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东晋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拔拔前途两茫茫

《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拔拔前途两茫茫

    两天之后,七介山,峡谷。

    一队长长的蓬车队伍,鱼贯而行,足有七八百辆大车,绵延十余里,在草原上,一般一帐落一部大车,以此看来,这是一个近千帐落的中等部落,千余名骑马挎弓的战士,分列左右,戒备着来自左右方向可能的袭击,而妇孺老弱,则坐在这些大车上,还有几十名骑马的女子,穿梭于跟于车队之后的牛羊群中,赶着它们随着大部队一起前行,所有的车上,都插着一面黑色的公羊旗帜,正是漠南著名的大部落,拓跋氏的近亲部落之一,拔拔部的标志。

    骑在队伍前列,一身上好的貂皮大麾的一个中年大汉,长须及胸,眉宇之间有一颗豆大的黑痣,看起来一脸的精明强干,但是他的脸上却写着犹豫与迷茫,不停地看着峡谷的出口那里,若有所思。

    一个全副武装的大汉驰到了这个中年贵人的身边,沉声道“大人,马上我们就要通过七介山峡谷了,我们是往西北去乙弗部,跟他们一起投奔拓跋渥,还是去东边的贺兰部,投奔拓跋珪呢?”

    这个中年贵人名叫拔拔嵩,拔拔部是拓跋部刚分出去没几十年的绝对近亲部落,其父拔拔仁,在代国时期一直担任南部大人的要职,直到死后,拓跋什翼健才出于笼络独孤部的需要,把南部大人一职转给了刘库仁。而拔拔嵩少年成名,精通汉学,智勇双全,不到十四岁的时候就接替了病重的父亲,统领部落,二十多年下来,拔拔部在他的经营之下,势头越来越好,隐隐有超越独孤部,成为漠南大部的趋势。

    但这次拔拔嵩却面临人生中的一个重大选择,他的眉头深锁,看着前方峡谷出口的两条通道,喃喃地自语道“天神啊,你能不能给我指引,究竟去哪里呢?拓跋渥是著名的勇士,但却是叛贼之子,拓跋珪是正宗的代国嫡孙,可是势单力孤,连母亲都顾不上就逃亡贺兰部,这样的人,值得我去投奔吗?”

    那个全副武装的男人笑道“拔拔大人,这还用犹豫吗?草原之上,向来以力称雄,拓跋寔君谋反,跟拓跋渥有何关系呢,他是名动草原的勇士,曾经亲手格杀猛虎与野狼,连我们漠北乙弗部,都对他佩服之至,我乙弗代题跟他交过手,知道他的厉害和为人,他说过,他的血管里,流的不止是叛贼父亲的血,也有拓跋氏祖先高贵的血统,而他,是不会辱没这个血统的。拔拔大人,你是漠南的智者,南部大人,这个时候离开独孤部,应该找个好的依靠才行,拓跋珪一个毛孩子,连自己的娘都保护不了,值得你去投奔吗?”

    一个女人的声音缓缓响起“我不同意乙弗将军的看法,拓跋珪,才应该是你拔拔大人去投奔的主君。”

    乙弗代题的脸色一变,手摸向了腰间的弯刀“哪来的女人?”

    跟在拔拔嵩身后的两骑,身着斗蓬,蒙着面巾,缓缓地拉下了蒙在脸上的面,露出了两张面容,其中一张,秀丽绝色,杏眼柳眉,额头上戴着一枚鹌鹑蛋大小的蓝色宝石,乙弗代题的脸色一变“贺兰圣女?”

    此人正是贺兰敏,她微微一笑“不错,正是我,拔拔大人,谢谢你带我们一路来此,不过,我不希望我们就此分手。”

    乙弗代题的目光落到了贺兰敏身边的另一个女子的身上,她的容貌普通,但一双眸子却如天上的朗星,熠熠生辉,与一头小辫子的贺兰敏不同,她的头发束成了一个高高的马尾,只有汉人才会用这样的发髻,乙弗代题讶道“我见过你,你是那个苍狼的老婆,叫爱亲是吗?你怎么会和贺兰圣女在一起?”、

    慕容兰淡然道“因为我们夫妇是贺兰圣女的朋友,这回我们保护了贺兰圣女,逃过了刘显的搜捕与追杀,然后借助了拔拔大人的力量,得以一路同行。乙弗将军,我觉得你也不应该向西走,而是应该跟着我们往东,去贺兰部。”

    乙弗代题怒道“你们不要迷惑拔拔大人了,拓跋珪忘恩负义,不念刘显的庇护之情,与贺兰敏私通,绑架刘显的儿子,亵渎天神,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成为草原的霸主?拔拔大人,你可不要听信妇人之言啊。”

    刘裕的声音平静地响起“妇人之言不能听,那我这个男人之言,可听否?”

    乙弗代题的脸色一变,看向了声音的来源,只见拔拔嵩身后的护卫之中,缓缓骑出了一个穿着小兵服装的军士,同样的面巾蒙脸,当他扯下面巾时,苍狼那张粗犷中带着几分野性的脸,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引起了周围众人的一阵骚动“是苍狼?真的是那苍狼吗?”

    “没错,就是他,可是,可是刘显不是说,他被拓跋珪害死了吗?”

    刘裕微微一笑,摆了摆手“大家都看到了,我就是苍狼,两天前,我就在这个地方,亲眼目睹了拓跋珪是如何设下埋伏,大败刘显的追兵的,如果不是我拼力死战,只怕刘显早就跟他的三百多名手下一起,永远地躺在这里了。”

    乙弗代题不服气地说道“你胡说,刘显是没有追上拓跋珪而已,你明明是背叛了刘显,逃到拓跋珪那里,甚至,甚至拓跋珪能逃掉,也是你通风报信的结果,休要在这里混淆视听。”

    刘裕笑道“各位,刘显的那些亲卫部曲,大家都应该认识一些,尤其是他的谋主梁六眷,那天刘显带了几百人去追击拓跋珪,大家应该都看到了,可是为什么回来的只有刘显等区区数人?难道他是自己回部落,让他的部下们去追杀拓跋珪了吗?”

    周围一阵窃窃私语,不少拔拔部的人,已经开始有点相信这个说法了。

    拔拔嵩勾了勾嘴角,沉声道“苍狼,你是独孤部的人,刘显庇护了你,对你有恩,为什么你在这里要帮拓跋珪说话?难道你们汉人,都是这样背主吗?”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