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三国重生马孟起《三国重生马孟起》正文 第七二三章 文丑投奔刘玄德

《三国重生马孟起》正文 第七二三章 文丑投奔刘玄德

    在刘表看来,一切可都是在自己的所料之中,但是却绝对不在蔡瑁他的意料之内了。所以刘表他心里高兴,但是表面上还不能说也不能表现太过,毕竟和蔡瑁翻脸的话,对自己可没什么好处。他刘表能以一个外人,当年单骑定荆州,可见其人的本事城府肯定都是有的。

    听到蔡瑁的话后,刘表一笑,“不错,刘玄德其人,乃天下枭雄也,让他驻守新野,定比其他人要合适些!”

    蔡瑁虽然心里不太高兴,但是所谓是愿赌服输,他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早就和刘表说好了,自己杀不了他刘玄德,那么自己暂时就放弃,让他去新野。其实想想确实也有好处,就和自己刚才说得一样,他刘玄德去新野驻守,也算是能为己方荆州军做点儿贡献吧。

    其实蔡瑁之前想了不少,他觉得就算自己能把刘备给杀了,但是最后自己也好不到哪去。毕竟他可是知道,刘备的手下那可是有着好几个武将,尤其是那个太史慈,更是厉害非常。这自己要是让人把刘备杀了,那那个叫太史慈的还不得和自己拼命?而自己手下可没有一流武艺的武将啊。

    蔡瑁和刘表又说了几句之后,他就离开了。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蔡瑁是刘表的主公呢,反正没有外人在的时候,蔡瑁就是这样儿。在荆州,其实蔡瑁认为自己比他刘景升好使多了,他刘景升还能比得上自己?一个外来户而已,就算是汉室宗亲又能如何,还不得靠着荆州的几个世家大族的支持吗,要不他刘景升算个什么啊,就是一个“守户之犬”而已。

    不是蔡瑁看不上他。毕竟他作为本地势力的代表,他自然是不怕刘表什么的。只要刘表还想安安稳稳地当他这个荆州牧,那么他就必须得讨好自己,和自己合作才行。当然刘表要是真有那个魄力,敢和自己斗来个鱼死网破,那么他也就不是那个“守户之犬”了。

    江陵城外,刘备在刘表还有蔡瑁等人的送别下,离开了,踏上了去南阳新野的路。

    对于刘备来说,这个确实才是自己如今想要的。毕竟总在江陵的话。那么对自己是没有什么好处。蔡瑁要杀自己,而刘表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是默认了,什么都不管。而自己呢。得罪不起蔡瑁,要真是把他给杀了。自己也走不出荆州。所以。如今最好的办法,其实就是离开江陵这个是非之地。

    刘备也知道,看刘表其人的身体,说不定什么时候可能就不在了。毕竟如今刘表年纪不小了,而且每一日的乱七八糟的事儿,也确实是让他这个荆州牧做得有些力不从心了。所以刘备还是能看出来的。刘表要是再有一场大病,那么基本上就要完。而刘表一完,荆州就必然要落入到别人手里。至于他那两个儿子,大儿子刘奇。小儿子刘琮都不行。

    在刘备眼里看来,就算是最后刘琦或者刘琮能继承刘表的位置,但是说实话,他们都守不住荆州。至少他们连他们父亲都不如,刘表还算是个“守户之犬”,但是两个儿子,那真是犬子,连“守户之犬”都不如。

    在去新野的路上,刘备特意问了太史慈,“子义,如今我们去新野,你觉得如何?”

    刘备之前一直也没因为新野的事儿问过太史慈什么,但是这个却并不代表他不重视太史慈的意见。刘备看人其实还是挺准的,他知道太史慈其实不只是武艺高超那么简单,其人也是有些想法,但是很多时候,说得不多,属于做的比说的多的人。

    太史慈一笑,“主公,去新野对我们来说,不只是要面对曹孟德兖州军和马孟起凉州军,更是一个机遇!”

    刘备一听,来了兴趣,“子义此言何意?”

    太史慈说道“主公,属下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刘备则说道“子义但说无妨!”

    虽然刘备知道,太史慈一这么说了,那么他可能说的就是自己不太喜欢听的东西。但是人家都这么问了,自己还能说什么,难道就说你就别说了,这可能吗。

    就听太史慈这个时候说道“主公,去新野,属下认为对我军有三个好处!”

    “哪三个好处?说来听听!”

    “诺!这第一,便是离开了江陵,距离刘景升还有那个蔡瑁远了些,这便是第一个好处!”

    太史慈当然是知道自己主公的事儿,要不是自己主公拦着自己,自己早就把那个蔡瑁给挑了。还敢对自己主公下手,他以为他是谁,自己从来没看得起他!不过太史慈也知道,在人家的地盘上,你没有什么实力,就不能太过冲动,要不只能给自己主公带来麻烦。

    刘备闻言点了点头,“子义所说不错,我离开江陵,正有此意啊。江陵是非之地,却不是我们长久要待的地方。”

    太史慈也点头,“第二,那便是新野在南阳南部,南阳郡和南郡相邻,所以江陵要是有什么情况,我们也能尽快得知,这也算是一个好处。”

    刘备觉得,这个勉强算是一个,“那么第三呢?”

    太史慈一笑,“至于这第三,一旦南阳有变,我军可以趁机从中得利!”

    太史慈的意思简单,这个不管是什么变化,一般来说,处理好了,己方都能在南阳得利。毕竟南阳可是三方博弈,如果加上自己主公的话。那就是四方。四方人中,就自己主公实力最弱,但是却也是最容易得利的。只是太史慈不是文士,所以他不知道要怎么去做,但是那个意思他还是明白的,所以就直接说了。

    刘备听后,是一笑,“子义说得不错,只是可惜啊,我军却是没有一个真正的谋士!”

    说完。刘备还摇了摇头。而没几日,他们就到了新野,抵御马超还有曹操的南阳防线,就是新野一线。

    荆州军守御新野城的,是刘表帐下的大将文聘。这也是少有不是蔡瑁一系的人,算是刘表比较器重的这么一个将领。

    他知道刘备来了。是亲自出城迎接。可见对刘备,他还是挺尊重的。确实,不管怎么说,天下能和曹孟德为敌的,如今还能活得好好的,一共也没几个。但是他刘备刘玄德,却绝对算是那最出名的一个了。刘备如今落魄是落魄,但是谁知道他就不能一飞冲天呢。而文聘显然他想得不少,至少他也知道。刘备是天下枭雄,绝对不是一般般的人。

    “哈哈哈!玄德公,一路可顺利?”

    文聘其人,绝对是个豪爽的人,可惜啊,他还算是比较忠于刘表,所以绝对不是刘备那么简单就能拉拢的。而刘备显然知道这个,但是却并不代表他就不能和文聘套套近乎,示好一下,毕竟如此,对自己也没什么坏处不是。而且他也看得出来,文聘这其实也是对自己示好。

    “仲业将军,备这一路顺利。只是多日不见,将军别来无恙啊?”

    文聘说道“一切都好!来,玄德公,各位,文某早已是备好了酒宴,宴请各位!”

    “请!”

    刘备几人也说道,然后文聘便带着刘备进了新野城。

    文聘是直接就把刘备他们给拉到了宴席上,这都是他早已准备好的,就等着刘备他们来了。

    对文聘来说,今日就是最后一日在新野了,明日自己就要离开回江陵了。至于以后能不能再来,或者说什么时候来,那就不知道了,还得看自己主公的安排。而对于刘备这样儿的人物,他还是乐意结交的。当然了,在文聘看来,无非就是一顿饭而已,谁也不能因为这个而对他如何如何。他也知道蔡瑁看不上刘表,但是他却绝对不会因为一顿饭就对自己如何的。

    “来,大家请!”

    “请!”

    众人算是吃好喝好了,宴席上,刘备也问了文聘不少东西,毕竟他还是第一次来新野,所以有些东西却还是他必须要了解清楚的。是,自己还有手下,但是自己该了解的东西,肯定是不能落下的。

    而文聘显然也够意思,刘备问他什么,他就告诉刘备什么,一点儿也没隐瞒。这个自然也是,刘备他问的那些,都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和新野有关,文聘也不敢怠慢。毕竟刘备了解得越多,对荆州军就越有利。怎么说之后都是要靠着他防御南阳新野一线的,所以他了解得多,对己方是利多弊少,文聘也乐于解答。

    此时刘备是对文聘说道“今日多谢仲业将军了,备在此敬将军!”

    说着,两人是都喝了,然后两人就是相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刘备到了新野后,文聘只在新野待了一个晚上。然后到了第二日,他便要带兵离开。

    新野城外,前一日是文聘再次迎接刘备,但是今日变换成了刘备在这儿送文聘。虽然场景变了,但是对两人来说,这个自然是不重要。而文聘留下了五千荆州军给刘备,这个也是刘表让的,要不文聘哪敢多留或者少留啊。

    并且他更是不敢在心愿多待,自己向刘玄德示好,要是让主公还有蔡瑁知道了,自己也没什么太大好处。但是他们也不能把自己如何。可自己要说在新野多待的话,那么就不一样了。

    “玄德公,告辞了!”

    “仲业将军保重!”

    说完,文聘上了马,然后带兵离开了。看着文聘离开的背影,刘备在心中是轻叹了口气,文聘算是个人才,可惜却是不能为自己所用啊。

    文聘走了之后,新野虽然是换了守将,但是却没有影响到什么。

    而刘表给刘备留下了五千荆州军士卒。说实话,并不多。人家凉州军的宛城、穰县,还有兖州军的棘阳、舞阴,都有重兵把守,绝对不止五千啊。但是刘表就给了刘备五千人马。至于要是刘备想要多些的人,那就只有他自行招募了。就是如此。

    当刘备在新野待了几日后。这一日,士卒来报“主公,府外有人求见,说是主公故人!”

    叫刘备主公的,那都是刘备带来的嫡系人马,最少的都跟着他好几年了。所以忠心不用怀疑。

    刘备一听,故人?自己一共有几个故人啊,还能来投奔自己,他不知道是谁。但是却并不代表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好,我前去看看!”

    反正也没什么事儿,再说了,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真心投奔自己的,在自己帐下缺兵少将的时候,自己就应该亲自去迎一迎。说白了,刘备如此作为,就是给人看的。不只是给投奔自己的人看,也是做给自己属下看,更是给天下人看的,就是这么回事儿。天下人都知道自己,刘玄德能礼贤下士,这个比什么都强。古人都知道“千金买马骨”,刘备能不明白。

    来到了门外,刘备这么一看,可真故人啊,没想到他居然能来,他心里确实是高兴万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从官渡逃跑的文丑,一路上耽误了不少时日,他这才来到了新野,就这也打听了不少时日,才知道刘备在此地。

    刘备见到了文丑后,他确实是心里高兴。他可是清楚,文丑既然是能来新野投奔自己,那么就绝对不会再改变主意离开了。而刘备心说,当初自己交好文丑就对了,要不他今日能来新野投靠自己吗?不过虽然如今自己就只有这么个城池,几个地方,但是这都没关系。文丑来投奔自己了,自己帐下的实力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强,还愁以后吗?

    文丑看到刘备,是赶紧施礼,“玄德公!”

    刘备一笑,“原来是文将军,真是稀客啊!”

    文丑倒是有些不太好意思,“玄德公,如今在下可不是什么将军了!”

    “不说别的了,文将军快随我入府!”

    说着,便拉着文丑进了府中,而文丑的马和兵器自然是有士卒给带走了。

    把文丑请进了府中的会客厅,刘备这才问道“这不知文将军怎么来了新野?”

    “唉,不瞒玄德公说,是一言难尽啊!”

    接着,文丑就把他自己为什么来这儿,都和刘备说了。刘备心说,看来袁本初终究是不是曹孟德的对手啊,文丑这样儿的人才都离开他了。

    虽然冀州那边儿的情报刘备还是知道些的,但是不是那么清楚,更是不知道文丑已经逃跑了,这事儿他上哪知道去啊。

    “不知文将军今后有何打算?”

    文丑是施礼道“今后在下便归附玄德公,还望玄德公能收留在下!”

    “文将军在我这儿,是屈才了!”

    文丑明白刘备的意思,刘备如今这实力,在天下诸侯中,是垫底的存在,所以他这么说。但是文丑看重的不是这个,而是一些其他的东西。别的不说。就文丑认为,刘备其人,绝对不是池中物,一定是能化龙的。所以他离开官渡的时候,就下定决心,要追随刘备了。

    “主公这是哪里话来,属下能得遇主公,实属幸事!”

    刘备也和文丑说了几句,至此,文丑便加入了刘备的帐下。成了刘备的属下,而刘备则得了一员大将。凡事前因后果,刘备之前种的因,如今他所得到的果。当初他对文丑算是够意思,所以如今文丑也如此回报于他。就是如此。当然文丑也看重刘备其人的本事,看好刘备。而这个也不得不说是一个原因。

    之后。刘备是设宴款待远道而来的文丑。并且在宴席上把众人是彼此引荐介绍了一遍,虽然大多数都知道,但是还得正式介绍一遍才行。

    众人也算是比较熟悉了,尤其是太史慈和文丑,两人之前就挺熟,虽然谈不上什么多好的关系。但是确实是熟人。并且都对彼此的武艺很欣赏,太史慈觉得自己武艺就算不错了,但是说实话,还是不如人家文丑的。至于文丑呢。虽然他也知道,自己武艺能稍微比太史慈强一点,但是太史慈的箭法却不是自己所能比得了的。

    一顿饭吃得众人都是心情不错,对于刘备的一干属下来说,其实他们也都不想待在江陵。不管是太史慈、周仓、裴元绍,还是孙乾、简雍他们,其实都是这么想的。虽然如今在新野,形势比较微妙,属于前线的城池。但是对他们来说,什么没有经历过,尽管新野还是刘表的地方,但是终究是比江陵让他们安心多了。之前在江陵,他们确实是都不太舒服。

    而且在自己主公出事儿了之后,他们更是不想在江陵待下去了。因为他们觉得,自己主公在江陵多待一日,那对自己主公来说就越危险。当然不是说来新野就不危险了,但是终究是和江陵、南郡拉开了一些距离不是。说白了,在江陵那儿,刘表还有蔡瑁,真要动手的话,那么基本谁都要跑不了,但是新野没有这样儿的问题不是。

    邺城外,兖州军大营,士卒来报“报主公,冀州军已经全部撤退到了邺城!”

    经过了好几个个晚上,冀州军终于是全都撤退回了邺城。而曹操虽然是早就知道,但是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冀州军敢这么撤退,自然是早就打算好了的,所以自己就算去进攻,那么只能是让己方损失。

    “好了,知道了,下去吧!”

    曹操对士卒一摆手,然后士卒应诺退了下去。

    之后曹操是擂鼓聚将,安排出兵事宜。

    见到众人后,曹操对众人说道“各位,今日我们便进攻邺城!”

    众人显然也是知道了,冀州军是退回了邺城。其实想想也是,这种情况下,胜不了己方,那么只能是撤退,以城池为屏障,这样他们才能占优势。要不冀州军继续在邺城城外战下去,那么终究是要吃亏的。虽然他们人多,但是优势却并不明显。

    众人听了自己主公所说之后,是赶紧应诺。

    然后曹操说道“文谦!”

    “末将在!”

    “命你带兵,进攻邺城,不得有误!”

    “诺!末将定遵从主公之意!”

    乐进心里高兴,己方大军攻邺城,主公还是让自己带兵攻城,自己确实是有些激动。毕竟邺城可不是之前那个平阳城所能比的,邺城在天下,那都是有名的坚城。要是自己能带兵攻破此城的话,那自己肯定比如今名声更大。

    曹操满意地点点头,“好,各位,点兵出战!”

    “诺!”

    伴随着战鼓声,号角声,乐进带着兖州军的士卒进攻邺城。

    虽然第一次不过就是试探,但是看邺城城头上都是冀州军士卒,此时曹操的心里一点儿都不平静。对他来说,可能第一次攻城。己方要没什么建树,就要退回来了。关键是人家的人马太多了,如果说要是还在战场上的话,说优势不是那么明显,但是这个时候,有了城池作为屏障,那么优势可就大了,也明显了。

    果然,邺城的守将尹楷,看着乐进带着兖州军士卒攻城。他冷笑了一声,“哈哈,弟兄们,给我狠狠地砸,让这帮兖州军狗是有来无回!”

    “喝!”

    ……

    之前在邺城城外双方交锋。但是那个时候,冀州人马虽多。但是确实不特别明显。占不到大优势。但是这个时候却不一样了,至少站在城头上的冀州军士卒心里是有底多了。真的,之前在战场上,什么凭借都没有,只能是和兖州军那么厮杀。但是如今却不一样了,己方有这么坚固的城池。所以优势在这儿摆着呢,还能怕他们兖州狗什么?

    乐进心说,这个叫尹楷的守将,还算可以。至少一句话是让冀州军的士卒士气提高了些。但是这样却还是不够,虽然自己也承认,冀州军的士卒比己方多很多,但是即便是以城池为凭借,却也未必能阻挡住己方前进的脚步。不是乐进小看冀州军,而是这个事儿就是这样。冀州军士卒多归多,但是却并不代表邺城就不能被攻破,只是容易还是困难的问题吧。

    所以他也喊了两句,便已经等着云梯,奔向城头了。

    不过虽然是有信心没错,但是真正攻城战开始了,他却发现,自己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你不得不承认的是,多个人就多一分力量,这个是肯定的。所以冀州军的人多,在守城上就体现出优势来了。

    而乐进是在心里骂袁绍是傻子,人多就应该守城,如此的话,己方可能好几个月也破不了邺城。但是袁本初就和傻子似的,直接拉出来大军,在邺城城外和己方大战。不是乐进不明白,只是他不能理解,难道胜利真就那么重要吗。要是好好守城的话,这就不重要了?

    所以他算是知道了,袁绍袁本初这样儿的人物,不是他说能理解的。看看其人就知道了,确实是和一般人的想法不同。

    最后是没出曹操意料之外,乐进带士卒第一次冲锋,就直接让人家冀州军的士卒给打退了,然后再上再被打退,再上是再退。反正根本就没人能登上多高,然后就被人家给整下来了。

    “鸣金收兵!”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没办法,曹操也只能是让士卒鸣金了。这个时候暂时就不能强攻,而是该撤退了。

    听到己方鸣金,乐进是带着兖州军士卒不甘心地撤退了。虽然他不甘心,但是他却也明白,像如今这个情况,一时半会儿,那是根本就拿不下邺城的。人家人多,这就是优势。

    看着撤退的兖州军,尹楷在城头是哈哈大笑,然后他让士卒大喊“都给我喊着,兖州狗夹着尾巴跑了,喊!”

    “兖州狗夹着尾巴跑了!兖州狗夹着尾巴跑了!”

    ……

    这个乐进和兖州军士卒气的,要不是己方已经鸣金收兵了,乐进肯定要再攻一次邺城。攻城又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对乐进来说,他还确实是第一次受到如此的待遇。虽然生气和不甘,但是邺城确实是不好攻下,而且己方虽然不是夹着尾巴跑了,但确实是撤退了。

    此时曹操的中军大帐中,众人是皆已到齐。

    曹操倒是没说乐进什么,毕竟冀州军的士卒太多,这个守城占优那是肯定的。所以他不但没说乐进什么,反而还是安慰了他几句。对曹操来说,如今乐进是最适合带兵攻城的将领。而自己手下的其他人,却是并不适合。所以自己肯定是不能让他灰心丧气,丧失信心。但是还算好,乐进他并没有因为这个而受到什么太大的打击。

    其实人不怕受打击,但是就怕你是一蹶不振,丧失信心,那样儿就不好了。不过好在乐进没那样儿,所以曹操还算是放心的。

    之后曹操和众人又说了几句,最后有人提议,暂时先让大军在邺城城外休整两日。这个提议也得到了曹操的认可。“好,那便如此!”

    就这样儿,曹操的兖州军是暂时停战休整了,对他来说,来邺城这么多时日了。也确实是该让己方士卒好好休息一下,如此来的话。那好处是很多的。

    中山无极。马超在回到了无极之后,第一个就让雷铜还有高沛两人,押运着粮草,去黑山军张燕那儿,解决他的燃眉之急。张燕最缺什么,马超太清楚了。而且早都商量好了的,所以一回到无极,便让雷铜还有高沛两人是押着粮草去了。

    当然这里没那么简单,因为怕粮草不够。马超还特意从甄家借了不少粮草。本来甄家一听是马超要用,就想直接送给他,但是马超就是不收,最后没办法了,就只能当是借马超的。这样儿马超最后才收下来,然后让雷铜和高沛送往张燕那儿。

    而最为紧要的事儿解决完了之后,马超便带着大军来到了中山的卢奴。

    卢奴城,是袁绍让他手下韩猛守御着的,只是当韩猛得知了马超已经带大军兵临城下了,也确实是让他感觉压力太大了。毕竟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你不服不行。要说起韩猛来,就连河北、冀州的人估计都没有多少听说过的。但是一说起马超马孟起,凉州军,那却都是天下闻名啊。

    韩猛是自从知道了马超兵临城下后,他就再也没休息好,没吃好,没喝好。他不担心是不可能啊,当时自己主公让自己守御卢奴城的时候,自己还以为不错,结果什么不错,分明就是倒霉,倒了大霉了。

    结果就在提心吊胆地过了一日之后,马超便让马岱带兵攻城了。

    而韩猛是再一次害怕了,本来他认为自己也不这样,可怎么碰到了马孟起凉州军就变这样儿了呢。连在城头指挥着士卒守御城池,他都没什么底气。总感觉最后要让人攻破城池,然后自己被人家杀了。要说他是一点儿信心都没有,也不是,但是却也真是没多少信心。

    马岱一看,自己就喜欢遇到这样没什么抵御能力的城池。当然不是说卢奴城没什么抵御能力,主要还是人。韩猛和这儿的守卒,根本就没什么太大的抵御能力。

    在后面观战的马超一看,他就是一笑,向郭嘉问道“奉孝,如何啊?”

    郭嘉也是一笑,“三日,必破此城!”

    马超闻言是哈哈一笑,“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奉孝与我所想一样!”

    最后看着也差不多了,马超便让士卒鸣金收兵了。反正一日肯定是攻不下来卢奴城的,所以这个时候攻不攻,确实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反正马超有信心,三日内,攻破卢奴!

    还是按照规矩,众人在马超的中军大帐集合,然后马超就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没再说什么。对卢奴城,众人都看得出来,没什么威胁,没什么可讨论的。

    反而是郭嘉问了马超几句,“不知主公对幽州是何用意?”

    马超倒是没想到,郭嘉说了这么一句话。

    而他是缓缓摇了摇头,这才说道“奉孝,各位,幽州,如今我们却是不能夺下来的!”

    众人一听就是一皱眉,主公为什么如此说,这难道……

    郭嘉问道“不知主公之意是?”

    “各位,如今我们冀州还没拿下几个郡。至于幽州,各位请想,那必将是曹孟德要全力夺取的一个州。如若我军趁机兵进幽州,那么势必要和兖州军大战,所以到时……”

    众人从自己主公说的话中,看出了不少。第一就是自己主公没有想和兖州军大战的意思,反正至少暂时是没有,听听自己主公所说就知道了。

    那么第二就是,自己主公不想让己方损失太多,要不正跟兖州军大战的话,损失能少吗。毕竟兖州军可不是冀州军也不是并州军,所以……

    至于第三则是,主公已经把精力都放在了冀州上,对于幽州,确实是没怎么上心。

    郭嘉这时候说道,“主公所言有理,其实我军正应该好好攻略冀州才是,不让曹孟德兖州军占据冀州过多的州郡!”

    虽然郭嘉是这么说,但是在众人的想法中,冀州肯定是不可能都被己方给占据了,还得让曹孟德的兖州军占据一部分。只是这个多少的问题,就要看最后双方的了。

    马超听后,是点了点头,“奉孝所说,正是我之所想。如今我军当全力以赴拿下冀州更多的郡县,如果遇到了兖州军,那么我亦是不皆以和对方战上几场,争取冀州!”

    众人一听,也都是表示赞同。

    冀州和幽州的事儿说完后,马超此时向众人问道“我收到了最新消息,刘玄德其人已经接替了文聘文仲业,驻守在了南阳新野!”

    刘晔出言说道“这,刘景升之意是,再派一个张绣,来守住南阳防线?”

    马超一听就是一笑,“刘景升其人,打得好如意算盘。只是可惜啊,刘玄德其人,绝不是张绣!”

    张绣没在这儿,所以众人也都没什么顾虑,就直接说他了。

    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最赞同的还是郭嘉,只听他说道“刘玄德其人,绝对一般。刘景升敢让其人在荆州,此乃取祸之道啊!”

    马超一听,忙问道“奉孝之意是?那刘玄德其人可是以仁而闻名天下,他会……”

    郭嘉摇了摇头“主公,有些东西不是一成不变的。对刘玄德其人来说,他做事儿更多的还是看自己得到多少好处,要真是利大于弊,他未必就做不出来一些事情!”

    马超一听,心说郭嘉说得也真不是没有道理的,刘备再怎么说,他也是个人,不可能少了那些名利心,更何况他怎么可能是那种无欲无求的人。所以只要利益够大,他未必就做不出来什么事儿。

    “奉孝所说,确实是让我想明白了,也许刘玄德其人真会如此也不一定。

    最后众人又说了几句,然后马超这才让众人都回去。

    到了第二日,马超是依旧让马岱带兵攻城,而这才是第二日,结果卢奴城,破了。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