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东晋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一千零四章 妙音终诺侍君王

《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一千零四章 妙音终诺侍君王

    谢道韫一脸怜惜,轻轻地抚着王妙音那乌云般的秀发,眼中的泪滴也是止不住地落下,一滴滴地洒在王妙音的香背之上的罗衫,她的声音沉痛而悲伤,声声泣血“妙音啊,我苦命的女儿,为什么,为什么上天会如此地残忍,会这样地对你。那些恶贼害死你的未婚夫还不够,桓玄还把此物捡回来交给大人,提出要你嫁给他,作为放过谢家一马的条件。”

    王妙音的抽泣声渐渐地低了下去,在谢道韫的怀中,她的声音幽幽地响起“大人让我嫁入皇室,就是想以后借皇家的力量,向桓家复仇,对不对?”

    谢道韫沉重地点了点头“是的,桓玄绝对没有这种本事,能连接北方霸主慕容垂,在他的身后,一定还有别人,不是大人不告诉你,而是我们现在也查不出这个黑手是谁。要知道,躲在暗处的敌人才最可怕。现在我们手里只有桓玄这条线索,只有从他身上查,才能查清背后的真凶。这个人才是我们大晋多年来的祸根,不除掉他,我们永无宁日!”

    王妙音从谢道韫的怀里抬起了头,她擦干了眼中的泪水,平静地说道“所以,只有我嫁入皇室,与皇帝联姻,才能跟皇帝联盟,才能拉他对付桓玄,还有桓玄背后的黑手,对不对?”

    谢道韫点了点头“女儿啊,这对你确实太委屈了,娘知道,但是,这是唯一的办法。大人会为了这次的战败而请辞,谁来接替他,谁就会是那个黑手,只有在皇帝的身边,才会知道这些秘密,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太勉强了,大人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又怎么会这样做?我们知道你对刘裕的感情,但是人死不能复生,你若是想为他复仇,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王妙音闭上了眼睛,娇躯在微微地颤抖着,却是一言不发。

    谢道韫看着王妙音,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她幽幽地叹了口气“还有一件事,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但是我不想你留什么遗憾,或者是有什么事瞒着你,影响了你的判断。”

    王妙音睁开了眼睛,看着谢道韫,耳边却响起她的声音“你的好友刘婷云,这次就是跟着桓玄一起害了刘裕。本来刘裕已经逃出生天,可是她扮成你的模样,诱刘裕入了危险的陷阱,最后连桓玄射向刘裕的火箭,都是她亲手点燃的。娘早就说过,你的这个闺中密友,终会害了你,可没想到此事应验得如此之快!”

    王妙音半晌无语,久久,才一声叹息“从她嫁给桓玄的那一刻,我就预料到,总会有这一天。娘,不用再说了,女儿知道应该怎么做了。今天夜里,女儿会为裕哥哥焚香祷告最后一夜,请慧安大师来一趟,为女儿超度裕哥哥的亡灵,也算是最后与他的了断。明天,我会遵守我的承诺。”

    谢道韫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忍“妙音,这是事关你的终身大事,不要给自己留任何遗憾,要好好考虑清楚再作决定。”

    王妙音摇了摇头,脸上闪过一丝坚毅的表情“女儿已经作好了决定了,不会留任何遗憾,娘,你去告诉大父大人,就说妙音会为了王家,为了谢家,为了裕哥哥,侍奉皇帝!这就是女儿的承诺。”

    谢道韫叹了口气,轻轻地拍了拍王妙音的肩膀“娘代我们两家谢谢你,妙音,委屈你了。”

    王妙音没有说话,转而走向了香闺一角的一座观音像,跪在了像前的蒲团上,开始念起经文,而那美妙的声音,这会儿却是如此地平静,没了七情六欲,空洞地如同天空的浮云一般。

    谢道韫看着自己的女儿,欲言又止,千言万语,归于一声叹息,摇了摇头,轻轻地走了出去。

    在她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在远处的时候,王妙音的两行珠泪,从眼中坠下,她喃喃地自语道“裕哥哥,妙音永远遵守与你的承诺。”

    院外的一片池塘边,谢安负手而立,看着池中那些游来游去的红色金鱼,不发一言。

    谢道韫轻轻地走到了他的身后,谢安摆了摆手,十余名护卫从各处出现,齐齐地向着谢道韫行了个礼“小姐。”随后如风一般地消失,再也不见。

    谢安轻轻地叹了口气“妙音终归还是答应了。道韫,谢谢你,这回我谢家欠你一个大恩。”

    谢道韫面无表情地说道“王谢两家,王不离谢,谢不离王,早已经不可分割,若不是大人告诉了我事发的情况,我也无法向妙音转述。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居然是桓玄和刘婷云联手害了刘裕!”

    谢安淡然道“可是你仍然有怀疑,这些事情是谁告诉我的,对不对?”

    谢道韫咬了咬牙“不错,如果那些事是想害大人的黑手们所为,他们为何要告诉你?如果当时有你的眼线在场,为何不救刘裕?我的疑问,妙音也会有,这些事情,会成为她的心结,大人为何不实话实说?!”

    谢安叹了口气“因为我现在没有办法对付那些黑手,这次我谢家遭遇的失败,是百年来从没有过的,多年的心血,计划,全部毁于一旦,现在只有屈膝求和,借皇帝的力量,分化和瓦解这些黑手的联盟。皇帝参与了此事,但并非主谋,我们把妙音嫁过去,就是要离间黑手和皇帝的关系,也阻止桓玄上位。”

    谢道韫冷冷地说道“大人不敢以手中的北府军反击,光明正大地报复,却要牺牲女儿家一生的幸福,搞阴谋诡计,这样的事情,居然是大人所为,侄女以前想都不敢想!”

    谢安的身子轻轻地摇了摇“我也不敢相信,我居然会做这样的事,但这是现在让谢家保留元气,有反击机会的唯一办法了,道韫,你记住,谢家的利益就是王家的利益,不管你现在是谢道韫还是王夫人,都不会变。”

    谢道韫微微一个万福,转身就走,她的声音顺风而来“我去找慧能大师来为刘裕超度,这是妙音最后的要求,明天,她会按你的意思,侍奉皇帝,祝大人这回心想事成!“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