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1053章 出去的希望

第1053章 出去的希望

    相比厄难的不靠谱,寂亡倒看上去是个极其深沉且稳重的人,而且,他几乎极其善于发现微乎其微的细节和矛盾之处。

    “他身上有阿诡的气息,很微弱,你没感受到?”

    或许是因为岩浆区的毒物和刺鼻气味太过浓重,而遮掩住了宫司屿身上属于纪由乃的气息,可被关押囚禁在这的死亡之神,最终,还是嗅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熟悉气息。

    骑在宫司屿身上,用囚禁的镣铐缠住宫司屿脖颈,厄难正想着怎么折磨宫司屿,却听闻寂亡的话,顿住动作,满眼的不敢置信。

    “你说什么?”

    “他身上有阿诡的气息。”寂亡阴森耐心的重复。

    “阿诡都死千年了,开玩笑呢?”厄难还是用镣铐勒住宫司屿的脖子,只是力气减弱了一分,但宫司屿依旧未反抗。

    “所以这得问他。”寂亡高深莫测的俯视宫司屿。

    “这人跟哑巴似的。”厄难嘀咕了一句,然后松开了宫司屿,下手特别狠的打算在宫司屿脸颊上扇一巴掌。

    可是下一秒!

    厄难的手腕,就被有了反应的宫司屿,极快的扼住,无光黯然的凤眸,有了一丝暗芒,沙哑阴沉的警告道“打人不打脸。”

    右手被扼住,厄难微微一怔,下一秒,邪魅妖笑,左手一拳就朝宫司屿脸颊捶去,“打你怎么了?”

    “……”

    闻言,宫司屿毫不客气,小腿虽断了,可他手没断,顿时扬起一拳头,猛地朝厄难高挺的鼻梁骨,就是狠狠的一拳,立马就把厄难的鼻子给打歪了,“谁给你惯的。”

    由于都被禁锢着封灵圈,不管是宫司屿,还是厄难。

    强大的自愈能力,都是不存在的。

    腿断了,就只能断了。

    鼻梁骨断了,就只能任由鼻子歪了。

    厄难捂着自己的鼻子,疼的龇牙咧嘴,回头就告状,“他打我!”

    不知是被关久了,还是佛了。

    贵为死亡之神,令人闻风丧胆的寂亡,竟讲起了道理。

    “你先动的手,怪谁。”

    寂亡一只手将厄难从宫司屿身上提起,转而单膝蹲地,冷眯诡异,连眼白的都是黑色的眼眸,盯着宫司屿,拽住他的衣襟,揪起,逼问“你怎么进来了。”

    小腿的骨折,稍有一丝牵动,就会痛及全身,宫司屿闷哼蹙眉,敛去眼底的痛色,轻咳的几声,黯然冷笑,“帮我出去,我就告诉你。”

    寂亡闻言,森然冷笑,“若能出去,我和我兄弟还会被困于此?被封灵圈牵制一日,便别想从这出去,除非,你有办法解除禁制。”

    寂亡刚想开口问“你身上怎么会有灵诡的气息”,还不等开腔,一旁一直坐地上在听他们聊天的魇魔阿黛,突然间跳到了寂亡和宫司屿身边,抓住封灵圈的边缘,一口就咬了下去。

    结果。

    封灵圈没咬断,阿黛却磕掉了一颗牙,疼的她泪眼汪汪的。

    “傻气,这东西要能咬断,那就好了,就连浸泡在熔浆池也完好无损,能试的法子,我们都试过了。”断了鼻子的厄难,忍着痛,掰直了他的鼻梁骨,一边说着,一边指向了不远处,一个极大的圆形熔岩池,隐约可见,里面似乎浸泡着一个巨型怪物,只是那怪物,少了一只触角,似乎没有双臂,浑身没一处地方是完整的,“看见那蠢东西没?”

    宫司屿和阿黛,齐齐看向了不远处厄难口中的“蠢东西。”

    “蚩尤,上古魔神,欸,说白了就是只魔怪,这玩意儿比我们来的还早,想方设法的逃离于此,可结果呢?为了摆脱封灵圈,它咬断了自己的手臂,没用,它毁灭了自己的身躯,没用,现在搞得面目全非,没事就发脾气,它还想过一死百了,可是,死不掉。”

    硬撑着自己的身子,宫司屿恢复了一些精神,坐起。

    灵力全失,他丧失了自愈的能力,所以腿骨断了,也无法修复,自己血肉之躯的肉身,已经被这里滚烫的黑岩石,灼烧的面目全非,总之,惨不忍睹。

    可是,黯然消沉过后的宫司屿,凤眸深处,依旧是无尽的坚决和毅然。

    “我要出去。”

    坚定不移,如发誓般说道。

    引来的却只是厄难的嘲笑。

    “能试的法子我们可都试过了。”

    “那是因为,你们没有它。”宫司屿冷静万分,倏然侧眸看向了智力残缺的阿黛。

    “阿黛怎么了?”厄难仿佛还没反应过来。

    可是寂亡,却蓦然间睁大暗黑的眼眸,似乎明白了宫司屿口中的深意,脱口道

    “魇魔没有戴封灵圈!她可以去这里的任何地方!”

    “嗯。”宫司屿深沉的应了声,旋即冰冷的看向阿黛,“你为什么附在我身体中,跟我一起进来,谁让你这么做的。”

    宫司屿始终觉得奇怪,这只魇魔,平日里和心肝最亲近,和他倒是很生分,她绝不会无缘无故的附身在他体内,来到这个地方,她如今智力低下,决定不会自己做出这种举动。

    “她……”

    阿黛手里正拿着她那颗磕坏的牙,想按回去。

    “诡儿?”宫司屿心中一颤。

    “嗯……她说……要等……陪着你……不能乱跑……我们之间有感应……只有我一个人……听到了她最后的嘱托……”阿黛慢吞吞的说着,继而心知牙按不回去了,气的扔了牙,又道,“她还说……”

    “还说什么了?”

    宫司屿心底震颤,那股抑制不住思念纪由乃,想找回她的悸动,让他几乎话音微颤。

    “我想想……”阿黛连眼望天,思忖了片刻后,蓦然道,“还说……别离是为了重逢,再见之时,没人可以再分开你们……”话落,阿黛张开嘴,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把宫连城的魂魄也吐了出来,开心咧嘴笑道,“你看……连城也在……”

    阿黛转述的纪由乃的话,仿佛给宫司屿打了一剂强心针。

    纵使灵力被封,遍体鳞伤,可他眼底依旧重燃光辉般的冷芒。

    “我想到了一个出去的办法,但能做到这件事的,现在只有你。”

    宫司屿押赌注似的,将希望都放在了他老婆的这只魇魔身上。

    能不能出去,就看这厮了

    阿黛捣蒜般的点点头头,“你说……”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