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1144章 柠檬精

第1144章 柠檬精

    一直被蒋子文拦在身后的灵殇,样子怎么看都像是被保护的那一方,他震惊的看着那朵掌心大小黑雾缠绕的黑莲,在疯狂吸收那黑袍男人身上的灵力精髓,一时间,震撼无比。

    他自打出生在神界,长这么大,没见过如此可怕如斯,霸道至极的法宝,连听都没听说过,姐姐是什么怪物?

    “黑莲能吸灵力?”

    灵殇偷偷地捂着嘴,精致的下颚,贴向了蒋子文宽阔的肩膀,悄然问。

    “能,并且,它能克天境高手。”蒋子文侧首,低眸,冷唇勾笑,“众所周知,灵力入天境后的人,不死不灭,但它会吸走天境高手的魂魄,困入黑莲本身,让人插翅难飞。不过,它很挑,杂的不吸,弱的不吸,讨厌的不吸,灭世之所以叫灭世,是因为它是混沌鸿蒙时,暗黑至宝中的第一法宝,霸道至极,无解。”

    顿时,灵殇瑰丽的紫眸,晶莹闪闪的,仿佛对自己姐姐的崇拜更深了一分,那神情,俨然一个迷弟即将生成。

    这才是他真正的姐姐吧?

    灵殇躲在蒋子文身后,似羞赧,越过蒋子文的肩膀,偷觑打量着不远处,正袖手旁观的少女,她唇勾毒笑,望着抢她法宝的男人,尽情的在地上痛苦挣扎,就好像在欣赏一道自己特别喜欢的美景。

    不过,就如蒋子文所说,那黑莲座,就是灭世黑莲。

    它不仅挑剔,还很刁钻且古怪。

    那黑袍人的确不是东皇无极,却也有着天境初阶的高深灵力。

    黑莲极速的将黑袍人吸成了一个人干,灵力精髓也枯竭,还一并将这人的灵魂也吸入,但似乎觉得并不可口,顿时稀里哗啦的将那些灵力,幻化成黑色淤泥般的物体,傲娇的吐了出来。

    但是,黑莲很聪明,它只吐灵力,不吐魂,所以,那伪装东皇无极的黑袍人,顿时烧的连灰烬都不剩了。

    那朵调皮的黑莲座,在吐出不喜欢的灵力后,悬浮在半空中,粘人万分的突然飘至灵诡周围,顽劣的围着灵诡绕圈圈,黑莲座的周身,忽明忽暗,像是在用某种方式,和灵诡交流。

    接着,大伙都不敢吭声。

    听到了如下一段诡异的对话。

    “我知道你饿了。”妖娆冰冷女神音。

    “……”黑莲座上飞下窜,忽明忽暗。

    “我知道,你想打架。”灵诡摊开掌心,黑莲座落入,继续嘀嘀咕咕。

    “……”

    “好,你憋坏了,嗯,你很闷,可以,你很孤独……行了,啰嗦够了闭嘴。”灵诡那张绝美的小脸上,冷森森的,跟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封感,她目空一切。

    黑莲座身上的暗芒一下就没了,静止,安分,乖巧。

    但下一秒,它又闪了闪,应该是又说话了。

    “我知道有敌人。”

    灵诡侧对着众人。

    除了方才那扫视审视的一瞥后。

    她再也没看过他们任何人。

    就像个六亲不认的祖宗,跟谁都不亲,跟谁都不熟,生冷极了。

    但是,片刻后,她幽然转过身,光足,黑莲座在她周围环绕漂浮,任由华丽潋滟的紫红鬼云纹彼岸花裙摆曳地,香肩半露,莲步款款,妖娆慑人的朝着流云和手拿回魂镜的姬如尘走了过去。

    她太美,美如毒花,危险而神秘。

    在对上流云,也就是亡灵君赤红妖冶的瞳眸,又对上姬如尘感慨怀念,闪动水光的妖魅眼眸时,灵诡终于笑了,妖娆的美眸灿然弯起,歪头,慵懒勾唇,由于沉睡的太久,她的声音,透着一丝丝质感迷人的沙哑,酥人极了。

    “你们两个,没什么对我说的吗?”

    她同时伸出,抬起左右手,轻抚上了亡灵君和姬如尘的脸颊。

    赤红诡亮的瞳孔焕发异样的光彩,亡灵君瞳孔缩了缩,仿佛神经受到了刺激,额间眉心处,倏然显现出一道邪气的火焰纹。

    姬如尘魅眼如丝的瞳孔深处,折射出撼动心间的绝美光彩,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泪光闪闪,勾唇,笑的绝色妖魅,又透着无限的怅然。

    “我们三个约好的……生死不弃。”姬如尘开口,声音颤抖。

    “嗯,永世相随。”流云郑重点头。

    “所以,欢迎归来。”

    几乎同时,流云和姬如尘,倾身,拥住了眼前复苏的少女。

    那一刻,广阔的地宫中,回荡着他们三人余音绕梁的话音。

    亦如数千年前。

    山河万里,潋滟晚霞晕染天际。

    三个身影,齐齐跪地,叩拜天地,歃血为盟,成为生生世世的挚友,不离不弃,生死相随。

    三人相拥半晌,最终松开。

    接着,灵诡又和帝司擦肩而过,全然无视他的存在,来到了蒋子文的面前。

    那一刻,众人都用一种十分同情的目光,看向了那个回归真身后,原本邪妄绝冷,傲然不可一世的男人,在彻底遭受无视后,他僵在原地半晌,凤眸流露怨色,黑脸阴郁,侧头瞪向了身旁的蒋子文。

    但是,他却一点都不敢用埋怨的目光,去看某少女,只是用一种落寞,极为受伤且黯然失神的样子,希望得到垂怜似的,卑微。

    并且,帝司很显然知道自己和灵诡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误会,并且,他已经开始在酝酿如何认错了。

    “变沧桑了。”

    灵诡仰眸,笑望蒋子文,抬起手,帮忙将落至额际的碎发,理了理。

    “没有从前那般英姿不凡,像是老了。”

    灵诡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令人不敢亵渎的狠色冷意,举手投足间,极为优雅,且稳重,她身上,没有从前纪由乃那般可人温柔的身影。

    可她同蒋子文说话的语调,极为亲昵,就像血浓于水的亲人,没有任何隔阂。

    那一瞬,蒋子文的心颤了颤,素来冷酷无情,残忍暴戾著称的蒋阎王,笑了,是朗声浑厚,苍劲有力,发自内心的笑。

    他倏然低眸,挑衅得意的斜瞥一旁已经变成柠檬精的某个男人,然后宠溺的伸手,抚了抚灵诡的头,寒眸深邃,闪着光亮,刚准备开口,帝司再也按耐不住,隐怒阴郁的俊美脸庞,布满晦暗之色,隔空震塌了那处,应该是东皇无极势力炸裂的洞口。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