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哈利波特之银河帝国《哈利波特之银河帝国》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针锋相对

《哈利波特之银河帝国》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针锋相对

    “邓布利多,想必你已经提前收到我的调查通知了对吧?”乌姆里奇露出难看的笑容——她咧开的大嘴让她看起来更像一只丑陋的癞蛤蟆了。

    “是的,但我确实没想到会这么早。”邓布利多表现得十分有礼,挥动魔杖从办公室角落拉来了一张舒适的扶手椅“请坐。”

    “我的行程很赶,”乌姆里奇仰着头说,瞧都不瞧那张扶手椅“事实上,我想与那名学生单独聊聊——如果你懂我的意思的话。”

    “请便。”邓布利多示意林墨就在她的面前

    “这位就是不幸负担了独角兽血液诅咒的学生,林墨先生,以及这位是来自巫师联盟的特别调查员,乌姆里奇女士,同样,她也是你的前辈,毕业于斯莱特林。”

    林墨略显僵硬地冲乌姆里奇低了低头试图表达尊敬,但不确定对方是否能看穿他的敷衍。

    哪怕不带任何记忆中的有色眼镜,这个女人此刻的神态语气也无法让他产生任何好感,更别说那像少女般的穿着打扮和掐尖的嗓音简,那直是鸡皮疙瘩的催化剂。

    “噢,请跟我来,”乌姆里奇对林墨说话的声音更加尖细了几度,似乎觉得模仿小姑娘的说话方式能增加自己面对林墨时的说服力。

    她没有再和邓布利多交谈,带着林墨离开了校长办公室,不过林墨觉得在他穿过栎木门回头瞥视时,似乎瞧见邓布利多透过那双奇特的半月形镜片俏皮地冲他眨了眨眼睛。

    不知老人在暗示什么。

    乌姆里奇在前面领路,林墨跟随在后,这个毕业于斯莱特林的前辈对这里并不陌生,轻而易举地找到了一间空教室将林墨领了进去,并关好了门。

    “坐,林墨对吧?”

    “是的。”

    “窃法者出身?”

    “……没错。”

    “那在学院肯定过的不怎么如意吧?”

    “还好。”

    “是嘛,如果我是你,作为可怜的没有背景的斯莱特林,我会开始考虑毕业之后的工作问题——如果你不想被那些瞧不起你的同学拉开太大差距的话,想办法在巫师联盟谋取一个职位总是没错的,你说呢?”

    乌姆里奇咯咯地笑着。

    “您的意思是……?”

    “噢,林墨,如果你愿意在霍格沃茨给我们一些不寻常的信息,邓布利多的信息,还有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波特的信息,我会很乐意记住你的名字,当然了,这只是非常非常正常的反馈,巫师联盟本就有责任管理好每一所巫师学校,包括霍格沃茨。”

    原来打的是这个算盘,林墨终于听明白了乌姆里奇的意思,这是让自己当她的眼线,定期给她情报,关于邓布利多和哈利的,怪不得急着找自己“单独”谈谈。

    “这听起来有点麻烦。”林墨低下头瑟瑟发抖地说“我……平时学习很忙。”

    “很忙,”乌姆里奇的蛤蟆笑容抽搐了一下,不过依旧用她尖细的嗓音说“你必须认识到这是个难得的机会,而且用不了太多时间,相对于你的回报而言。”

    “但邓布利多校长没有什么特殊的行为……”

    “你现在当然不懂,你只需要把他平时的表现详细记下来就行了,写信给我,我们来判断他是否有野——出格的行为,还有波特的,这只是很正常的反馈,每个学校的校长都需要被看着点才好,毕竟关乎小巫师们的教育——我们不能让一些坏巫师为所欲为,咯咯。

    “咳,您看,我手头有点紧,家庭条件也不好……”

    “当然了,当然了,我们不会亏待自己人,每年二十个加隆怎么样?如果你能有价值的信息的话,还有额外的奖励,这已经很慷慨了。”

    擦,打发谁嘞,林墨差点没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一年就二十个加隆?还不够买根魔杖的?想要马儿跑还不给马儿吃草?就你这种队友福吉要是能扳倒邓布利多真是可以倒立爆炸了,老子原本还以为能捞上一大笔呢,我可真是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娘们儿可坏的很。

    “你不想因为狩猎独角兽而进监狱吧?”见林墨犹豫不决,乌姆里奇甜甜地说,但声音里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

    “怎,怎么?”

    “独角兽是最珍贵的魔法生物之一,伤害独角兽并饮用它的血液可以是很重的罪名,我劝你好好想想,或许你还不清楚,我们巫师的监狱可不像麻瓜的那么温和。”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恐吓了,林墨花了一秒钟思考要不要假装答应当个卧底之类的,然后发现以自己的分量就算去当卧底估计也打探不到重要信息,再加上最近奇洛教授突然在梦域里戴上了头巾,自己的课程在被隔离的这段时期又落下了不少,他的糟心事已经够多了。

    换句话说,他现在没这心情。

    “抱歉,乌姆里奇女士,我不认为自己触犯了任何法律,而且恕我直言,您不是应该来调查独角兽被伤害的事情吗?据我所知真正的凶手还在逍遥法外呢。”

    有一瞬间乌姆里奇的脸色就像吞了只苍蝇般难看,但她还是挤出了个笑容,从衣兜里掏出一只粉色的小笔记本“好吧,让我们先来看看你的情况,此前你声称‘在邓布利多的安排下你们跟随猎场看守海格进入禁林寻找受伤的独角兽,并在马人的圣地看到了狩猎独角兽的凶手,凶手被马人驱逐,而你被毒蛇咬伤从而背负了独角兽的血液诅咒。’这些证据看起来对你非常不利呢,据我所知只有饮用独角兽血液试图以其延续生命的人才会被诅咒,如果你被起诉的话陪审团很难站在你这一边——但我们完全可以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不是么?”

    林墨摇了摇头,并露出了一个纯洁的微笑

    “首先需要澄清的是,乌姆里奇女士,我并没有说过我们是在邓布利多校长的安排下进入禁林的,您不用这么看着我,如果您好奇是谁做出的安排的话可以去问邓布利多校长,我无法为您作答,其次,马人费伦泽先生目睹了事情的经过,哪怕您真要起诉我,我相信有足够的证据能证明我和猎杀独角兽的凶手无关,而我身上的诅咒情况恰恰能证明我没有饮用独角兽血液,以及……”

    “您不了解独角兽的血液诅咒不代表别人不了解,或许神奇生物保护司应该派遣一个更加专业的调查员,以免耽误大家的时间,不是么?”


同类推荐: 末世神魔录推掉那座塔DC家的骑士我要做阎罗市井之徒九星霸体诀诡秘之主变身之武侠到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