做了个逼真的人偶身体,以缚灵术,让舒云可以和人偶的身体融为一体,像个活人一样行动自如。

    只是人偶没有心跳,没有血液,没有体温,还惧火。

    但是,勉强能凑合用就是了。

    而且,这样方便了许多。

    如今老爷子每天除了吃饭,成天和舒云泡在一起聊天,形影不离的,因为和时代脱节,舒云不会用现代的很多生活用具,都是爷爷手把手教会的。

    甚至晚上睡觉,都同塌而眠。

    二人感情极好,仿佛回到了当初情投意合,互许终生的日子。

    如此亲密无间,起初,舒云是不依的,觉得这样做不妥。

    毕竟宫铭毅已经再娶,不能和她一个附身在人偶中的鬼魂夜夜同眠,这么做,实在对不起老爷子的父亲宫老太太。

    对于这个问题。

    这日中午,大家一起聚在餐厅吃饭时。

    纪由乃却出言劝阻,开导起了舒云。

    “舒云姐姐,哦不,云奶奶,你忘了吗?你也是爷爷的妻子啊,而且,论大小,你可比现在的老太太要大一头,你才是爷爷的第一任,结发夫妻,无离婚,无分开,只是天妒红颜,你命丧于那个时代,如今回来了,为何就不能和爷爷睡一起?做夫妻可以做的事儿?你怎么见外,爷爷会伤心,会难过,会更加觉得对不起你的。”

    纪由乃笑眯眯的朝着一脸忧色十分不悦的宫铭毅眨了眨眼。

    老爷子会意,暗中朝她抱拳以谢,小丫头神助攻呐。

    舒云是个温柔如水高雅如兰的贤惠女子,举手投足,一派书香世家的婉约作风,闻言,点点头,不断在伺候宫铭毅用餐,若有所思道“好像……好像是这个道理,我也是你的妻子呢。”

    “而且,舒云奶奶,从前因为沈家大的阴谋逼死了你,才有了之后沈曼青嫁给爷爷的份,不然如果你还好好活着,哪里轮的到她呢?她的家人害死了你,你却还在替她着想……明明不报仇,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吧?”

    宫铭毅得知了当年的真相,气结攻心了好几日。

    始终耿耿于怀沈家对舒云做的所有事,包括害死了他和舒云的孩子。

    这不,纪由乃这会儿又提起了这事儿。

    老爷子气的拍了筷子,不吃饭了。

    可这一切都是造化弄人。

    舒云和肚子里孩子的惨死,促成了之后宫铭毅和沈曼青的白头到老,如今宫铭毅膝下四子,虽前不久丧了一个,却也是儿孙满堂。

    可宫铭毅心里总有一口气,吐不出,也咽不下。

    他虽说不上对沈曼青有什么情爱,可毕竟夫妻几十年,情深义重,该给她的,都给了,她为宫家也付出了一辈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宫铭毅十分敬重他这个妻子。

    但从结婚之初,宫铭毅就心知沈曼青这个老婆子的心狠手辣,完全是遗传了她父母,如今她父母早已不在,宫铭毅随将埋怨怒意,全部一股脑的集中在了沈曼青的身上。

    想到沈曼青的父母,就是害死自己第一任妻子和肚中孩子的罪魁祸首。

    自己又被蒙在鼓里六十年,就像个傻子一样,和沈曼青成了夫妻,宫铭毅心底的恨,是难以消融的。

    可舒云很善良,她似乎看出了宫铭毅心底的埋怨和悔恨。

    竟不计前嫌的劝宫铭毅不要殃及无辜。

    “铭毅,沈家千金当年在外留洋,或许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事的,不知者无罪,你这么迁怒,她也会觉得委屈,对不对?她陪了你几十年,为你生儿育女,你可不能这样,我都不去计较了,你也别在意了,就让从前的恩怨,化作烟云,飘散而去吧。”

    纪由乃敬佩的望着舒云。

    这样一个女子,怎能让人不爱呢?

    不过……

    她欲言又止,觉得挑拨离间不好,于是把话咽了下去,却不想,宫司屿竟然说出了她想说的话。

    剥好一盘虾,喂给纪由乃吃,宫司屿面无表情,冷漠道“不会的,你想多了,以我奶奶的尿性,她要是知道了你的存在,会想方设法弄死你。”顿了顿,“对于我奶奶,你还是别用太善良的想法,信我,我是奶奶培养出来的。”

    看看宫司屿的处事作风,就知道沈曼青多可怕了。

    “宫司屿,我们想一块儿去了呢。”

    纪由乃用油乎乎的小嘴,对着宫司屿的薄唇,“吧唧”了一口,毫不介意爷爷和舒云都在。

    宫司屿勾唇,“心有灵犀,注定是夫妻。”

    “噫,对了,联系上封锦玄和阿萝了吗?”

    对于阿萝为什么会出现在六十年前的老照片中,纪由乃和宫司屿始终挂心,打算把那“魔王”请来,问个究竟。

    “联系上了,跑北疆去了,回程估计要五六天。”

    转眼,十一月过。

    十二月初,六号,气温骤降零下,凛冬来临。

    婚期越来越近,纪由乃每天掰着手指头看日历算日子。

    还剩25天。

    这天,拜无忧和舒云在家做了一桌子丰盛的晚餐。

    因为,封锦玄带着阿萝回帝都了。

    宫司屿请他俩一起来用晚餐,让白斐然开直升机去帝都封锦玄和四合院接人了。

    冬天,夜幕降临的很早。

    纪由乃不畏冷,穿着双人字拖,扎着漂亮的高马尾,短袖短裤的蹲在庄园直升机停机坪边,翘首以盼自己的好闺蜜阿萝的到来。

    很快,客人到了。

    直升机还没停。

    就见一团如火红蒲扇坠儿的娇小身影,从半空中的直升机内一跃而下,肩上还扛着口半人高的粉色棺材。

    纪由乃高兴的站起,一见那刷了粉色油漆的棺材,笑容僵在脸上,油漆还没干呢。

    就见阿萝风风火火的从天而降,软糯哈哈大笑。

    “阿乃,阿萝给你带礼物了哦!你看看喜不喜欢。”

    将粉色棺材往纪由乃面前一搁,献宝似的。

    打开棺盖,看到所谓的“礼物”,纪由乃差点哭。

    阿萝这个奇葩。

    送了她一只小粽子小僵尸)。

    还给小粽子的脑袋上绑了粉色蝴蝶结。

    “阿乃!这小粽子是我和阿玄在西夏古国的墓里抓到的,我已经给你驯好了,听话的像狗一样呢。”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