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东晋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六百七十二章 谢相出手危局解

《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六百七十二章 谢相出手危局解

    王妙音脸色一变“不行,绝对不行,你这是背叛北府啊!”

    刘裕摇了摇头“今天这么多兄弟出头,我绝不能输,走一步是一步,我先让桓玄出头,以后我想玄帅一定会理解我的苦衷,让我回北府的。”

    王妙音不停地摇着头,正要开口,一个苍老而沉稳的声音响起“我捐给刘军主,一钱!”

    全场突然变得一片寂静,刚才还疯狂吆喝的叫价声,顿时全部平息,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入口处的一个老者,淡墨青衫,鹤发童颜,手里高高地举着一枚铜钱,如神仙下凡一般,气冠全场,可不正是当朝宰相,谢琰的父亲,帝国的实际主宰者,谢安谢东山?

    谢琰张大了嘴,这个变化来得太过突然,甚至他都忘了向自己的父亲行礼,只见到谢安神色平静,高高地举着这枚铜钱,缓步而入,所过之处,所有的人,无论是世家子弟还是北府军士,全都欠身行礼,而刘裕等军士,即使是便装在身,仍然是以拳按胸,行着标准的军礼。

    直到谢安走到谢琰等人面前时,谢玄深深一躬“叔父大人在上,小侄向您请安了。”

    谢琰终于反应了过来,连忙跟着欠身行礼“父亲大人,孩儿…………”

    谢安冷冷地说道“辅国将军,老臣可当不起你这大礼啊,你是当今世家的领袖,我谢家过江近百年,也从没有这样威风过,看来我这个老朽,也应该早点退位让贤,让你来接任这个家主,好把我们谢家发扬光大呢。”

    谢琰满脸通红,直接跪了下来,低头道“孩儿,孩儿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这里胡言乱语,还请父亲大人责罚。”

    谢安神色平静,没有说话,转而笑着对周围抱拳作揖“各位世家公子,北府将士,谢某不才,对这场拍卖会考虑不周,以至闹出这么多事端,方才我也是听到这里有变,才匆匆赶来,刚才,我在后面已经看得一清二楚了,此事是我儿谢琰的不是,他仗势欺人,飞扬跋扈,不仅挑起族内争斗,更是要让将士离心,大晋可以没有一两个高门世家,但绝不可以寒了将士们的心,这个道理,我希望所有在场的世家子弟们,都能明白!”

    谢安开始是笑着说,到后来,笑容渐渐地褪去,声音越来越高,隐然间有龙吟虎啸的风雷之声,一个当朝宰相,帝国首辅,真正是不怒自威,掷地有声。

    所有的世家子弟们全都齐齐地拱手作揖“谨听相公大人教诲!”

    谢安点了点头,转而向着后面黑压压一片的北府军士们说道“各位将士,你们舍身忘死,为国杀敌,都是有功之臣。讲兄弟义气,袍泽之义,挺身而出,更是让谢某感动。”

    “但是,我希望你们也能明白,你们在军中吃的每一粒米,这回得到的每一枚赏钱,都是朝廷,是国家给你们的,而朝廷能拿出的这些军饷,封赏,也多是出于各大世家之手。”

    “你们在前方浴血奋战,后方的世家子弟,朝廷官员们同样是捐家舍业,为你们了一切的保障,而你们的领兵将官,也多是世家子弟出任,不要因为世家中出了几个嚣张狂妄之人,就跟整个世家门阀对立起来。大晋,是所有人的大晋,是你们这些将士的,也是世家子弟的,希望你们能明白这一点,戒骄戒躁,更不可因为战胜得赏,就横行不法,为祸乡里。若有违国法之举,不管立过多大的功,都不会被姑息的!”

    刘牢之等人全都听得额上冷汗直冒,在这个当朝宰相面前,不管多凶悍的军士,都为这气势所震慑,全都低头不语,甚至不敢抬头看他一眼。

    刘裕深吸一口气,朗声道“我等谨记相公大人教诲,今天之事,兄弟们自发集结,都因刘某一人而起,与各位兄弟无关,若有违国法军纪之处,请相公大人责罚刘某一人便是。”

    谢安点了点头“刘裕,你虽跟谢家关系非浅,但任何人也不能凌驾于国法之上,今天之事,你在前面出手杀人,虽说出于自卫,情有可缘,但毕竟在京师动手伤人,已犯国法,一会儿你需要去京兆府自首,讲明此事,并接受应有的惩处才是。”

    刘裕点了点头,正色道“自当如此。”

    谢安看着刘裕,继续道“作为军官,当知大晋都城,无论是何理由,这种程度的军士集结,都是大忌。来了这么多军士,虽是自发,但已经构成聚众之行,你不去解散众人,反而继续鼓动他们的情绪,万一群情激愤,暴发出不可收拾的事端,只怕神仙也救不了你!”

    刘裕一咬牙,沉声道“确实卑职思虑不周,险酿大祸,还请相公大人依律严惩,卑职绝无二话可说。”

    谢安点了点头“此事稍后再论,刘裕,既然这些兄弟冲你而来,现在这场无意义的拍卖,可以结束了,你还需要他们继续助你竞价吗?”

    刘裕连忙说道“当然不必了,各位兄弟,请依相公大人所言,速速散去,免生事端。”

    檀凭之等人哪还敢多话,连忙向着谢安行礼,然后头也不回,向着四面八方,逃也似地溜掉了,刚才还人满为患的广场,顿时就空旷了许多,而这些壮汉子们身上那浓烈的汗味儿,也很快淡到忽略不计,让不少刚才秀眉紧蹙的世家小姐们,因为能重新呼吸上新鲜空气,而变得喜笑颜开了。

    谢安的身后,谢道韫一身贵妇打扮,寸步不离地跟着,她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谢琰,柳眉微蹙,上前对谢安说道“相公大人,瑗度他…………”

    谢安看都不看地上的谢琰一眼,冷冷地说道“欲戴高冠,必承其重,身为谢家嫡子,嫉贤妒能,不知克制,险些酿成大祸,让他跪会儿,怎么了?”

    谢琰咬了咬牙,一头磕到了地上,重重地响了一声“孩儿这就上书,请陛下免去孩儿一切职务,从此闭门思过,再不出户!”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