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902章 你杀不死我,可她会心疼我,你看,她来了

第902章 你杀不死我,可她会心疼我,你看,她来了

    宫尤恩的表情很古怪,就像是发现了什么让他既震惊,又匪夷所思,但又理所当然的事,他是附在纪由乃耳边小声低语的。

    所以,一旁的灵世隐,并没有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闻言,因建筑崩塌,而灰头土脸的纪由乃美眸微凝,转而注视向了不远处那一身黑衣,黑巾遮面,根本辨别不出真容的神秘男人。

    如果没有尤恩的提醒,或许她深陷震惊中不可自拔,还未察觉。

    可遭他这么一说,纪由乃的大脑开始回忆方才蒋子文和那神秘男人打斗的每一个画面,脑中清晰的放映出一帧一画般清晰的场面。

    她赫然大惊,蒋子文的夺魂索命咒,真的没有触碰到那个男人,就突然间被化解,或是吸收,消失不见了!

    这……这罕见的特异能力。

    据她所知,拥有者好像只有她家那个……

    可是下一秒,纪由乃这个大胆的想法,就被她自己个推翻了。

    她亲眼见宫司屿连个基本的小法术都不会用!

    此时此刻,这个正和蒋子文大的不可开交的男人……

    又怎么可能是……

    但是紧接着,聪慧如纪由乃,又怎可能察觉不到奇怪的蛛丝马迹?

    一个在冥界不能被提及的男人……

    一个在冥界是禁忌的男人。

    正巧,她也知道这么一个人。

    还有,帝归……

    这个名字,虽不曾熟知,却总觉得隐隐暗藏着某种寓意。

    而所有人都以为,这场为了鸾鸟蛋而引发的斗争。

    那个神秘名帝归的男人,即将战胜大名鼎鼎的冥界阎王之首,大获全胜,却不想,事情似乎并不像他们意料的那般,蒋子文也绝不是甘于服输的人。

    “万咒皆终”后,排山倒海的飓风停止了,以蒋子文为中心的巨大气浪也止于平静,消失不见。

    蒋子文依旧站在距离帝归不足三米的地方,狂傲冷酷,杀意喷薄。

    见到面前的男人不费吹灰之力,就终止了自己所有的术法、咒语。

    他冷笑连连,冷厉之色浮满眼底,似完全不惊讶,完全都在意料之中,就像是,这一切的虚张声势……

    都只是为了证明他的一些猜测。

    都只是为了证明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不是他心底深处的噩梦。

    二人,四目相对间。

    一个狂傲霸气,眸光冰冷寒酷,残忍无情,纵横天下,如枭雄,如帝尊莅临。

    一个邪魅神秘,凤眸璀璨如暗夜星辰,幽邃傲世苍穹,如神祗,如天神下凡。

    突然间!蒋子文五指成爪,唇角浮现残酷得逞的讥讽冷笑!

    那速度,连眼睛还未来得及眨一下,就已经准确无比如闪电般窜到了那神秘男人的身后处。

    “你,太过骄傲,轻敌了。”

    话音落时,一切都已结束。

    蒋子文冰冷修长的五指,瞬间穿透了男人的衣襟,接触到了男人的胸口,无情刺入。

    手掏入人胸腔中的声音,骤然响起。

    却未见血。

    因为暗夜之下,那男人一袭黑衣,就算鲜血尽头衣襟,也看不到。

    纪由乃眼睁睁的看着昔日纵容自己,无底线娇惯自己的蒋子文,残酷无情,狠狠的将手掏入了那个神秘男人的胸腔中……

    好快的速度,她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只觉眼前一花,蒋子文的身影就已经到了男人身后,狠狠掏入,一气呵成,比风更快,比闪电雷鸣更为迅猛,那已经不是人可以达到的速度,更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达到的速度。

    纪由乃不敢置信,原来,蒋子文……竟强大到了这种地步。

    他似早已知晓,那个男人无法受到任何灵力伤害,所以采取最简单,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攻击方式,徒手,动用最纯粹的战术,最终,给了那男人近乎致命的一击!

    纪由乃距离他们不近不远。

    可是,在见到那个男人受伤,眼底露出错愕,惊诧,无奈,自省的一瞬……

    她的心,差点跳到嗓子眼。

    那是一种欲要窒息,担心快发疯的感觉。

    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她甚至不能确定那个男人是不是宫司屿。

    可是……

    “别打了!不就是一个破鸟蛋!用得着以命相搏吗!”

    凌空跃起,轻灵的身段婀娜绝美,纪由乃扯着嗓子娇怒一喝!阻止。

    闻声,蒋子文寒眸冷眯,没有回头,且眼底的杀意丝毫未减,更猛增了不少,他掏入神秘男人胸腔的手,准备再度蓄力,妄图让其身死。

    那个被重伤的神秘男人,在听到不远处熟悉透着无穷无尽焦急,心慌紧张的声音,下意识的浑身一颤,凤眸之中浓浓的炽烈的不知名暗芒涌现。

    男人见着那绝美的身影,飞快的往他们这来。

    且越来越近。

    突然,他不顾黑巾遮面之下的嘴角,有丝丝鲜血渗出,腹黑无比,不顾胸口疼痛泛滥,邪魅淡笑,狠狠揪住蒋子文的衣襟,凑近,附在他耳畔,挑衅道“你杀不死我,可她会心疼我,你看,她来了……”

    这个男人话语中的每一个字,似乎都在刺激着蒋子文的神经。

    就算纪由乃已经落在了他们身边。

    可蒋子文全然当没听见,五指一顿再度蓄力,欲要将眼前这个男人的心脏掏出,碾碎。

    “停手!”纪由乃飞快夺步上前,双手死死抱住蒋子文的手臂,愈加干涉阻止。

    “你在帮他?”

    那一刻,纪由乃蓦然发觉,蒋子文的眼神极为可怕,透着暴怒,透着疯狂,透着无尽的愤然和不甘,以及某种深藏现在心底深处的恐惧,生怕她被人抢走似的。

    并且,纪由乃莫名其妙的发现,那个差点被掏心窝的神秘男人,不知哪根筋打错了,凤眸狠戾,躁怒的盯着她抱着蒋子文的那双手,就好像她背叛了他一样,眼底满满的醋意和在意。

    近距离的,她二人四目相对。

    纪由乃心魂一震!

    同床共枕眠也许久了,和宫司屿就算没在一起十几年,几十年,却也像老夫老妻一样了解彼此。

    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她都能会意。

    一瞬间,望见那个男人吃醋在意的阴冷眼神。

    纪由乃茅塞顿开,明白了所有。

    好的,这个狗男人差点连她都骗过去了。

    什么帝归!

    这人明明就是……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