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东晋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寄奴训侄见识广

《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寄奴训侄见识广

    慕容麟的眼中光芒闪闪,直视刘裕,沉声道“刘裕,你的立场究竟在哪边?是不是想帮着拓跋珪来行这缓兵之计?”

    刘裕微微一笑“你姑姑的立场在哪边,我的立场就在哪边,我们是夫妻嘛,自然是夫妻一体。如果我真的跟拓跋珪一伙的话,现在的拓跋珪,就不会率军南下,而是会北上与你这支军队对抗了。”

    慕容麟咬了咬牙“那未必是你不想告诉拓跋珪,也许,也许只是你刚刚发现我们罢了。刘裕,我很清楚我姑姑,就连她,也未必会站在我们燕国一边,更不用说你了。”

    刘裕叹了口气“慕容麟,你应该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你姑姑想要什么,她想要的,只不过是每个正常女人想要的,能跟自己所爱的男人在一起,长相厮守,在此基础上尽可能地为大哥,为族人尽自己的一份力。可是你,你想要的,有可能会危及燕国的基业,这点,咱们就不用再多说什么了吧。”

    慕容麟冷笑道“不错,我确实想要那世子之位,论本事,论能力,那位置就应该是我的,难道因为正室所生,就天生应该占着那位置?难道我母亲做错的事,就要我来承担?这不公平!姑姑她明知我是诸多兄弟中最优秀的一个,却一再地打压我,从不说我一句好话,这就是为大燕,为我父皇好了?”

    刘裕摇了摇头“她所反对的不是你,而是反对你自行夺位,藩王窥嗣的这种行为,这方面,能力和野心并不是完全相应,你们慕容家这几百年来的历史,一次次地,一代代地手足相残,骨肉相杀,最后弄得祸起萧墙,国破家亡,想想你父皇,亡国后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才重建燕国,容易吗?你如果开了这个夺位的头,那其他兄弟个个效仿,你父皇已经年过六十了,还经得起这个折腾吗?”

    慕容麟咬了咬牙“我不会象以前的那些前辈们一样,为了夺权而有损国家,有损大燕,我只是要展现我的能力,本事,让父皇,让其他兄弟们看到,我才是最优秀的,总有一天,姑姑也会看到这一点!”

    刘裕微微一笑“所以为了表现你的优秀,不应该顺势而为,作出对燕国最有利的决定吗?如果只是照搬你那远在几千里外的父皇几个月前给你下的指示,那还要你做什么?慕容宝来都可以了。”

    慕容麟冷笑道“刘裕,别以为我看不出你的心思,你还是放不下晋国,还是想回去,所以,你需要有拓跋珪在草原上称雄,最后反叛大燕,因为你知道,你回晋国掌军也好,夺权也罢,亦或是报仇,都需要时间,如果我大燕迅速地一统北方,趁着东晋内斗之时南下,你的汉家江山的美梦也就到头了,所以,你需要给大燕弄出一个强敌,反正这些草原蛮子一时半会儿威胁不到你们晋国,但可以不断地跟我们大燕作对,这才是你跟那拓跋珪联手的原因!”

    刘裕叹了口气“若是要跟你燕国为敌,我去帮慕容永就行了,或者是帮苻坚,再不济去帮姚苌也行啊,何必要跑到草原上跟这个拓跋珪称兄道弟?再说了,我要是真帮他,这会儿早就跟着他南下去打刘显了,还会现在出现在这里,跟你谈这些事?”

    慕容麟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这才是我愿意跟你谈这么久的原因,刘裕,我的好姑夫,你究竟想要什么,不说出你的真实目的,我是不会跟你合作的。”

    刘裕平静地说道“我要的很简单,就是回晋国,而且不止我一个人回,还要带着你姑姑回去。我不会让你遵守你父皇的命令,拆散我和你姑姑,带你姑姑回去的。”

    慕容麟的嘴角勾了勾,显然是有些意外“这个命令,你是怎么知道的?”

    刘裕叹了口气“你父皇现在身边缺少有力的情报能手,所以在战场上屡屡吃亏,连你那个异母兄弟,能干的乐浪王慕容温,居然也会死于丁零刺客之手,所以,他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你姑姑,比起解决拓跋珪来说,带她回去,才是首要的任务。”

    慕容麟哈哈一笑“你也知道这事啊,那还劝我做什么?姑父,你是聪明人,这回我带兵前来,消灭拓跋珪是第一个任务,带回姑姑是第二个任务,不要让我难做,姑姑的本事,你也知道,即使她回了燕国,也有办法离开的,而且,我也不希望她成天在父皇面前说我坏话,你放心,我可以答应你,以后会助你们夫妻重聚的。”

    刘裕平静地说道“我若是想带她走,恐怕不是你能留得住的,你姑姑搞了一辈子的情报,她的本事你清楚,这茫茫草原,躲起来可不是难事。我今天来找你,是告诉你有个更好的办法,既能展现你的本事,又可以让你向你父皇交差。”

    慕容麟的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之色“我不信,如果我不消灭拓跋珪,还能回去交差。就算拓跋珪没拿那些马甲,但他也自立为代王了,整个大漠,除了漠北的柔然,铁勒诸部,都来参加了牛川大会,这说明他有一统草原的能力和人望,无论如何,我们大燕不会允许草原上出现这样的强者!”

    刘裕叹了口气“你只说其一,不说其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参加牛川大会的,是为了拓跋珪而来,还是为了贺兰部而来?如果没有贺兰讷的召集,只靠拓跋珪,能来多少人?牛川大会的情况你也应该知道,哪怕这些来的部落头人,也当场跑了不少,所以我觉得你恐怕没搞清楚状况。”

    “你父皇,或者说你们大燕真正在草原上的隐患,劲敌,不是拓跋珪,而是贺兰讷!赵王慕容麟,你说你能力超人,眼光独特,是你父皇里最优秀的一个,但现在看来,如果连这点都认识不到,我只能为你的父皇担忧了,也许你姑姑说你小聪明有余,大智慧不足,还真没说错!”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