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三国重生马孟起《三国重生马孟起》正文 第六二三章 联军胜攻破益阳

《三国重生马孟起》正文 第六二三章 联军胜攻破益阳

    兖州军和江东军全军撤回大营后,糜芳最后才下了城头,他可也是,不看到对方都撤回,他是真不安心啊。确实是这样儿,哪怕糜芳不是说胆小如鼠,可也真是胆量不大,面对着兖州军和江东军的大兵压境,他也真是害怕,如果不害怕的话,他也不至于这样儿了。要知道,在不知道兖州军和江东军消息的时候,他糜芳可不是这样儿的。

    可知道了他们向益阳来的时候,糜芳一下就紧张起来了,而且也确实是害怕了,他可能不害怕吗。糜芳还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所以也真是,面对着兖州军和江东军之强,他也确实,知道自己不是守住守不住城池的问题,而是自己尽力后,能守住几日的事儿。就和当初的黄叙一样儿,可自己怎么也应该超过他一些吧。

    哪怕自己本事好像也不一定就比他大多少,但是经验确确实实是比他丰富,这确实也真是没错,所以在这上面,糜芳确实是清楚。

    一日之后,益阳再次迎来了兖州军和江东军激烈的进攻,糜芳是咬着牙在城头挺着。他心说这自己主公让自己来这儿,真是个错误决定,如果说换成一个比自己强的,可绝对就不是这样儿啊。如果说自己能守个两三日的话,那么比自己强的人,怎么也能守个四五日,这别看就比自己多一两日,但是这却是能消耗敌军不少啊。

    可如今呢,就凭自己,自己上哪儿守个四五日去啊,就按照如今的情况来看的话,三日,也就这样儿了吧。

    果然。没一会儿,牛金便登上了城头。糜芳看到后,他也知道自己不能退缩,是不能后退半步。所以带着己方士卒就杀向了牛金。而牛金则大喝道“来得好啊!”说着,便摆开兵器和糜芳他们厮杀到了一出,这糜芳不过就是个三流武艺,和人家可差一大块呢,所以糜芳这边儿环首刀和人家的兵器一碰。就直接飞了。

    糜芳没有办法,只能是退后,他不退后也不行啊,不过他却还是大喊着“弟兄们给我杀啊,我去找件趁手的兵器来!”

    不过当他后退两步的时候,就已经有士卒把环首刀给他捡回来了,交给了糜芳。于是糜芳是在一次拿起了刀,加入了战团。说起来糜芳这武艺,他在和不在,确实是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但是怎么说呢。这毕竟主将在,和主将不在,那区别可就大了去了。所以他的武艺,在这儿确实是起不了什么大作用不错,但是就因为他的身份,所以只要在那儿,那么就可以。

    最后糜芳是把吃奶的劲儿都给使出来了,这才和众士卒打退了牛金,不过他也受了点儿伤,当然是小伤。轻伤,不会致命。看到牛金终于被打退,然后城头的兖州军和江东军士卒,那士气一下就降了下来。所以趁着这个时候。他是带着己方士卒展开了反击,结果还没一会儿,曹仁那边儿就又鸣金收兵了。

    看到敌军撤兵了,糜芳他差点儿没倒下来,不过幸好有士卒给他拉住了,“将军!”

    糜芳微微摆手。说道“我没事儿。不过想问你们一句,看如今兖州军和江东军这样儿,你们觉得如何?”

    糜芳那意思也就是在问,咱们还能守住多久了?你们都有信心没?当然这话不能直接这么去问,所以他是如此说出来了。结果这个士卒一听,便是叹了口气,然后对糜芳说道“将军,这,在下觉得,这我军要守不住益阳了!”

    别看士卒这时候确实是敢说话不假,可他心里也是打鼓,这毕竟糜芳那身份在那儿摆着呢,所以他还能不害怕吗。但是他也知道,糜芳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因此还是将军让自己说的,那么这个应该是没事儿吧。

    结果糜芳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不过仔细观察他的话,不难发现,他眼里确实是暗淡无光啊。

    在曹仁的中军大帐中,鲁肃和张辽都在这儿,而此时鲁肃是笑着对曹仁说道“曹将军,从今日的情况来看,我看咱们联军不出两日,必破益阳!”

    听了鲁肃的话后,曹仁一笑,“我与先生所想相同,确实也认为如此啊!”

    曹仁自然也是高兴的,这个益阳也不难攻破吗。而此时他又想到了临湘,不过曹仁也知道,要是换成自己带兵到临湘的话,那可真是不一定如何了。但是如今在益阳,确实是不错,自己还算挺满意的。

    不过他也知道,对付黄叙那样儿没什么太多经验的,说去夜袭什么的,都没有问题。可对付糜芳这样儿,也是军旅很多年的将领,可也真是,夜袭对他们基本没什么太大的用。除非是己方有十足把握,要不然就是己方和凉州军一样儿,是擅长夜袭。不过很遗憾,己方在这安眠,那确实是不如凉州军很多。

    结果就和鲁肃他们所想一样儿,第三日的进攻,糜芳终于是没顶住,不仅是让牛金还有不少兖州军和江东军士卒登上了城头,更是连城门都被人家给攻破了。

    糜芳在城门破了的时候就知道,大势已去,所以是赶紧大喊着撤退,然后带着己方的人马跑了。这不跑也不行啊,本来他就胆小怕死,所以他当然逃得快。不过自然也有死忠的士卒断后,这才算是给他们争取了些时间。

    就这样儿,可以说曹仁他们是顺利夺取了益阳,取得了在长沙第二次的胜利。而根据曹仁和鲁肃他们之前早已商量好的,这占据了益阳后,城池归江东军,而曹仁他只要益阳那些粮草而已。当时他就是和鲁肃这么说的,而鲁肃确实也点头同意了。

    兖州军和他们同时出力,所以人家拿走了粮草,这己方也不是不能接受,而且己方占据城池,时日久了,什么能没有呢,所以鲁肃确实是“何乐而不为”啊。

    所以他们双方算是都如愿以偿了,曹仁得到了算是梦寐以求的粮草,谁让他们兖州军如今是缺这个呢。当然了,因为之前在湘南有补充,所以如今确实还不至于一下就捉襟见肘。但是曹仁这人做事儿向来都算得上是比较稳妥吧,因此他必须要让己方能没有了后顾之忧才行。所以这缺少粮草绝对是他不能接受的,就因为这个,他早早给襄阳去了亲笔书信。

    但是他也知道,这个需要时日,毕竟从襄阳到长沙,是要经过那么多个县,最后才能到这儿,所以这些时日的粮草,己方必须要充足了,要不只能是和之前所说一样儿,从鲁肃江东军那儿去换了。这个说起来真不是曹仁想要的,在他看来,能不去换,尽量别去,毕竟己方这如今的战马,可真是越来越少了。

    这可真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当然曹仁是不知道这话,不过他要是知道的话,一定觉得这话是非常适合他此时此刻的情况。

    糜芳也是带着残兵回到了临湘,本来他可以不回去,直接去江陵,但是糜芳这个时候也知道,就算自己去江陵,其实也没有什么用,所以还不如去临湘,和黄忠交待一下,如此才更好。因此,他是没什么犹豫,直接逃回了临湘。

    在临湘见到了黄忠和黄叙父子,糜芳赶紧跟黄忠请罪,不过黄忠没说他什么,因为本来他也没什么错,本事不够,那也没办法,而只说了几句而已,最后说道“子方的事儿,还得主公去定夺,就不用问我了!”

    糜芳一听,都明白了,他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倒是黄叙,一看这糜芳也没守住多少时日,和自己也就是半斤八两。不过他也没说看不起看不上其人什么的,毕竟黄叙还是知道,人家可比自己有经验多了啊。xh118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