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哈利波特之银河帝国《哈利波特之银河帝国》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追溯倒带

《哈利波特之银河帝国》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追溯倒带

    “摄神取念。”林墨听到老人念出了咒语。

    他的世界开始旋转,校长办公室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幕幕碎片般的记忆,像高速列车在眼前疾驰而过,沿着时间的轨道逆行而上朝着过去飞奔。

    最开始的,也是最近的记忆……

    狭小的隔离室,书本怪物撕咬着床铺……闪闪发光的禁林圣地,令人哀伤的独角兽尸体前,一个带着黑色兜帽的影子发出咝咝的狞笑……海格燃烧的小屋里,林墨用哈利的隐形衣将被火焰环绕的克丽丝……天文塔上,他发现这里就是地球望着碎成星环的月亮嘶吼……厄里斯魔镜前的穿着七彩睡衣的邓布利多坐在地上面露微笑,而镜子里只显示出他的倒影……

    回溯的脚步在加快……

    魔药课上林墨将自己配置的符文秘药一饮而尽,斯莱特林的酒会后他搀扶着醉醺醺的弗林特级长走进专属寝室,八楼最偏僻的走廊上为了寻找来去屋他反复踱步,清晨拉文克劳的休息室中,他站在白色的大理石塑像前看着格雷女士穿墙而出,飞行课时纳威掉落在地的记忆球在阳光下闪烁,第一节变形课上被炸得粉碎的印章石块飞到角落……

    开学宴会上被分到斯莱特林后所有人惊异的目光,巫师特快的车厢里被分裂咒语炸碎的外套,国王十字车站第一次接触哈利时的行李箱,奥利凡德魔杖店里飞到他手中的轻盈的淡紫色魔杖,银河广场上伊维尔面无表情地说巫师联盟的总部就是第二个月亮……

    再往前,还要往前……

    b58星域,艾尔星,rs3249号补给基地,他捧着霍格沃茨的录取信笑得像个傻瓜,几个小时前的戈壁滩上,漂亮的希克蕾娅教授凭空出现将他和海蛇小队从异虫的包围中救下。

    继续向前,不停地逆流而上……

    跟着狗队长他们一次次出任务他还记得清清楚楚,荒原上的虫骸,艾尔星夜晚干冷裂唇的风,机械手改装的越野车发动机的咆哮,粗犷的巨型轮胎在戈壁上拉出的尘霾,大块头最喜欢的加特林火枪,海鸥永远叽叽喳喳的声音和野狗永远锐利的目光。

    尤其那次刀口舔血死里逃生的任务,失联的小队被他们找到后只剩下被撕碎的一地狼藉,他看着裹着沙粒挂着脑浆的半张脸庞差点吐了上去,为了追踪流散的异虫狗队长决定轻装简行,却在最后为了跑路不得不丢盔弃甲到忍饥挨饿,以及直到他快饿死的时候狗队长才舍得拿出战利品——从异虫身上弄下来的虫筋给大家补给,于是那玩意变成了他最钟爱的美食。

    再向前的记忆开始变得模糊,一些闪过的画面让他惊讶于自己居然还记得这些,在基地偷偷开机械手的越野车差点侧翻,在靶场练习几种老式枪支的射击准头全部脱靶,在补给站想找瓶酱油只找到了咸味蛋白棒,在解剖课上捞出泡在防腐剂里的篮球大的异虫眼簇手一滑没拿住又扑通掉了回去溅了满身的粘液。

    很近了,很近了,再往前一点……

    最开始的逐渐觉醒记忆的那几年,他害怕自己的穿越者身份被野狗他们发现,夜晚经常从噩梦中惊醒,黑暗的卧室里空荡荡的合金天花板上闪烁着艾尔星地平线上弦月的光亮,像极了野狗最喜欢的那柄匕首折出的寒芒,于是他瑟瑟发抖地把头埋进被子,试图在半睡半醒半昏迷的状态下寻找自己丢失的那些亲人与朋友,那些记忆里的空洞,但却从来没能成功。

    或许,这次在邓布利多的帮助下,他能找到那些被他遗忘的面庞。

    或许真的能再见到被他遗忘的人们。

    回闪的记忆依旧朝着前方飞驰,他不由自主地提起了心跳。

    五岁,四岁,三岁,画面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散乱,袖珍的衣物,简陋的婴儿床,比起他小小的身体来说大得吓人的天花板和窗帘,以及像巨人一样的大块头手足无措地拿着奶瓶,机械手用空弹壳做的一串风铃怕吓哭他用自己还完好的右手将其挂在床头,海鸥像复读机一般用飞快的语速给他念这个时代的麻瓜的儿歌童谣,星子的故事……

    再往前一点,就只差一点点了。

    记忆已经开始出现大片大片的空洞,就仿佛疾驰的列车在黑暗的隧道中行驶,偶尔才能在两侧看到一闪而过的碎片,但他已经望见了隧道尽头,那里闪烁着梦幻般的白光,只要穿过去,只要穿过这片空洞的隧道就能回到那个他记忆中的世界。

    那梦幻般的光芒,那隧道尽头的,原初的记忆。

    然而时间的轨道断裂了。

    逆行而上的列车在黑暗里坠落,不断地坠落,虽然仍在向前,但却离那片光亮越来越远。

    别这样,不能这样……他呢喃着,无措地仰着头,看着隧道尽头的光芒越来越微弱,像黑暗中的火烬渐渐失色,渐渐熄灭,渐渐被黑暗遮蔽,再无丝毫。

    只剩下漆黑的空洞,缓缓向前坠落的列车。

    他失败了,邓布利多也失败了。

    这里已经没有任何记忆,哪怕是模糊的碎片都看不到,列车越来越慢,脱离了时间的轨道后无法在向前回溯,终于,他缓缓停了下来。

    一片黑暗,没有了任何记忆画面,他停伫于此,不知为何,也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渐渐回荡起一个声音,一个陌生的女人的声音“带他离开。”

    那是个平静的声音,年轻但沉着,“带他离开。”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记着这段声音,但那或许是他的亲人,他在这个世界的亲人,他心里有点堵,不知是谁在最开始的地方给他留下了这段印痕。

    带他离开……指的是自己么……

    他反复听着那个声音,但来来去去只有这么简短的一句,带他离开,不知道是谁带他离开,也不知道从哪离开,更不知离开去向何处。

    声音开始变调,他意识到是这个记忆的世界开始旋转。

    黑暗消失了,他重新坐在了校长办公室里,邓布利多冲他点了点头,似乎有点疲惫。

    “林墨先生,”老人轻声叹息,但又温和地露出了微笑

    “抱歉,久等了,欢迎回来。”


同类推荐: 末世神魔录推掉那座塔DC家的骑士我要做阎罗市井之徒九星霸体诀诡秘之主变身之武侠到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