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912章 这男人怎么越来越粘她了

第912章 这男人怎么越来越粘她了

    纪由乃不在,宫司屿忍着胸口剧烈的痛楚,时不时就会满怀期待的往空无一人的黑漆门口望,可是,却始终都未见他心心念念的那个身影出现。

    瘫在沙发上,黑红的血液顺着他胸口中央的瘆人伤口流出,滴落在价值不菲的沙发,沾染在了封锦玄月白色的长袍上。

    白斐然很快拿来了家中常备的医药箱。

    封锦玄拿过一瓶高浓度酒精,全都倒在了宫司屿的伤口上。

    那钻心剧烈的痛楚,顿时让宫司屿忍不住闷哼,他脸色煞白,咬牙硬撑,直喘粗气,不断地深呼吸,来缓解非人般的痛楚。

    “怎么伤成这样?”

    姬如尘和流云上前,也开始帮忙,双双按住不断挣扎抗拒的宫司屿,让他不动弹,继续让封锦玄替宫司屿处理那越发严重恶化,正在不断腐烂的伤口。

    “鬼市,他乔装出现,和蒋阎王打了一架,两败俱伤,就为了一颗蛋。”

    封锦玄言简意赅的回答,语毕时,众目睽睽之下,他做出了惊人的举动。

    先前谁都知道,封锦玄以金针封穴,自封灵力,表面上,就是个只拥有阴阳眼,然后便一无是处的通灵世家嫡子。

    而今,姬如尘、流云他们得幸,能够亲眼见到深藏不留的封锦玄,在他们面前,取下了那一根根没入他浑身危险穴位的金针。

    当那些金针,全被取出之后。

    封锦玄真正的实力才得以出现!

    排山倒海,源源不断,无穷无尽的骇然灵力,让封锦玄整个人顿时看上去深不可测。

    天境巅峰!他竟是四大境界最顶端,天境巅峰的高手?

    与那东皇无极一模一样的灵力等级?

    能够登顶三界治安管理总局局长,所有人都在猜测封锦玄的实力必然不容小觑,却不想,竟强的如此可怕?

    “你在做什么?”

    姬如尘似不解封锦玄取金针的行为。

    “想替他拔出体内的怨煞气,这东西源自于冥界,司屿这具身体,根本承受不了冥界怨气和煞气的侵蚀,就算他灵力再高,自愈能力再强,可根不拔出,便无法根治,他会越来越痛苦,这种痛,不仅是皮肉之痛,更是常人无法忍受的钻心剧痛。”封锦玄拿纱布不断擦拭着宫司屿胸口溢出大的血水,继而又道,“流云的灵力,噬血属火,姬如尘你的灵力,至阴至邪,小道士的灵力不够,那几只凶兽,更无用武之地,所以,只有我,能疗愈他。”

    正当封锦玄说完,准备施法,替宫司屿拔除深入伤口的怨煞气。

    姬如尘妖魅的眼眸狐疑看向封锦玄,提醒道“你是不是糊涂了?忘了宫司屿可抵御任何灵力,不管是对他有益的,还是有害的,只要是灵力,都无效,你就算拔金针,想救他,也无济于事。”

    闻言,封锦玄动作停顿,目光一滞,鲜少露出尴尬之色。

    “的确,是我唐突,忽略了此事。”封锦玄收手,眉宇紧蹙,犯了难,“可若不用术法,怎么救他?”

    “我没事,随便包扎一下就好,死不了。”宫司屿扶着胸口,艰难坐起,他头有些晕,凤眸底阴郁中透着几分焦躁,“心肝呢?她怎么还不回来?”

    闻言,封锦玄安抚道“别急,再等等,怕是琐事缠身,蒋子文不放人,她脱不开身。”

    只不过,封锦玄话音刚落。

    被壁炉烘烤的暖暖的圆厅内,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传送通道,眨眼功夫,纪由乃就抱着一颗鸾鸟蛋,和宫尤恩从中走出。

    “你们都聚在这做什么?”

    纪由乃走出,传送通道消失,冥珠回到了她手中,疑惑的环顾四周后,在嗅到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以及见到封锦玄后……

    她挤开挡路的烛龙和饕餮,赫然见宫司屿衣襟敞开,伤口恶化,触目惊心,正瘫倒在沙发上,一脸的焦躁阴郁。

    不过,在见到她出现后,宫司屿一扫阴霾,凤眸晶亮,就像见到了自己依赖至极的人一般,朝着纪由乃伸手。

    “回来了?”

    宝贝的怀抱着鸾鸟蛋,纪由乃见宫司屿胸口急剧恶化腐烂的伤口,走上前,依着宫司屿在沙发坐下,心口揪紧,喉咙一窒,就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似的,心疼泛滥。

    “你伤口不是愈合了吗?怎么成这样了?”

    看来她回来对了。

    果然,宫司屿还真受伤了,并且伤的不比蒋子文轻!

    众目睽睽之下,宫司屿身子斜倒,靠进了纪由乃怀中,枕着她的腿,不顾伤口牵扯撕裂的剧痛,也不顾血弄脏了纪由乃心爱的漂亮旗袍,手臂紧圈住她的腰身,赖着她,语气阴沉,隐隐透怒,“这么久才回来,你是不是背着我关心那个人去了。”

    感觉腰际被勒紧,纪由乃微微一怔,先是将鸾鸟蛋搁置在沙发一侧的凹陷处,转而俯身,抱住宫司屿,轻抚着他的额头,轻触着他的发丝,绵柔低喃“没有,我立刻就回来了,不信……你问尤恩。”

    宫司屿锐利阴寒的眸光下一秒就射向了宫尤恩。

    见即,宫尤恩搔了搔脑袋,耸耸肩,摊手,“表哥,真的,没见过表嫂这么绝情的人,蒋王也伤得很重,还求表嫂不要走,可她头也没回,立马就回来了。”

    “他求你不要走?”一瞬,宫司屿脸更黑了,侧起身,忍痛咬牙,面色惨白,目光阴郁冷冽,逼视纪由乃,“他真这么说?”

    这还争起宠来了。

    纪由乃无奈,将宫司屿摁回自己怀中,搂住他的脖子,招呼来了拜无忧和封锦玄,让他俩继续替宫司屿处理伤口,继而又道“总之,我回来了,其他人说什么,你不要听,关键在我的态度好吗?”

    “那你别走。”宫司屿攥紧纪由乃的小手,牢牢的,不放。

    “我都回来了,还走什么?”这男人怎么越来越粘她了?纪由乃看不懂了。

    “纪小姐,司屿这个伤,很棘手,因为灵力对他无效,反倒成了我们的阻碍,所以无法拔除他伤口中的怨煞气,只能另寻他策,你有什么好建议?”封锦玄实在没了办法,只能暂时替宫司屿包扎好伤口,凝重道。

    而就在这时……

    庄园别墅外门铃响了。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