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小说屋
首页大宋第一状元郎 第六十五章 铤而走险恶胆生

第六十五章 铤而走险恶胆生


推荐阅读: 重生军工子弟我老婆是花木兰大唐医王花豹突击队全球战国我要做门阀乘龙佳婿民国谍影妙影别动队大宋第一状元郎

    崇宁三年的夏天,济州府的夜里格外的热,很多百姓从房里搬着凉席、吊床在院子里睡觉。     李崇文的府上,坐满了架着车马或者乘坐轿子来去的权贵富豪,懒洋洋的兵丁们举着长枪围着府尹宅邸来回晃悠着,戒备森严。     “这么说,这个钦差是铁了心跟咱们作对了?”     说话的是一个大胡子,鹰钩鼻、丹凤眼、一字眉,正是济州团练使周洪。     济州通判孟继宗一听,吓得脸色大变,咽了口唾沫,艰涩地道“府尹,此人乃是代天巡狩的钦差,怪不得他进城之后躲在酒楼不出,恐怕已经把我们的底探了个干干净净。唉,我说什么来着,当初我就让你们收敛一些,要是早听我的,那至于到这个地步啊。”     杨霖要是知道自己的无心之举,会让这些鸟人误会这么深,说什么也要大摇大摆进来吃喝玩乐一番。     李崇文也害怕起来“这个杨霖是个状元郎,而且是扬州人士,和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要跑到这里专程与你我为难。”     周洪冷冷地看着一群文官,皱眉道“他在山东不挂钦差仪仗,钻山越岭,谁知道他的行踪。要我说,把他们杀了运出去埋到其他州郡的荒郊,谁知道是我们干的,推给强人土匪就是了。大不了我到时候去剿灭一些替罪羊,咱们再花些钱给梁公公,要他平息此事。一个十五六岁的毛头小子,谁肯为他得罪梁公公。”     孟继宗一听脸色刷地一下变得惨白,他一伸手揪住了周洪的衣领,颤声道“杀钦差?你当的起这个罪过么?”     周洪见他一副后悔莫及的窝囊样,心里有些鄙视,收钱的时候你怎么不后悔?一把甩开孟继宗,不屑地说道“被抓到的罪才是罪,不然就是悬案。”     李崇文只是来回踱步,突然一个公人跌进房门,抱拳道“府尊,杨钦差他趁夜出城去了。”     周洪一把揪起他来,问道“走了多久?”     “刚出城门。”     周洪顿足道“还等什么,就说有贼人夜袭了牢狱,救出同伙。我们把人杀了,夜色正浓谁知道是钦差?难道你们想让他捅到上面去,把我们全部处死么?”     李崇宁叹息一口,低头道“做的干净一些”     周洪冷笑一声挎刀走出客堂,不一会率兵纵马而出。     整个济州府的官场都糜烂了,如果有人不和他们同流合污,肯定会被驱逐。这些人才是真正的生死与共,因为他们有共同的利益和把柄,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不可能出卖谁。     城外吕望等人护着杨霖,何涛已经被他们藏了起来,不是杨霖太无情,实在是那幅身体不能再奔逃了。     带着一个累赘,很可能把这些人全部葬送在这里,毕竟自己只有五十来人。     黑灯瞎火的,杨霖这些人虽然是久经磨砺的盐贩子出身,还经过了特训,毕竟人生地不熟。     周洪在城外七八里就追上了他们,把他们赶到了一处破庙当中。     夜色掩映下,看不清杨霖脸上的表情,吕望宽慰道“提举勿慌,地方厢兵而已,我们随着盐王不知道杀了多少。”     话虽如此,也只是提一提士气,敌众我寡实力悬殊,在场的都知道,这一回凶多吉少。     周洪骑着马赶来,真让他的手下面对钦差,估计没几个人敢打。周洪也是怕夜长梦多,丝毫不拖泥带水,直接下令     “里面是二龙山的匪徒,为救同伙劫狱杀伤百姓,马上给我放火烧了破庙,出来一个杀一个,不留一个活口。”     “杀!全杀光!”     炙热的空气送来浓烟,杨霖咬着牙道“贼厮鸟放火烧他爷爷,给我冲出去搏一搏,胜似在此等死。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弟兄们,给我冲!”     万岁营的精兵破开庙门,迎着当头的箭雨,用刀拨开、用身子挡住为后面的人争取机会。     周洪没有料到他们如此彪悍,再加上济州腐败,箭矢偷工减料,轻飘飘地好似空心麦秸。     万岁营只有五十人,最精锐的还留在杨霖身边保护,还是冲到了周洪军中。


相关章节: 第六十四章 天高帝远多豺犬第六十三章 常在穷乡养巨贪第六十二章 凤在林中雅雀惊第六十一章 代天巡狩(为我还有个地瓜三更)第六十章 代天巡狩杨钦差第六十六章 惧意浓时怒无边(给凝珠漫水加更)第六十七章 民怒更胜于天威(为liveaben加更)第六十八章 活学活用夺山头第六十九章 袭击钦差是谋反第七十章 是真小人自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