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哈利波特之银河帝国《哈利波特之银河帝国》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关于驱逐的咒语

《哈利波特之银河帝国》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关于驱逐的咒语

    “我愿意试试!”林墨连忙说道。

    有机会当然要抓住,哪怕是跟斯内普教授学习咒语。

    他对魔药教授本就没有那么深的成见,根本没怎么犹豫,便决定学习那个名为驱逐成灰的咒语,虽然听庞弗雷夫人说起来好像很难的样子,但总得试一试不是么。

    而且,如果他不学会这个咒语的话,就没办法处理周围那些怪物——随时会因为他身上的诅咒而活过来的半生半死的怪物,那他就只能一直待在庞弗雷夫人的治疗室发呆,在这间小小的透明的隔离间里度过接下来的日子,这简直是真正的禁闭。

    “你会发现这并不是个明智的决定。”庞弗雷夫人对林墨依旧没有什么信心,但她也没什么其他的办法,只能同意斯内普教授让林墨先试试,“祝你们好运,”她说。

    课程自然就在隔离间中开始,魔药教授缓步走了进来。

    防止别人打扰他们,庞弗雷夫人还给隔间的玻璃墙挂上了幕布,又给他们端来一盏看起来很旧的台灯,“别这样看着我,林墨先生,要知道你很可能会把它变成怪物的,我可不想那些可爱的灯具遭到你的毒手。”庞弗雷夫人没好气地说。

    想来昨晚为了照看林墨她确实遭罪不少。

    斯内普拿出了几张记录着运杖轨迹的羊皮纸卷,林墨仅仅是扫了一眼就感觉脑袋发懵。

    不过魔药教授没有立刻让他开始练习,他轻声说道

    “驱逐术是专门针对诅咒现象的咒语,它能够将不属于我们周围的东西放逐到它们本应在的地方,林墨先生,你应该有所察觉,你所受到的诅咒并非普通的魔法力量,也远远不是我们常用的魔法类型——那是一种更加特殊的诅咒。”

    “那些物体因为被那种特殊力量侵染而变成不生不死的怪物,因此也就不再属于我们周围的环境,大多数咒语对它们无效,但驱逐术能将它们赶回它们所属的地方。”

    “它们……属于哪里?”林墨想起刚刚化为灰烬的那两只鞋子怪。

    “愚蠢的问题,”斯内普冷冷地说

    “驱逐术的关键在于‘驱逐’,或者说‘放逐’,你不需要关心那些力量来自哪里,只要把它们赶走,它们自然会回归来处。”

    这根没说有什么两样,林墨好不容易才忍住翻白眼冲动。

    尽管这学期经常给魔药教授当苦力,也经常去他的办公室转悠,但单独授课则完全是另一种体验——当斯内普教授黑洞洞的目光不需要去搜寻那些格兰芬多学生违规的可以被扣分的小动作,而全部放在林墨身上时,他感觉那种初次去魔药教授办公室时的压力又回来了。

    “那些灰烬是什么?”他小心翼翼地问。

    “是那些物品残余的灰烬。”

    “可……您不是说,驱逐术会将它们赶回它们所属的地方吗?为什么会——”

    “可能我没有表达清楚,”斯内普抬起魔杖,冲着庞弗雷夫人之前端来的旧台灯念道

    “驱逐成灰。”

    咒语击中了发光的灯具,但灯具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记住,驱逐术的对象是诅咒的力量,而非被侵染的物品,”他说

    “只是在诅咒的力量消失后,那些被影响的物品也没办法再恢复原状,于是它们只能灰飞烟灭——这是我的猜测,巫师们对于独角兽血液引起的诅咒的研究并不深入,我想这应该是独角兽独有的力量,而如果是别的诅咒,比如让人倒霉或者咳嗽的,使用驱逐术将诅咒驱逐后便能恢复正常,当然,确实有针对物体的驱逐魔法。”

    斯内普意味不明地抬高了音调

    “但那并不是你现在需要考虑的,林墨先生。”

    虽然斯内普教授的语气里还没有太多不耐烦,但林墨觉得如果他继续提问的话很可能会招致反感——尤其他还不太分得清在魔药教授眼中什么事愚蠢的问题什么是聪明的问题。

    “所以……我该怎么学习这个咒语?”他老老实实地求教。

    “多练,以及不要太蠢。”斯内普用他一贯的耳语说,他黑洞洞的目光看着林墨,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好在你有足够的练习样本。”

    林墨愣了愣,不明白这位魔药教授是什么意思。

    但看到对方那微嘲的笑容,哪怕连纳威也该清楚肯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怎么……?!

    林墨突然感觉他的外套动了动,好像有什么虫子落在了身上,目光扫过衣领,虫子没看到,却看到了一根惨白的兽牙长在自己的衣领上——那绝对不是他这件普通外套的装饰品。

    他立刻又感觉到背后有什么东西动了动,他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

    卧槽卧槽卧槽槽槽槽槽!

    这下可真是浑身汗毛炸立,鸡皮疙瘩瞬间掉了一地。

    林墨像屁股着火了般蹦了起来——这比屁股着火绝对还令人难受好几个级别,他手忙脚乱地开始脱衣服,然而越急越乱,越急越慢,好半天都没能把袖子给脱下来。

    等他终于把外套丢在地上时,只见这件海鸥给他从艾尔星带来的外套上已经长出了成排的牙齿,另一边则多出了七零八落的蛇鳞般的鳞片,以及两个不断蠕动的肉翅。

    他的诅咒在一次出现,这件外套已经变成了外套怪。

    斯内普教授没有立刻出手解决它,反而是饶有兴致地观察着,林墨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打量这个被他丢到地上的怪物,这次他看清楚了,这种怪物整个的变化过程那些布料是如何一点点变成血肉,变成獠牙,变成毛茸茸的肢节腿,变成沾满粘液的触手触角。

    这绝对比最恐怖的恐怖电影还要令他胆寒。

    也幸好他还空着肚子,不然翻滚的胃说不好就要难受半天——整个过程让他回想起第一次解剖异虫的感觉,不,甚至还要过分,这种诡异的变化过程完全颠覆了他对物理对生物甚至对魔法的认知,就好像在强暴他的逻辑一般。

    他不安地看了看魔药教授,然而斯内普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


同类推荐: 末世神魔录推掉那座塔DC家的骑士我要做阎罗市井之徒九星霸体诀诡秘之主变身之武侠到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