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972章 男扮女装伴娘团

第972章 男扮女装伴娘团

    眼见着沈曼青自行站起。

    不远处,宫家二子宫立民和妻子潘芝见了,都暗自惊讶了一番。

    年末,天寒地冻,老太太年纪大了,腿关节不好,这些日子行走都需下人搀扶或是拄拐杖,这会儿,老太太竟然自己站起来了?

    “妈,今天是司屿大婚,您……”

    宫立民见自己母亲优雅款款,气质高雅如兰的走来,莫名仿佛换了个人似的,惊讶一怔,欲言又止。

    “去,当然去,我这就去梳妆打扮,怎么也不能掉了宫家的脸面呐,是吗?”

    年过七十的沈曼青,虽平日里花了大量资金保养护肤,但这些日子已来发生的种种,让她心力交瘁,人一下子憔悴了不少,脸上的褶皱也更深了一分,乍一看,就像是个年迈的豪门老太太。

    只是,此时此刻,宫老太太的眼神和说话语气。

    都让宫立民觉得奇怪。

    毕竟是自己母亲,他会不了解吗?

    只是,在宫立民看来,自己母亲是个傲慢高贵的女人,绝不会用如此轻佻的语气说话。

    且,自己母亲平日里高傲冷漠,也绝不是柔情似水的女人。

    但此刻,老太太那双本该凌厉的眼眸底,满是柔情优雅,与从前,完全判若两人。

    一个小时后。

    盛装打扮的宫老佛爷沈曼青,扶着宫家老宅中华丽的螺旋式楼梯,优雅高贵走下。

    此刻的宫家之中,也就只有宫立民和潘芝两人在等候她。

    自己的女儿,和其他宫家人,都先一步去了酒店。

    一袭纯白绣梅的锦缎旗袍,淡雅素净,外罩着一件雪白色的貂绒大衣,衬得老太太肌肤胜雪,唇红齿白。

    从前习惯将发丝绾成髻的老太太,今日竟破天荒的放下了一头乌丝,仅在左侧发丝上别了一枚珍珠发饰。

    老太太有老花眼,所以一直戴着金丝框眼镜。

    可是宫立民乍一看,自己母亲的眼镜,竟然也没戴。

    七十多岁的老妇人,盛装打扮一番,乍一看,像个三四十岁高雅如兰的名媛少妇,简直让人惊讶至极。

    “妈,你眼镜儿呢?怎么不戴?”

    “款式老气,不喜欢。”

    沈曼青踩着10的白色高跟下楼,更是吓坏了宫立民。

    “妈!你腿不好,穿这么高?”

    “毕竟好看。”沈曼青不看自己儿子宫立民,只是别有一番深意的瞄了眼他身旁的潘芝,“啧啧,可惜了,长得还挺好。”

    话落,沈曼青走姿曼妙,扬长而去。

    潘芝被看的浑身发毛,莫名其妙的看向自己丈夫,“妈怎么这么奇怪?还说我可惜了?我怎么了?”

    “谁知道,估计受刺激了,听说爸这段日子在司屿那住着,一直有个年轻女人寸步不离,别管了,好好参加婚礼就行。”

    帝都帆船六星级酒店,顶层总统黄金套房内。

    都说阿拉伯人有钱,从这酒店就能体现出来。

    如同传说中镶金戴银现世版的皇家殿堂,一切的金碧辉煌,都让人觉得奢靡万分。

    纪由乃此刻正置身在被宫司屿包下的帆船酒店总统套房内,套房中的大厅镀金宏顶,镶嵌着几百万颗施华洛世奇水晶,随处可见的浮雕圆柱,皆镀了一层黄金。

    她穿着白色浴袍,坐在华丽巨大的梳妆镜前,彩妆师、发型师、婚纱团队都在为她服务。

    然而,她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安安静静当个最美的新娘。

    宫司屿早已换好了尊贵俊美的婚礼燕尾服,身姿挺拔,高大伟岸,光芒万丈如神似帝。

    整栋酒店,都被他包下,如今住在酒店内的宾客,基本都是应邀前来参加婚礼的达官显贵、上流名豪,国际知名人物。

    他必须亲自去接待。

    所以喊上了白斐然、封锦玄和拜无忧后,留着流云、当归等人在总统套房中陪纪由乃,吻了口纪由乃,他便下楼去了。

    此刻的总统套房内,热闹非凡。

    因为伴娘人数不够。

    纪由乃异想天开,让妖里妖气,风骚魅惑的姬如尘。

    冷血暴躁,脾气不好却同样俊美异常的流云。

    还有俊秀如兰,白白净净的当归一起男扮女装充数。

    又喊来了特殊案件调查科的美艳桃花妖。

    再加上阿萝,一共五名伴“娘”,刚刚好。

    所以这会儿,姬如尘风骚媚骨的穿着黑色伴娘晚礼服,戴着假发套,正在化妆,他还给自己涂了朱红色的指甲油,嚷着要做今晚最美的“人妖”。

    因为是纪由乃嫁人,流云一个大老爷们儿,愣是毫无怨言的穿上了晚礼服,塞了两颗硅胶假胸,戴上了黑色美瞳,选了个自己喜欢的假发,生无可恋的让姬如尘给自己化妆。

    小鸾鸟云霄以为年幼,离不开“娘”,当归只好把它一起带出来,它还是像一只光秃秃的鸡,非常丑,完全没有一点凤种鸾鸟该有的美丽外表,可当归完全不嫌弃,一边抱着鸾鸟宝宝,一边任由姬如尘在给自己化妆。

    “姬如尘,我……我觉得你应该当女人。”

    望着姬如尘那张上了妆后,妖艳媚骨,绝色天香的倾国容颜,当归呆了呆。

    “爷是正儿八经的爷们儿!”

    “那,伴娘应该做什么?你提前告诉我,我怕我误事儿。”

    “伴娘啊?八成就是看到有人闹事上去就打吧……”姬如尘思忖了片刻,回答道。

    不远处,正在化妆做发型的纪由乃闻言,抬手,示意周围造型师、彩妆师停,抓起桌子上的一盘水果,砸向了姬如尘。

    “姬如尘!我锤爆你的猪脑子!你怎么想的?伴娘是替我挡酒、提裙摆、当绿叶衬托的!”

    “绿叶?衬托?不,我怕我抢了你风头,看来,我得画丑点儿。”

    总统套房内,人很多。

    家里头的人,还有养的异兽,都来了。

    除了不能幻化人形的墨黑,其余四只,都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蹲点在套房中,表面上是陪着纪由乃,实则是为了看着她。

    婚礼当天玩诈死,宫司屿心有余悸,生怕她又闹幺蛾子。

    临走前,特意叮嘱,不能出任何岔子。

    当归男扮女装,化完妆后,就一手抱着鸾鸟宝宝云霄,一手捏着他的卜卦龟壳,在那演算今日吉凶。

    可每次卜卦都以大凶告终……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