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东晋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淬火自有别别窍

《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淬火自有别别窍

    刘裕不假思索地回道“自然是掌握好火候!”

    慕容南点了点头“那火候又是什么,如何掌握?”

    刘裕笑道“火候嘛,就是看炉火的颜色,到青色的时候,也正好是能融化出钢汁的时,候,这时候一般就要起锅了,我最近可没少看。”

    慕容南继续说道“那你可知,要让炉火变成这种青色,需要做到什么?要用什么样的材质生火,又如何设炉,鼓风呢?”

    刘裕微微一愣,这些事情他倒是一直没怎么关心,在铁匠营这些天来,只是学到了看那青色的火候,给慕容南这么一问,才开始仔细地思索起这些天来炼钢的经历。

    他一边想,一边说道“我们的那些个炉子,都是用粘土所砌,里面还要涂一层特制的胶泥,据说可以防止猛火炸了炉,而上面排出的热气,还要通过一条石制管道通回到炉子里,以使火候更强。至于这鼓风嘛,就是靠手拉风箱了,鼓风之人需要力气出色,又要耐力强,往往得一下子拉上一两个时辰,我曾经鼓过几次,可比打铁要累得多了,所以一般是半个时辰就得轮换。”

    慕容南点了点头“能把热风重复地灌回到炉中,又用这种封闭的高炉,已经是相当不错了,看来中原的冶铁技术很高。不过,你有没有注意过,扔进炉中的那些燃料,是何物事?”

    刘裕的双眼一亮,说道“不就是木炭吗?”

    慕容南笑着摇了摇头“看来你没好好观察啊,如果只是伐木烧薪得的那些个木炭,是做不到让炉火变成青色的,也炼不出钢汁来。你们放进去烧的,不是木炭,而是石墨,或者说煤!”

    刘裕讶道“石墨?”

    慕容南正色道“是的,这石墨乃是埋葬于地下的一种黑色物事,用它作燃料,烧出来的炉火才可能变成青色,如果只是用木炭,那烧出来的最多只有生铁,炉中火色只会变成赤红,绝不可能变青,炼钢也是无从谈起了。”

    “刘裕啊,不知道你有没有仔细留意过,那生铁和熟铁在加入了木炭粉之后,变成钢,然后要多次地再重新炼制这些钢块,去其杂质,其中有不少这种炭粉给渗出之后,会凝结成黑色的,小球状的东西,这个就是石墨,或者说是煤了。”

    刘裕一下子想到了炼钢的情况,还真是跟他说的一模一样,点头道“你说的很对,确实有这种小块的黑色颗粒,这就是石墨?”

    慕容南微微一笑“不错,这就是石墨,用这石墨作燃料,才可炼钢。现在你应该知道,炉火为何会变青了吧。”

    刘裕叹了口气“我还是观察得太粗了,连这些都没有留意。多谢你的提醒。难道,你们有什么办法,能让这炉火在青色之外,变出其他的颜色,炼出更厉害的钢铁出来?”

    慕容南摇了摇头“我们没有这个本事,其实这些东西最早不是铁匠发现的,而是那些炼金丹士们所发现,他们为了炼丹,需要炉火更热,所以试遍天下万物,最后能持续,稳定地这种猛火,以至于炉火变青的,只有石墨了。”

    刘裕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那既然没有超过比现在的石墨更好的燃料,又怎么能炼出好钢呢?”

    慕容南微微一笑“其实我想跟你说的,不是说能把这炉火提高到多热,而是说,如何能让极热的钢汁,迅速地冷却下来。”

    刘裕的神色一变“冷却?”他的大脑里电光火石一般,一下子想到了初见孔靖的时候,就是有一个家伙为了偷懒,没有去打清晨的山泉水,而是企图用河水充数,结果给孔靖砸断了一根手指的事。

    他若有所思地点着头“我明白你意思了,孔幢主把这个冷却之物看得很重,为此甚至会重重地处罚那些打水的仆役。看起来,你是要在这个冷却之法上作手脚了?”

    慕容南点了点头“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奥义了,你们汉人,只会想尽办法在水质上作文章,要么是用积雪化的水,要么是早晨的山泉水,要么是清冽的溪水,等等等等,但你们就没有想到过,这世上的万事万物,不止是水才能作冷却之物啊。”

    刘裕的双眼一亮“那还有什么可以冷却?”

    慕容南笑了起来“这就是我们胡人可以打造出精兵利甲的原因了,因为我们成天跟牲畜打交道,所以,我们可以发明出让这些烧红了的钢铁,或快或慢地冷却的好办法。那就是牛马的尿和油脂!”

    刘裕睁大了眼睛“什么,用尿和油脂可以控制冷却的速度?”

    慕容南点了点头“你可以自己去试一试,从极热变到常温,这就是淬火,一般来说,越冷越冰的水,可以让冷却的速度越快,但冷却的时间却不好掌握,毕竟不管怎么说,水毕竟是水,就算是材质有区别,但也不会区别太大,无非是精钢和好钢的区别而已。”

    “可是如果控制这淬火的时间,放到马尿之中,可以一刻之后才凝炼成钢,而放到油脂之中,则可以一宿之后才慢慢冷却,这时候你所得到的,就不是普通的钢,而是介乎钢和熟铁之间的一种东西了,在我们草原之上,会把极硬的钢称为镔铁,而这种介于钢与熟铁之间的东西,叫做绕指柔,现在你知道它们是怎么来的了吧。”

    刘裕哈哈一笑,一把抓住了慕容南的手,使劲地摇晃着“慕容兄,你可真的是帮了我大忙了!”

    在抓住慕容南的手的这一瞬间,慕容南如受电击一般,本能地想要抽回这手,却是给刘裕铁钳般的大手紧紧地握着,哪还抽得开半分,刘裕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手心里,迅速地开始冒汗,而他的表情,也变得极不自然。

    刘裕狂喜之下有些过于兴奋,一看到慕容南这样,也反应了过来,松开了握着他的手,笑道“不好意思啊,我这是太高兴了,有些失礼。”

    慕容南勾了勾嘴角,站起身,冷冷地说道“希望我说的这些,对你有帮助,我走了,祝你成功。”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