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834章 这种男人,只能惯了,由着他,往死里惯

第834章 这种男人,只能惯了,由着他,往死里惯

    其实说来,纪由乃并没有欺骗他。

    就在两个月多之前,在他批准纪由乃请长假时,他就曾问过纪由乃,是不是有事瞒着他。

    而那个时候,她并没有否认。

    纪由乃从来都没有否认过对他无隐瞒。

    这怎么算得上欺骗呢?

    只是,想到纪由乃竟背着他,私做主张,要去和另一个男人结婚,他未免胸闷气短,心口隐隐作痛,就像自己最珍视宝贝的东西,被一个陌生人抢了,那还是他最爱的,心心念念,盼了数千年的人。

    那种心痛,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就在这时,范无救似是想起了一件尤为重要的事,觉得能借机转移蒋王的注意力,平复他的怒意,忙道——

    “启禀蒋王,卑职还有一事需禀告。”

    “讲!”

    “在蒋王大人秘密离开冥界期间,三界管理局冥界分局侦查到,有一位来自西方冥府的死神,秘密进入了人界,不过,在此之前,西方冥府曾捎来信件,说会有委派死神到访我冥界,想来……应该说的就是此人了。”

    冥界,其实分东西两界。

    东方冥界,以冥帝青乌为尊,西方冥府,以冥王哈德斯为首。

    在东方,冥界官职人员统称为鬼差。

    在西方,冥界官职人员,被叫做死神。

    东西两冥界,素来井水不犯河水,也鲜少会有往来。

    一听西方冥府竟来了死神,入了他们冥界所管辖的范围,蒋王眸光冷凝,疑心四起,“什么来头。”

    “信笺上说了,此人是死神零番队代理队长,姓名不详。”

    “零番队?西方冥府表面上只有十支死神番队,而零番队……统称为冥府秘密特别番队,此番队行踪诡秘,成员不祥,一旦出现,必有大事,零番队的死神来我们这做什么?”

    蒋王预感不是太妙,眼底染上一抹严肃。

    “具体不知,因之前两月蒋王大人不在,到访时间被推迟,如今您归来,是否要见?”

    “见,顺便给我把纪由乃喊回来。”

    蒋子文冷冷下令。

    “可……她还在放长假。”

    “喊回来!”蒋子文冷喝。

    “遵命!”

    “对了,让纪由乃去斩杀免疫灵力攻击的异能者,这任务,她完成的如何了?”

    闻言,范无救垂眸,猛的一怔。

    “无进展。卑职会去催促,蒋王大人放心。”

    纪由乃翌日一大早,就收到了来自范无救的消息。

    范无救速回冥界。灵力攻击免疫者的追杀令,蒋王在催了。

    因为所有的聊天记录,都是有数据监控的,所以范无救说话尤为小心。

    纪由乃一见信息上的内容,一大早就愁的在那抓头发。

    而宫司屿一听纪由乃既然要回冥界,去见他的情敌,那个觊觎他女人的什么狗阎王,醋的早餐都吃不下,黑着脸,却又阻止不了。

    只能纪由乃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紧张至极。

    “不能身体接触。”

    “好啦。”

    “手指头都不能碰。”

    “安啦!”

    宫司屿抱臂靠在纪由乃衣帽间的门边,还是不放心,突然阴冷大喝了一声“烛龙!犼!过来!”

    下一秒,高大威武,化为人形的凶兽烛龙,和小正太模样的犼,就出现在了宫司屿的身后。

    “何事,请吩咐。”

    “啊?叫我作甚?”

    家里头,有三只,对宫司屿是绝对的敬畏和服从,那就是烛龙、饕餮和犼。

    “跟着她回冥界,那个男人但凡敢对她动手动脚,回来告诉我。”

    宫司屿很记仇,他打算秋后算账,他灵魂深处的封印迟迟未解,可一旦解了,根据其他人的说法,那是相当恐怖的力量,届时……呵呵。

    “好的。”烛龙颔首。

    “唔,一定完成任务!”小犼点点头,“那你能不能给我买任天堂的新版游戏机?”仰着脑袋瞅着宫司屿,小犼眨眨眼睛,可爱道。

    “去和白斐然说,让他去订。”

    “好耶,我一定分分秒秒都帮你盯着这个女人!”小犼手舞足蹈的。

    纪由乃对着镜子扎了个简单清爽的高马尾,无视门口的一人两兽。

    对于宫司屿找凶手监视她的这总行为。

    她选择漠视。

    只要他能够安心,有安全感,能暂时心里舒坦些,怎么做,她都是没意见的,谁让这男人真的很缺安全感呢?

    这种男人,只能惯了,由着他,往死里惯。

    没辙,谁让她爱呢。

    “对了宫司屿,给我找具尸体来,要新鲜的,男人,最好不要太普通,我现在就要。”

    纪由乃穿了一件黑色高领毛衣,配了条紧身牛仔裤,高挑迷人。

    “要尸体?做什么?”

    “他让我杀你耶!我不要想办法应付的吗?范大人来信了,他在催我,赶紧找具尸体来,我要带回去。”

    就在这时,成天不是宅在房间里打电动上网,就是不知死哪儿逍遥快活去的宫尤恩,突然风风火火的从三楼跑了下来,手里拿着一条散发尿骚味的裤子,和一只被拉了屎的鞋子,哀嚎的到了纪由乃面前。

    “表嫂!你的宠物,那两只猫!在我裤子上尿尿,鞋子里排泄,我怎么穿啊!今天爹地和妈咪让我过去一趟,我没衣服穿了!”

    纪由乃一脸莫名其妙,“你问我做什么?难不成你还穿我的衣服?你问宫司屿去,你俩身材差不多,你看他借不借你衣服。”

    “表哥?”宫尤恩很狗腿的看着宫司屿。

    “自己去我衣帽间挑,西装不准碰。”

    晌午,白斐然神通广大,还真给纪由乃弄来了一具刚刚死没多久的年轻男性尸体。

    让烛龙帮忙抱着尸体,在犼的尾随下,纪由乃打开了通往冥界的传送通道,在宫司屿依依不舍,又阴郁不放心的目光下,她硬着头皮离开了家。

    只不过,在迈入传送通道之前。

    纪由乃无意间见到了也要出门的宫尤恩。

    他穿着宫司屿的高领白色毛衣,手里拿着一个像钥匙扣一样的小挂件,晃晃悠悠,玩世不恭的出了门。

    那挂件,是一把镰刀,极为精致,还浮着森寒的冷芒。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