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东晋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美人素手调羊羹

《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美人素手调羊羹

    一  当刘裕醒过来的时候,只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兰花香气,混合着一阵羊肉汤的味道,他睁开了眼,只见王妙音浅笑盈盈,两眼之中柔情似水,正托着香腮,看着自己呢。

    刘裕一下子坐起了身,举目四顾,却发现这并不是在熟悉的军营,而是一间厢房之中,王妙音坐在一个绣墩之上,正在自己的床头,而一边的小几之上,则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羊肉汤,王妙音微笑着伸出了素手,端起汤碗,轻启朱唇,吹了吹那热气,一边用汤勺调了几下,一边柔声道“刘大哥,你醒了呀,是这碗羊肉汤让你醒过来的吗?”

    刘裕的心中一阵温暖“我这是在哪里,我不会是在做梦吧,妙音,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王妙音微微一笑,舀了一勺带肉的羊汤,递向了刘裕的嘴边“这是在广陵城里,镇北将军府,这里有的是空厢房,你这回消耗太大,晕了有两天了,我正好这次随外公大人一起来广陵城,就来照顾你啦。”

    刘裕的脸微微一红,从小到大,他还没有给人这样喂过饭,更不用说自己虽然和王妙音已经定情,但还没成亲呢,面对美人伸出的汤勺,那皓白如月,晶莹似玉的香腕在他的眼前晃动,他却是迟疑着不敢张口。

    王妙音冰雪聪明,一下子明白了刘裕的顾虑,笑着摇了摇头“怎么了,叱咤风云的大英雄刘裕,也会有忸捏作态,不好意思的时候么?喝我的一碗羊肉汤,难道就是非礼了?”

    刘裕咬了咬牙,暗道王妙音一个女子都如此放得开,自己再拒绝,倒是有些小家子气了,于是他坐直了身子,一口就喝下了这碗汤,只觉得味道甘美,羊肉膻味全无,入腹之后却如同火烧,本来有些发虚的身子,一下子就有了力量。

    这一下让刘裕的食欲大振,他干脆坐起了身,接过王妙音手中的汤碗,开始狼吞虎咽起来,王妙音笑着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喝完了整完汤,还意犹未尽地把碗底舔了个干净,才放下了汤碗。

    刘裕长舒了一口气“这羊肉汤真好喝,想不到镇北将军府里,居然有这样手艺的厨子,死胖子应该是过足嘴瘾了。”

    王妙音轻轻地“哦”了一声“你说的死胖子,是刘穆之吗?”

    刘裕点了点头“除了他还能有谁。这家伙肚子里除了才学,就是馋虫,难怪他不肯回铁匠营,原来是在这里有好厨师啊。”

    王妙音摇了摇头“不,这羊肉汤是我亲手烹制的,刘大哥,你可觉得满意吗?”

    刘裕讶道“什么,居然是妙音你亲手做的?”

    王妙音点了点头“我儿时曾经机缘巧合,得到过一本竹林七贤中的嵇康所写的养生方,里面有不少烹饪秘法,这羊肉羹,只不过是其中入门菜式罢了,刘大哥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今后可以天天做给你吃。”

    刘裕的心花一阵怒放,在经历了这艰苦的比赛之后,与王妙音的重逢,让他觉得如在梦中,若不是在这镇北将军府中,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拥伊人入怀的冲动了。

    但刘裕还是很快地冷静了下来,他有太多的事情想要问,看着王妙音的双眼,他正色道“妙音,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比赛最后的结果怎么样了?”

    王妙音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但转而换了一副笑脸,她点了点头“我是今天早晨才来的,没有看到你昨天的比赛,但是全军上下早已经传遍了,你是第一百个冲过终点的人,也是最后一个。恭喜你,刘大哥,你终于可以加入老虎部队了。”

    刘裕的嘴角勾了勾,眼中闪过一丝忧伤的神色“我是最后一个,那阿寿最后还是没有通过吗?”

    王妙音收起了笑容,摇了摇头“阿寿?就是刘将军的公子吧,我记得你晕过去之前,他就拉了烟棒自动退出了,若非如此,你又怎么会成为最后一个过线的人呢?他的腿给水蛇咬了,又奔了这么久的路,毒气发作,差点就没命了,昨天那李神医连夜抢救,才保住了他的性命。我真的是不理解,就一个加入老虎部队的资格而已,至于连命都不要了吗?”

    刘裕闭上了眼睛,摇了摇头,喃喃地说道“妙音,有的事情,你不明白,这不是什么一个加入老虎部队的资格的问题,这关系到男子汉的荣誉和军人的尊严,这些是值得拿命去拼的。”

    王妙音轻轻地叹了口气“也许我毕竟是女流之身,真的是无法理解,但是你们那种患难之中生死与共,互相扶持的真情,我听到的时候都要落泪,这也许才是你们这些朝夕相处的同袍战友,在战场上可以为别人作出牺牲的真正原因吧。”

    刘裕点了点头,睁开了眼睛“阿寿现在在哪里?我想去看看他。”

    王妙音摇了摇头“只怕一时半会儿你看不到他了,他虽然昨天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仍然是昏迷不醒,现在已经被送回建康找名医治疗了,听说,这回伤得很厉害,腿能不能保住都不一定呢。”

    刘裕一下子紧张地坐起了身“当真这么严重?”

    王妙音微微一笑“其实也没到那程度,李神医毕竟只是个军中医官,建康城中有许多名医,可以起死回生,比这李神医要强得多了,还有,实在不行的时候,你不是还有那种灵药么,也可以试试嘛。”

    刘裕勾了勾嘴角“最后的一点药上次已经给阿寿用掉了,要想再有,得等夏天的时候我再回京口进山采取才可能,这回,阿寿真的只有自求多福啦。”

    王妙音点了点头“我相信刘公子一定能吉人天相的,就象上次一样。刘大哥,你这回的伤也很重,需要好好调养几天,虽然你的身体强壮,但这回受的是内伤,如果不注意的话,会落下病根的。”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