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1025章 你还欠我一个新婚之夜

第1025章 你还欠我一个新婚之夜

    宫司屿极为冷漠,似毫不关心宫家人的死活,只是在替她考虑,生怕她太心软而自己为难自己。

    “我没菩萨心肠,也没慈悲心怀,这世上每天都会死千千万万的人,你若都想救,那必然不可能,别太为难自己,也不必介怀那些都是宫家人,我的建议是,既然她们的肉身都已经高程度损坏,那便先让她们几个,给自己家人托个梦,也好告个别,随后该投胎投胎,该转世转世,你也不用太内疚。”

    宫司屿并不觉得自己这么做太过薄情。

    生死有命,他们谁都不是救世主。

    “那放着无辜的人不救,我却去救宫连城和阿黛,宫司屿,你会不会觉得我特别荒唐?”

    “乱想。”上前一步,宫司屿蓦然将纪由乃拥入怀中,然后,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附在纪由乃耳边,低沉轻语,“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救魇魔,《诡咒》是你所创造,魄罗罗刹咒也是,你必然是自责,清黛会变成魇魔,皆因你而起,就算你不是下咒的人,可她已经变成了这样,你必然想为她做点什么,我想,她是你所创咒语之下诞生的产物,你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所以才对她这么好,是吗?诡儿?”

    “只有你才知道我在想什么……”

    纪由乃埋在宫司屿怀里,叹息了一声。

    是啊,她真的将魇魔当成了自己所创造的“孩子”,虽未恢复记忆,可纪由乃想,若有朝一日,灵诡的记忆完全复苏,她和灵诡真正的合二为一,她依旧会如此做吧?

    “早去早回,你还欠我一个新婚之夜。”

    低吻了一下纪由乃的额际,宫司屿又佯装愠怒,敲了敲她的脑壳,催促道。

    “嗯,很快就回的。”话落,想起什么,纪由乃朝着宫尤恩招了招手,“尤恩,跟我一起走!”

    “来了。”

    纪由乃又跑冥界来了,这会儿身后还跟着一只浑身萦绕黑煞气的魇魔,一入冥界,连阴兵鬼将见了魇魔都绕道走,不敢招惹。

    阿黛走在黄泉路之上时,被路边漫山遍野的彼岸花所吸引。

    按理说,是不能采摘的。

    可纪由乃见阿黛老盯着花看,无奈只能摘了一束,给她自己拿着玩。

    因为魇魔杀了自己母亲的缘故,宫尤恩对清黛的态度,就没纪由乃对其这么好了。

    “表嫂,干嘛对她这么好?我都快看不下去了。”

    宫尤恩黑脸,没好气的问道。

    “我要是告诉你,她变这副模样,我要付一大半的责任,你信吗?”

    “……”

    “总之啊,我是要对她负责的,但是尤恩,你母亲的事儿,我也记着呢,所以这才让你跟我一起来。”

    纪由乃又跑去找冥帝了。

    这回,冥帝却不在他的冥宫中,而是去了冥界禁地,也就是当初纪由乃偷吃了冥帝所有血本仙果的那处仙境之地。

    在冥帝贴身鬼将的带路下。

    纪由乃进入了之前闯入过的“禁地”。

    这里遮天蔽日,白雾缭绕,充斥着神秘的气息。

    随着氤氲的白雾渐渐飘散开,一座巨大的黑色峡谷矗立在了纪由乃的跟前,犹如一线天,黑色的峡谷之间,只有一条仅可以容纳一人通过的细缝走道。

    在峡谷的崖壁上,依稀可见刻着“禁地”二字。

    钻入了大峡谷的缝隙间,纪由乃他们穿了过去。

    引入眼帘的,是熟悉的蝴蝶纷飞,开满不知名花草如同仙境般的地方,只是不远处那千年巨大的榕树下,仙果仙草不再,唯有青草在随着微风拂动。

    纪由乃见到了冥帝的真身。

    白发苍苍,胡须纤长,他穿着一袭暗黑色的黑龙皇袍,卷起了裤脚和袖子,头上戴着个斗笠,正拿着锄头,在翻地,乍一看像个老头在务农……要是不说,没人知道那就是冥帝青乌。

    “卑职参见冥帝!”

    纪由乃毕恭毕敬鞠躬行大礼,下跪,就差没狗腿的冲上去抱住冥帝老人家的腿了。

    “你怎么又来了!”

    冥帝没看纪由乃,只是一门心思在那翻土,语气有些不善,有些暴躁,似不耐烦。

    “这不还有事儿麻烦您呢嘛?”纪由乃跪地上,没敢起来,她有点心虚,因为毕竟冥界的血本都是她吃掉的,“话说……您干嘛呢?要翻土我帮您啊!哪用得着您动手啊!”

    说着,纪由乃站起身,上前就准备帮青乌锄地翻土。

    “走走走!毛手毛脚,孤要真不想自己种宝贝,哪里轮得到你替孤翻土!让蒋子文来!他也得老老实实的给孤刨地!”

    冥帝狠厉的瞪了眼纪由乃,吹吹胡子,继续小心翼翼的一边锄地,一边栽种种子和植物。

    纪由乃发现了,这些种子,都是先前蒋子文从鬼市卖拍会上买来的,都是些极品珍贵极其稀有的仙果仙草种子。

    重新乖乖跪在地上,纪由乃狗腿的继而又道,“那我就不跟您拐弯抹角了?直入主题?”

    “嗯。”

    掏出冥帝给她刻的那块令牌,纪由乃双手奉上,“三个愿望,还剩两个,我想好了第二个愿望,这不,来求冥帝准许的!”

    一边锄地一边听纪由乃说话的冥帝青乌,动作轻微一顿,高高在,威严道“又是什么愿望?”

    “我吧,逮到一只魇魔,特别稀有,几乎绝迹的那种魇魔,魇魔厉害啊,天境高手都不能伤及分毫,为了壮大我阴阳司,我想将魇魔收入我手下,只是这魇魔乃魔物,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身份,根本不会被人接受的,特来请冥帝做主!”

    “孤干脆将无尽深渊内关押的凶兽魔物全都放出来归于你麾下得了!前有无间地狱重刑犯被你赦免进入冥府司,这还没过一个时辰呢,你又来找孤给一只魇魔弄个身份!纪由乃,魇魔是什么东西你就敢这么为所欲为!你降的主它吗!”

    “降的住啊!不信你看好了啊。”

    话落,纪由乃沾沾自喜的朝着不远处的阿黛招了招手。

    正玩着变化的阿黛一见,立马像只狒狒似的跑了过来,停在了纪由乃跟前。

    “来,为了证明给冥帝看你是个好魇魔,把你吸食的灵魂全吐出来,以表忠心,然后给冥帝磕个头,发誓一定好好做人!”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