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豪门通灵萌妻 第1180章 做神,还是阴阳官,只能二选一

第1180章 做神,还是阴阳官,只能二选一

    灵殇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被狠心的姐姐灵诡拖出去,强行收拾了一顿,鼻青脸肿的回来,虽皮外伤很快就不治而愈了,可心里的创伤面积更大,额头磕在桌上,一遍又一遍的撞着,和自闭了似的吗,也不说话,委屈巴巴的。

    “她怎么你了。”

    蒋子文好奇,嗓音浑厚低沉问。

    “姐姐打我。”灵殇恹恹道。

    “打你哪儿了。”

    “拳打脚踢的那种,可震惊的是,我竟……我竟毫无还手的余地。”灵殇自闭的瞥了眼蒋子文,郁闷道,他好歹是三界灵力排行榜第四的高手,到了灵诡面前,这么弱吗?“也不知她是怎么做到的。”

    “你姐手握灭世黑莲,黑莲喜吸食灵力,你方才必然是被黑莲克制了,才会毫无招架之力,诡儿还是对你手下留情的,别蔫了,下回说话用点脑子,她最讨厌别人说她弱。”

    蒋子文拍了拍灵殇的脑袋,像个严肃的老父亲。

    “哦,我明白了,所以方才你们一个个都不愿说她还是纪由乃时灵力的强弱,你们就知道她铁定会发飙!就我,老老实实说了,结果遭殃的是我!”

    “不然呢?”

    “……”

    从地心山脉回来后,一顿齐聚一堂的晚餐,最终以灵殇挨揍告一段落。

    饭后,蒋子文必须回冥界了,和灵诡约定好的,他要带无家可归的灵殇一起回冥界,毕竟灵殇因背叛总局,铸下大错,面临被严惩。

    大型四合院气派万分的朱红烘漆门口,黑夜中,两盏大红灯笼闪着暖黄的光芒,蒋子文身后站着范无救和闷闷不乐的灵殇,以及灵殇的宠物阿鲁。

    灵诡亲自相送,特意没让帝司一起跟出来。

    “我的记忆很乱,等我搞明白在我是纪由乃期间发生的一切后,蒋王哥哥,我去冥界找你。”

    东皇无极以及他的十几名走狗,还在灵诡的手里,藏在灭世黑莲的空间中。

    她灵诡复活归来,三界必定震荡,神界必然会有所动作,她也必然会回去,亮瞎他们的狗眼,大闹一番,顺便解决灵殇闯祸的事。

    接下来要做的是,灵诡一件件在心里盘算着。

    她说完话时,上前,抱住蒋子文,轻拥了一下,然后松开后退,继而保持距离。

    这一拥抱,来的太快,结束的更快。

    蒋子文甚至还没感受到灵诡在自己怀中的真实存在,她便离开了自己的怀抱。

    怅然若失,无限落寞。

    “你如今既是诡计之神,又是我冥界阴阳官,二者不可同时兼顾,冥帝更不会容许,所以,想好怎么选了吗?”

    继续是神界的诡计之神,那便无法再成为阴阳官。

    可若只做一个小小的阴阳官,就必须放弃神位,放弃神的头衔。

    蒋子文自觉,灵诡是不会选第二种的,且冥界,也容不下灵诡这尊“邪佛”。

    灵诡并没有直接告诉蒋子文自己的选择,只是道“等我去冥界找你,再和你详谈。”

    “也可。”

    “嗯,回去吧,天不早了。”

    灵诡站在四合院门口,窈窕纤娆,美极了。

    皎洁的雪月光,穿过胡同,斜洒在她身上,如同镀了层银白色的莹光。

    “去吧,我看着你们走。”灵诡斜倚在门口的石狮旁,似心知蒋子文心底有千万不舍,“蒋王哥哥,有的时候,唯有放下心底最深的执念,才能够拥有崭新的开始。”

    不远处,范无救已经打开了回冥界的传送通道。

    可蒋子文依旧傲然立于原地,灼灼深邃的眸光,注视在灵诡绝美的小脸上,仿佛想将这张印刻在自己心头数千年岁月的容颜,更加铭记于心。

    他听出来了,灵诡在劝他,该放下了。

    “要是做不到呢?”哑然开口,心头仿佛梗塞,丝丝泛疼。

    “没关系,慢慢来,总是可以的。”

    “希望一切如你所说。”蒋子文明白,是真的该放下了。

    灵诡目送着蒋子文和灵殇离去。

    曼妙绝美的身影,倚靠在门前的石狮一侧许久都不曾挪动,清冷的空气,静谧的夜色,一切似乎都如此的安宁平定。

    灵诡若有所思的幽冷眸光凝望着胡同口昏黄的路灯,沉默不语半晌,似心里在做着什么打算,忽然,她拢了拢白色雪绒披肩,倏然转身,朝着四合院前厅,还聚在餐厅中饭后闲聊的大伙娇冷吆喝了一声——

    “姬如尘、亡灵、帝司!拜无忧!你们四个把记忆借我看看!”

    虽然缺少了纪由乃的那部分记忆,可从窥视他人记忆中获知从前发生的一切,也不失为一种快捷方便的法子。

    闻声,姬如尘、亡灵君流云)和帝司、拜无忧,二话没说,纷纷将自己脑海中千丝万缕的记忆和回忆,转化为记忆碎片,交到了灵诡手中,用以让她了解熟悉过往发生的一切。

    揣着四个人的记忆,灵诡独自回了事先挑选好的别院中,把自己关在了卧房内,躺倒在华丽的黄花梨木龙凤八步床上,两眼一闭,就进入了休眠读取记忆的状态。

    帝司本想陪她,却被灵诡给拒了。

    只能回到古香古色的餐厅内,用一家之主的口气,冷冰冰且有条不紊的沉声安排道“这宅院太大,需要大量人力来日常打理,毕竟空置这么久了,也需要里里外外大扫除一遍才可住人,院子里放置的克灵石不能被外人见到,老规矩,多做几个傀儡人偶充当佣人,你们觉得如何?”

    “附议!”流云没意见。

    “附议!”姬如尘点头。

    “庄园那现在是一片废墟,但是里面埋了不少我们的贵重物品和私人物件,明天白斐然……”

    “少爷,你们出门期间,我已经派人过去,亲自监督,将埋在废墟下的贵重物件、私人物品统统回收,姬如尘养的两只哈士奇,事后逃进了森林,夫人养的两只猫,也都已经找回,明天可找人都送来,至于缺的物件、生活必备品,可列一份详细清单,派人去采购即可。”

    原来,在宫司屿不在的期间,白斐然早就打点好了一切。

    当晚,宫司屿回到卧房中时,灵诡依旧在回溯记忆的休眠当中,没有任何反应。

    所以,他只能老老实实拥着灵诡,安心的睡了一宿。

    第二天,灵诡依然没醒,雷打不动,谁喊都没动静。

    到了第三天,倘若不是宫司屿下意识的探了一下灵诡的鼻息。

    还有气。

    他甚至怀疑,灵诡是不是又变成了一具尸体。

    他急了,忧心忡忡,面色阴沉结郁。

    “怎么还不醒?”


同类推荐: 兽医白无常球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伪仙虫群法则变身在漫威世界鬼差直播升职记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为死者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