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东晋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敬宣垂死不忘掐

《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敬宣垂死不忘掐

    刘裕的嘴张得大大的,都能塞进一整个馒头了,这样的比法,非但闻所未闻,甚至想都想不到,这刘毅的脑洞实在是突破了天际,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愣了半天,刘裕才长叹一声“那阿寿就真的去日马蜂窝了?”

    向靖点了点头“本来刘毅身边的那个何无忌何参军还劝了一下,说这样会出人命的,比武夺帅,都是袍泽,犯不着这么狠,但刘毅却说战场之上处处要命,若是平时就舍不得命,战场之上也只能是软蛋怂包,怎么配当幢主呢?”

    刘裕冷笑道“我太了解刘毅了,这家伙很会激将,阿寿落进他的套了,他自己绝不会去日那个马蜂窝,但阿寿给他这一激,一定会去,要是阿寿真的死了,那这个幢主,岂不就是他刘毅的了?”

    向靖双眼一亮,讶道“哎呀,这点我们怎么没想到。当时都光顾着看他们比试了。刘毅身后的一帮人就跟着起哄,阿寿给这么一激,就答应了下来。”

    刘裕叹了口气“于是刘毅他们就找了个有马蜂的马蜂窝,让阿寿先去日了?”

    向靖点了点头“阿寿也是太直了,喝了一坛子烈酒,借着酒劲就真的掏出那活儿去日了,那里面可是有两个好大的马蜂啊,我看了都害怕,结果他还真的连日了十几下,然后口吐鲜血,就这么晕了过去,下面那活儿已经给叮得肿得不成形了,直接卡在里面,我们后来还是拿刀子把那马蜂窝剖了,那两个大马蜂还叮在他那玩意上面呢,要不是三不要命地上去捏死了两个马蜂,只怕他这会儿早就蹬腿啦。”

    刘裕怒目圆睁,狠狠地一挥拳“刘希乐,你他娘的太过分了,不就争个幢主吗,犯得着这样把同袍兄弟往死里害?”

    向靖咬了咬牙“那刘毅看到这个,却是哈哈一笑,说什么阿寿果然是真汉子,他自愧不如,甘拜下风,这个幢主,就让给他了。”

    刘裕气得满脸通红“人的命都快没了,要这个幢主有卵用啊。阿寿就是太实诚了,要是我在,绝不至于这样!”

    向靖叹了口气“当时大家都是争红了眼,脑子一热就这样了,寄奴啊,你快去看看阿寿吧,他那样子,怕是不成了。”

    刘裕自幼在京口长大,从小就出入山林之间,六岁的时候,曾经给野生大马蜂叮过,几乎送了命,那种可怕的感觉,一直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在他的眼里,马蜂可是比虎狼这些大型食肉动物更凶残可怕的对手,毕竟对于大型猛兽,还可以以力御之,但对这些漫天飞舞的马蜂,却只有退避三舍。

    刘敬宣的那命根子给两个大马蜂直接叮了,连取都取不出来,可见受创有多严重,而蜂毒是如此地猛烈,不开刀放脓是不可能治好的,只是他伤在命根之处,在这个地方几乎不能动刀,除非刘敬宣年纪轻轻就想当太监,若不动刀,只怕这条命就真的要交代了。

    刘裕这时候已经顾不得再去恨刘毅的阴险,他沉声道“现在怎么样了,医师有什么办法吗?”

    向靖摇了摇头“医师营的李神医说了,除非挥刀去势,不然只怕难救了,就算要去势,也不能迟于明天的早晨,过了明晨,一切就晚了。”

    刘裕咬了咬牙“我太了解阿寿了,他是死也不愿意成太监的,那样活着太屈辱丢人了,所以他要最后见我一面,就是心有不甘,对吗?”

    向靖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是啊,兄弟们都劝阿寿暂时先切,保命再说,可他却死都不答应。这会儿谢大帅,刘将军都已经去了,我们不当值的兄弟都四处找你呢,你来了可好,快去见阿寿吧。”

    刘裕二话不说,转身就向着营中奔去,他的满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件事快点,再快点,一定要见到刘敬宣,一定要满足他的最后愿望,不能给自己留遗憾。

    一路之上,不时地有巡逻的军士看到刘裕,远远地叫他,而刘裕根本不作停留,直接就报了口令后继续飞奔,就这样,一刻钟不到的功夫,他就直接冲进了第四小队的营帐,而营帐的内外,早已经挤满了人,上百根火把把这里照得如同白昼,而谢玄和刘牢之的亲兵护卫,就在外面列队,阻挡着别的队前来看热闹的人群。

    刘毅和何无忌,孟昶等人也站在营帐之外,人人神色严肃,刘裕看到刘毅,气就不打一处来,大声吼道“刘毅,你什么意思,比个幢主要这样害人?”

    刘毅显然早有准备,脖子一挺,冷笑道“比勇气罢了,生死有命,死活不怨,这可是一开始就签下来的,阿寿是真汉子,我也佩服,这幢主甘心相让,有什么不可以的?难道他提议的那个十步一射,就不要人命了?”

    一边的何无忌叹了口气“希乐,少说两句吧。”他抬头看向了刘裕,一脸的歉意“两边争出了火气,谁也不想闹成这样的,寄奴,阿寿现在就是要见你,你快进去吧。”

    刘裕狠狠地瞪了刘毅一眼,冲进了帐中,几个刘牢之的亲兵护卫本想上来盘查,给他大吼一声,双臂一挣,就把这几个熊虎般强壮的勇士挣到了一边,他们的脸色一变,正待抽出兵刃,帐门一掀,孙无终走了出来,沉声道“好了,敬宣都这样了,你们还不能消停点吗?刘裕,随我来!”

    刘裕也顾不得再跟那几个护卫计较,三步并两步地冲了进去,只见这营帐之中,站着几个人,谢玄的面色严峻,立于床前,而刘牢之的眼中泪光闪闪,紫面已经通红,一个月前还生龙活虎的刘敬宣如同死人,躺在床上,眼窝深陷,整个人都浮肿了一圈,下体那里,包裹着厚厚的绷带,一股浓烈的草药味道,弥漫在全帐之中。

    刘敬宣的口中如同念着咒语“寄奴,寄奴来了吗?”

    刘裕的眼中泪光闪闪,冲了上去,直接握住了刘敬宣的手“阿寿,寄奴来了,你没事,你一定会没事的!”

    刘敬宣的眼睛缓缓地睁开,这时候的他,那铜铃一样的大眼睛,只能开一条线了,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我就知道能见到你的。寄奴,这回俺是不行了,咱们下辈子接着掐!”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