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东晋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声东击西引伏兵

《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声东击西引伏兵

    刘裕跳出了这个臭不可闻的茅坑,只感觉空气一下子变得清新了许多,一股幽幽的檀香味道钻进了他的鼻子里,他转头向着香气的来源看去,只见在厕所的一角,一个香炉之中,正腾起袅袅的清烟。

    刘裕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原来是这刁逵厌恶厕所的臭味,于是干脆在这里焚香去味,再一看这厕所,茅坑之上盖着红木的木板,两三个圆孔位于其上,正对着下面的粪池,大小正容一人钻出,而每个如厕的位置都被红木挡板隔开,上面雕刻着精美的图案,在黑暗中看不太清楚,但显然也是出于能工巧匠之手。光这一个厕所,就比京口绝大多数的百姓家要豪华许多了。

    刘裕心中先是一惊,再是暗骂,一个厕所都弄得如此奢华,可见刁逵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真让他在这里长久地呆下去,那还了得。自己这一次的刺杀,不仅仅是为已报仇,更是为民除害。

    刘裕提起手中的大刀,到了厕所的一边水池之处,把刀放到里面搅了搅,顺便冲了冲自己身上的那些秽物,清凉的井水顺着竹管源源而下,如同后世的自来水管一样,很快就把刘裕身上冲了个干净。

    刘裕双手拢起,捧起了一手的凉水,对着自己的脑袋就浇了下去,冲走了头上沾着的粪便之余,这凉水一激,刘裕的脑子也变得格外地清醒,回想起那秘室周围的地形与布置,想着如何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室内,二话不说,一刀一个地结果了刁氏兄弟,然后迅速地撤离。

    突然,东门的方向响起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声,刘裕的脸色一变,转过了头,连忙看向了东门方向,只听到有人在大吼道“有贼人,快…………”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又是一声惨叫,再没了声音。

    刘裕心中暗叫糟糕,想必是那刘毅和孟昶暴露了行踪,被巡夜的军士们发现了,他一咬牙,正要冲出厕所,直接冲向那秘室,却只听到外面的一阵脚步声响起,象是有许多人正在从各个角落里冲出。

    刘裕马上躲进了厕所的角落之中,伏身于小窗之下,在这个时候,只有这个位置才是安全的,必要之时,他甚至可以重新跳回到粪坑之中藏身。

    只听到刁球的吼叫声不绝于耳“贼人竟然攻击刺史府,反了他们了,去两百兵马到外面,不许他们靠近!”

    刘裕的心中一凛,只听到从内院的各个角落里,不停地有脚步声响起,显然,这个看似安静的内宅里,到处都藏着伏兵,自己若是刚才就这么冲出去,只怕已经陷入重围了。这么看来,刘毅那里暴露了行踪,反而引出了这宅院中的伏兵,对自己倒是好事了。

    一声羽箭破空的声音响起,外面响起一声闷哼,接着就是身体扑地的声音,刁球的声音从另一个方向响起,显然,在这一瞬间他找到了一个藏身之处,他高声叫道“奶奶的,对面的屋顶上有贼人的弓箭手,刘幢主,带你的人去抓贼。”

    又是一声断喝声响起,几十人的脚步声向着檀凭之他们的方向冲去,只听到羽箭破空之声不绝于耳,不停地有人中箭仆地,只这一两分钟的功夫,竟然就有十余声之多。

    刁逵的声音从一边响起,可以听出他极力地想保持镇定,却仍然有些压抑不住的慌张,这从他那略微发抖的声音里可以听出“阿球,怎么样了,能顶得住吗?”

    刁球沉声道“有卑职在,当可保主公无虞,看起来贼人这回是有备而来,他们很熟悉这里的地形,从几个方向一起发难,保险起见,主公还是先撤离此地,到城外兵营,再调大军前来平叛!”

    刁协的声音已经在发抖了“什么,要我们逃离这刺史府?这,这怎么可能,我们刁家的兵马可是平叛除贼过的,难道连个刺史府都守不住吗?”

    东边的杀声已经越来越近了,而檀凭之那里的屋顶之上,也是一片兵刃相交的声音,看起来已经进入了近战,刁球咬了咬牙,沉声道“这只是防备万一之举,东边那里的贼人攻势很凶,卑职先带人去抵挡一下,主公,你们速速从密道离开吧!”

    刁球说着,沉声道“内卫,随我来!”

    一阵中气十足的暴喝声响起,起码有五十个人的脚步声随着刁球的声音一起向东而去。显然,刘毅那里攻势猛烈,而东边的卫兵已经抵挡不住,连刁球都带着刁逵兄弟的贴身护卫去救援了。

    刁逵咬了咬牙“早知道应该把天师道的人给弄过来看守,咱们还是低估了这刘裕的本事。”

    刁协恨恨地说道“真的是刘裕这小子干的吗?大哥,我还是不信。他给咱打成那样了,换了别人命都没了,哪还能再来作恶行凶?”

    刁逵的声音再次响起“也许是这小子找了帮手,娘的,看来咱们还是低估他了,也低估了京口这帮反贼,不管怎么说,先出去城外的军营,再调兵回来平叛,哼,这回他们居然敢攻击刺史府,我一定要上奏朝廷,调大军来血洗这里!对了,刁毛那小子上个厕所怎么这么半天都不见人,死哪儿去了?!”

    刘裕听得真切,再无疑虑,长身而起,从那窗子中跳了出去,长刀一挥,大吼道“刁毛已经死在茅坑里了,接下来就是你们!”

    月光照在刁逵和刁协那两张因为害怕和惊愕而惨白的脸上,几乎都快要赶上天上的那轮明月了。刁协的脸上白色的脂粉混合着他的汗水,形成一块块的小白团,纷纷下落,因为他们的身边只剩下两三个护卫,再无别人,在已经杀气冲天的刘裕面前,这些人根本起不到任何护卫的作用,只会白白送了性命。

    刁协颤声道“怎么,怎么是你?你不是,你不是重伤不起吗?”

    刘裕嘿嘿一笑“上天不会眼看着你们这对狗兄弟作恶,所以给我赐了灵丹妙药,让我痊愈,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拿命来!”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