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小说屋
首页正德大帝 第140章 逋赋

第140章 逋赋


推荐阅读: 修罗战神江策叶凡秋沐橙岳风柳萱免费阅读至尊神殿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大唐司刑丞满级穿越到漫威抗战之铁血山河咸鱼舰长我真是一个保安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致命游戏等您来战网游之神级牛笔我的系统全靠编逆武丹尊诸天试武灾厄收容所

顾献同等士绅的人头落在了地上,从城门上摔了下来,直接砸得脑浆崩裂,面目全非。

使得在城门外的江南士子皆大为触动。

有不忍相看而以袖掩面,觉着实在是有辱斯文的。

有因知道这些士绅是因为勾结海盗水匪而痛惜其明为缙绅,富甲一方,却为何还不知足,暗地里做这种勾当的。

也有满脸愤慨觉得朝廷官员对士绅不宽宥者。

不过,对于同样在城门外的庶民而言,却根本对此视而不见。

在他们眼里,无论是被斩杀的士绅,还是城墙上执法的官员,都是他们惹不起的,所以谁死都对他们来说毫无关系,甚至他们只觉得精彩新奇,而暗自庆幸以后自己生活的这个地方少了个作威作福的老爷!

许多庶民们还巴不得这些士绅老爷们全都被死光才好,因为他们不少都是这些士绅老爷的佃户或长工短工,如果这些士绅老爷都死光了,他们可以少交些租子。

甚至一些饱受士绅剥削之苦的庶民们还未悄悄的呸一声,说一句活该。

总的而言,南直隶巡抚王阳明此时在南京城处决士绅还是统治阶层内部的斗争,百姓们对其依旧是不会关心的,他们依旧是冷漠的,只要朝廷不让他们挨肚子,随便你朝廷怎么杀人!

而此时,袁种安躺在了城门口的地上,他现在很害怕,甚至已经哭了起来,特别是在他想到自己即将死去的时候,那种恐惧感让他更加崩溃。

“抚台大人!饶命啊!求求你!在下错了!在下真的错了,我不该打税课局的主意,我不该想着勾结朝臣为自己牟利,我真的不想死啊!呜呜!”

袁种安哭得是肝肠寸断,特别是在他看见顾献同等士绅的头颅摔下来时,他更加惊慌地大喊起来。

但现在没人理会他,即便是同他一个阶层的缙绅们此时也只能默默地看着。

铁链被马车的拖动起来,渐渐地袁种安的手臂和脚都被拉了起来,袁种安再次撕心裂肺地喊了起来“不要啊!”

啊!

啊!

啊!

一声声惨叫响彻在南京城头,袁种安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而税课局被屠的案子也因此宣告结束,不过负责此案的南直隶巡抚王阳明此时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不明白,为何这些缙绅明明家境富庶却还要去勾结盗匪只为不交三十比一的商税,他们到底如何才能满足,才不会这么贪婪!

江南的其他士绅们对此也的确被震慑住了些,但同时,他们心里也埋下了对王守仁乃至他背后那个朝廷仇恨的种子。

他们其中有许多士绅不觉得读书人应该被这么惩罚,甚至应该可以被宽宥,读书人害死人命那能叫害吗,那是除暴安良!

再说,不就是屠了一些税监与税丁嘛,那些阉宦与武夫的命本来就贱,杀了也就杀了,为何要用士绅的命去赔!

毕竟,常言道,刑不上大夫,圣明之朝更应如此!而如今,朝廷这样做,可见朝廷无道!

此时,在城门外的人群中的顾鑫磊就是这么想的,他不明白朝廷为何要如此残忍地处死自己父亲,甚至还逼着殷尚书自缢。

但无可否认的是,朱厚照和王守仁做的都是对的,两个税课局数百人被害死,而且这些人也算得上是国家公务人员,如果朝廷不为其做主,将来谁还敢替朝廷收税。

至于殷谦,如果朱厚照听从其谗言罢免王守仁,那是不是下一任南直隶巡抚就会因此先讨好殷谦,一切唯殷谦之命是从,而殷谦是不是就会成为江南的土皇帝,地方官就会开始欺上瞒下,吏治就会一天天腐败下去。

不过,朱厚照也知道自己这样做,自然肯定会再一次让更多的江南士绅对自己不满,但是,朱厚照并不愿意因此停下自己改革大明振兴大明的节奏,让王阳明来江南替自己处决参与税课局被屠案的士绅不过是他来江南的前奏而已。

他真正的目的是要在江南追回属于自己和大明的财富以及向江南的地方官员与士绅宣示一下朝廷的威严。


相关章节: 第139章 都砍了第138章 缉拿士绅第137章 缉拿南直隶巡按御史第136章 去江南第135章 江南士绅的反应第141章 立即锁拿欠赋之士绅第142章 收逋赋,杀士绅第143章 革除功名第144章 暴动与铁血治江南 (二合一)第145章 江南士绅们认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