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983章 爸爸是宫司屿,要找爸爸

第983章 爸爸是宫司屿,要找爸爸

    舒云惊恐的看着纪由乃和阿萝瘫软的倒在床上,没了意识,刚准备尖叫呼救,可下一秒!那形如黑色泥浆,只有人形,没有人样,猩红空洞的恐怖眼眸正死死盯在舒云脸上,露出她一口腥臭带血的尖利獠牙,倏地凑近到了舒云的面前。

    森然恐怖的露出一丝阴笑,死死看着舒云半晌,发出了“咯咯”的冷笑,“是……你,舒……云……妹妹……”

    尽管恐惧,舒云死死捂住自己的嘴,身体止不住颤抖,可担忧纪由乃和萝莉少女的安危,她还是心惊胆战的问出口“你把她们怎么了?”

    “吃……了……她……们……的……魂。”

    舒云不敢置信,她想去求救,犹豫的看了眼不远处紧闭的卧室房门……

    深吸一口气,泪眼汪汪的她,突然间鼓足勇气,撞开了魇魔,想去开门,她知道门外的白眉帝不是普通人,只要开门呼救,就一定可以救人!

    而就在舒云拼尽全力,手已经抓住门把,即将旋转,将门开启时……

    魇魔如影随风般的的窜到了舒云的身后,阴森森的冷笑,“你……不……乖……”

    话落一瞬,舒云绝望的感觉到自己的魂魄正在快速被身后的可怕东西吸离人偶的身躯。

    转眼功夫。

    原本活生生的舒云不见了。

    门背后,一具用木头雕刻而成,栩栩如生的人偶,惊恐的瞪大眼,立在原处,她没有了生息,成了死物。

    寂静的卧室内,只有床头灯开着。

    那形如黑色泥浆,双目猩红恐怖的魇魔,缓缓的将立在原地的木偶丢进了卫生间。

    拿出一把匕首,走向了倒在床上的纪由乃和阿萝。

    正当它想用匕首去划花纪由乃和阿萝的小脸,剖开她们的胸膛,做出些残忍骇人的举动来时……

    纪由乃丢在卧室的小挎包中,黑笛诡幽散发着冷冷的幽紫暗芒,倏地飞了出来,化成一道刺眼的紫芒,笼罩在了阿萝和纪由乃的身上。

    魇魔见到黑笛,欲要用它的手爪去抓取。

    可在触及黑笛的刹那间,就被狠狠弹开!

    见无法伤及床上二人的身子,魇魔似不甘心,却也只能灰溜溜的重新钻进马桶下水道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魇魔一消失。

    黑笛立刻幻化成了笛童的模样。

    袖珍的体型,穿着一袭绛紫淡蓝的云纹古式对襟长袍。

    椭圆好看的紫眸,是罕见的紫色。

    笛童漂亮极了。

    跌坐在床上,脖子上还挂着黑笛尾部垂挂的玉佩流苏。

    见纪由乃的魂被吸走了。

    笛童泪眼汪汪的瞅瞅床上形容死人的纪由乃,又望了望紧闭的房门,转而侧眸瞄了眼窗外黑色的天空。

    粉雕玉琢的笛童,可怜巴巴的吸吸鼻子,蹬着小腿,跳下了床,嘴里奶声奶气哽咽道“主人等阿笛,阿笛去找救兵来……”

    笛童很小,大约只到纪由乃膝盖那,像个袖珍的宝宝。

    他望着周围陌生的一切,有些懵。

    也并不知道,卧室外,总统套房楼下的客厅就有人。

    笛童吃力的打开了卧室通往阳台的门,仰眸望着有两个自己这么高的阳台栏杆,泪眼汪汪的瞅着一旁有藤椅,有茶几。

    于是爬上了藤椅,踩上了茶几,跳到了阳台栏杆上,往下望了眼,瑟缩了下,可怜软萌道“好高……”

    可尽管高,笛童还是双手抱膝,蹲下身,缩成了一个球状,一溜烟的从窗台自由落体,滚了下去。

    也就几秒后……

    “噗通”一声!

    笛童落进了帆船酒店门口壮观至极的喷泉池中。

    成了落汤鸡的他,只有半个小脑袋露出了水面,环顾四周,确保不会被人发现后,他跳出了喷泉池。

    一路嗅着地面上的气味,跟只泰迪似的,溜进了酒店。

    他要去找宫司屿。

    笛童知道宫司屿,也知道纪由乃今天结婚。

    也知道出了事第一时间,就得找他!

    可袖珍的像个球似的他,一溜进酒店,就被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抱起。

    “这谁家的孩子?浑身湿哒哒的!谁家孩子丢了?”

    笛童一脸懵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脸庞,兴许是男人长得太凶悍,自己又没找到宫司屿,他急的“哇呜”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小朋友,别哭,你爸爸妈妈是谁?知道名字吗?我带你去找他们。”

    爸爸妈妈?

    笛童手背上都是眼泪鼻涕,擦在男人身上后,呆呆的想了想,奶声奶气哭唧唧道“妈妈是纪由乃,爸爸是宫司屿,要找爸爸……”

    “这宫家继承人和纪由乃不是今天才结婚吗?孩子都这么大了?”

    “你管这么多呢!人家未婚先孕不行吗?赶紧送过去!别自己走丢了!这么小一个,不安全。”

    然后,笛童就乖乖的趴在警察叔叔的肩膀上,呆萌的吸溜着鼻涕,让他带自己去找宫司屿。

    白眉帝被宫铭毅拉着一起在客厅下国际象棋。

    两个上了年纪的老家伙就这么对坐着,玩的不亦乐乎。

    “老先生今年贵庚?看你容光焕发,精神奕奕的,没有七十,也有六十了吧?”宫铭毅喝着茶,下着棋,闲聊问道。

    白眉帝捋了捋自己的胡子,得意的瞅了眼宫铭毅,“记不得了,活太久,谁会记得这个。”

    听闻白眉帝的话,宫铭毅动作一顿,内敛深邃的老眸闪过一丝讶异,却并不觉得眼前的老人家是个脑子不清不楚胡诌的怪人。

    宫铭毅笑了笑,继而又问“老先生高就?”

    “44号杂货铺大掌柜,卖旧货的。”白眉帝毫不避讳,旋即似想拓展业务似的,从怀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名片,递给了宫铭毅,“有空让小丫头带你来玩儿啊,我那什么都有。”

    白眉帝话音刚落,突然拧眉,似嗅到了空气中存在着一股不同寻常的臭味,这味道,似是从纪由乃他们卧室里飘出来的。

    见宫铭毅还在研究他的名片,白眉帝忙站起身,“我上去看看那俩丫头在捣鼓什么玩意儿,这么臭,感觉像是下水道粪便回流似的,该不是马桶堵了吧?”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