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东晋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九百五十八章 留有用身终再起

《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九百五十八章 留有用身终再起

    慕容兰的眼中,泪光闪闪,她的素手指向了另外的一些燕军的尸体,声音中充满了悲伤“这是阿胡尔,铁匠,我的这对雪花镔铁刀就是他打的。那是苏哈里克,他也只有十七岁,还是个孩子。再那边的是…………”

    她顺手所指,一个个血肉模糊的燕军尸体,名字就在她的朱唇之间吐露,而这些人的家境,身份,经历,都是娓娓道来,刘裕的心中也是阵阵伤感,和自己的兄弟一样,这些燕国军士,也都是有家人,有父母的普通人,战争把这些普通人变成了冷血厮杀的两军将士,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是这些鲜卑军士,还是自己的北府军兄弟,都是无辜的受害者。

    刘裕沉默良久,慕容兰看着他,声音中充满了幽怨“你要我怎么办?一边是我几年的兄弟,一边是我自幼相处的族人,你以为你们在这里厮杀,我心里好受吗?刘裕,追根到底,这次是你们晋国违背当年的约定,主动出兵河北,来夺我燕国疆土,要说侵略,也是你们晋军是侵略一方,我们奋起自卫,难道还是错了不成?”

    刘裕咬了咬牙,沉声道“河北之地自古以来就是我中原汉家王朝的地方,你们慕容氏当年受我大晋,以及历代先朝的大恩,从辽东的一个小部落变成了强大的汗国,但这并不是你们能在这里窃居我们大晋江山,汉室天下的理由。我们要取回我们祖辈几千年的故土,没有什么不对的!”

    慕容兰冷笑道“你们的故土?河北燕赵之地,自春秋以来就是我们胡人的地盘,中山国难道是你们汉人的?你们强大之时可以用武力驱逐我们,后来你们晋国内乱,被我们趁机夺回了祖先之地,就要我们这样拱手送回?别说什么自古以来,要说自古以来,你们现在呆的江南之地,还是吴越蛮夷的,什么时候成你们晋人的了?刘裕,我原以为你是条响当当的好汉,没想到跟那些腐儒一样,如此地虚伪。直接说兵强马壮,武力得之就完了,要扯这么多没用的做什么?”

    刘裕哈哈一笑“对,你说得不错,直接说兵强马壮得天下就行了,反正你们胡人只认这些。河北之地,你们想要,我们也想要,那就比比谁更有资格便是。这次我们输了,但下次,再下次我们还会卷土重来,只要我们汉人一息尚存,就绝不会把这祖先之地,拱手让人!”

    慕容兰不屑地勾了勾嘴角“我觉得你现在别想着北伐之事了,你们输了,你的后台谢家也快要倒了,晋国很快会陷入分裂和内讧之中,哪有余力再北伐?桓玄这样的人想的是夺权,而不是北伐,这点你比谁都清楚。你这样一心为国的,能有几人?”

    刘裕的心中一阵酸楚,慕容兰说中了他的心事,他狠了狠心,沉声道“我们大晋确实有自己的麻烦,可你们燕国麻烦就少了?慕容宝是个什么东西我们都清楚,你大哥也已经年近六旬,他还能撑多久?一个无能的世子,身边群狼环伺,只怕有分裂和内讧的,是你们燕国吧。”

    慕容兰的脸色一变,轻轻地叹了口气“好了,刘裕,我们在这里斗嘴,于事无补,如果我真的视你为敌,现在看破了你的企图,又怎么会再跟你这么多废话呢。我是真的不想你有什么伤害,留得有用身,不怕没柴烧,我不求你归降我大燕,但起码你不要做傻事。刺杀我大哥,对你晋国没有任何好处,就算我们这里内乱,桓玄也不会北伐,他这样的人,接下来几年只会想尽办法夺权。”

    刘裕厉声道“哪怕是为了我的这几千兄弟复仇,我也不会放弃杀你那大哥的机会。你要么现在就杀了我,阻止我,要么就别管这事!”

    慕容兰摇了摇头“你杀不了他的,再说我所认识的刘裕,是个堂堂正正的大英雄,就算你觉得大哥跟你有仇,也应该在战场上解决,靠这种刺杀的办法,算什么英雄好汉?!”

    刘裕一时语塞,确实,作为一个军人,在战场上打败强敌才是最好的办法,刺杀之举,即使有个光明正大的理由,也终归不是正途,今天他本来已经不打算生还,能与慕容垂同归于尽,为谢玄保留最后的反击的希望,是他的念想,但听慕容兰这样分析,顿时希望幻灭,万念成空。

    慕容兰看到刘裕的眼中充满了迷茫,叹了口气,上前一步,说道“如果你要复仇,那就得先活着。刘裕,不要作无谓的反抗,大哥也知道你不可能现在就归顺,但你可以留在这里,我保证,只要有机会,就会助你逃离。”

    刘裕冷冷地说道“我来这里是为了胜利,不是为了逃命,慕容兰,我不需要你的这点好心。你若是真想助我,就闪开一边,我也不会让你帮我杀你的大哥,让我们自行决定命运就行。”

    慕容兰叹了口气“你杀不了我大哥的,他有千军万马,不是你的勇气就能解决,就算你要杀他报仇,也得留下有用之身,而不是在今天无意义地送掉。我大哥当年受的屈辱和人生悲剧比你要厉害得多,可他不也是隐忍多年后终建霸业吗?你成天自命英雄,为何就不能暂忍一时?记得当年你跟刁氏兄弟的深仇,那种伤弟辱母之仇,你也能在谢玄的劝告之下暂时放下,今天就这么想不开?”

    刘裕的眼中瞳孔猛地一收缩,是啊,提到母亲和兄弟的时候,他的心开始软了,刚才满满的死意,开始渐渐地退缩,家人还在晋国,如果自己真的一去不回,桓玄这些人再给自己安上一个叛国的罪名,那家人会受何结局,就不言而喻了,想到这里,刘裕的手都开始有点微微地发抖起来。

    慕容兰又上前一步,素手按在了刘裕握刀的手背上,柔声道“听我一次,以后还有重见家人的机会,再说,还有她,在等你。”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