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东晋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一寸山河亦不弃

《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一寸山河亦不弃

    司马曜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为什么这样说?燕军主力若灭,我们大军北上,他们拿什么来挡?”

    刘裕平静地说道“首先,这十万铁骑不是燕军全国的实力,各城各地还有守备兵马,遇敌全面来袭时还可以抽丁,加上在辽东龙城故地仍然有三四万精锐的甲骑俱装,那里一直是他们训练甲骑的后备基地,以前慕容垂在河北打得一片残破,辽东老家却是平静如常,这才是他们的大后方,有龙城部队在,燕国就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司马曜恍然大悟“就是说,燕国还有后备的实力啊,难怪慕容垂放心让别人统治这支大军,朕还以为燕国家底一下子全押上了呢。”

    刘裕微微一笑“作为顶级的将帅,永远会给自己留下强大的预备队和后备军,慕容垂想灭魏国不假,出动大部分实力也不假,燕国的野战主力,机动军团几乎全在此,但这并不是燕国的全部力量,他还是留有后招的,万一这支部队全部送掉,也起码有自保之力。所以,我军若是北上,也未必就真的能一举攻破邺城,灭亡燕国,这是其一。”

    司马尚之不屑地说道“那其二是什么呢?”

    刘裕正色道“我们内部的问题还没有解决,陛下跟黑,哦,现在既然没有查出这个,卑职就暂且用高门世家来代替吧,陛下跟某些大世家之间的关系还没有理顺,北伐不是儿戏,是要出动十几万,几十万大军,在外征战数年的大事,那军队的征召,组织,粮草的调集,以及征服之地的管理,控制,政策,都是需要一系列的后续,不是简单的前线破敌这么简单。就象中原和齐鲁之地,上次北伐,我们明明就已经占领,但根本无法控制这些新占之区,只有陛下任命的刺史带着几千兵马缩在郡治城内,外面的乡村根本没有效忠朝廷的吏员,既保护不了平民也无法征丁抽税,那这样的收复,又有何意义呢?”

    司马曜的额上冷汗直冒,恨恨地说道“都是有些人身居权位,却是懈怠无为,不去解决这些问题,只会成天跟朕抱怨各种困难,各种前线耗费,甚至要朕主动地退出这些地区,以节省开支。尚之将军,你是不是应该跟会稽王和王尚书好好地商量一下,如何管理好这些地方,而不是一句弃守呢?”

    司马尚之一下子跪了下来,他听出了皇帝的愤怒,声音也有些发抖,不复刚才对待刘裕时的那股子强硬与蛮横“陛下请息怒,末将只是一个军人,这些政事,不归末将去管,上次北伐的时候,末将也曾经带领兵马,接收了不少中原和齐鲁的州郡,并驻守半年以上,末将在时,境内安定,虽然吏员没有到位,但末将也是派出军中的参军,巡视全境,抚慰百姓,百姓也是推举贤能,带着美酒牛羊前来劳军,并不象刘中士所说的那样,不认王师啊。还请陛下明察。”

    刘裕冷冷地说道“领军将军,你自己也说了百姓只不过是在大军在时,带着牛羊酒肉前来劳军,可不是按着朝廷的规章制度,正常地抽丁纳税,以报国恩啊,你看看大晋江南各州郡的子民,看看江北扬州六郡的子民们,要不要去给驻军们这样劳军?他们只要正常地交税服役就行了,而这,才是大晋真正需要的。如果能从当地征粮,自然不用后方千里转运,如果能从当地抽丁训练成军,自然也不需要大军久驻,又何来的什么钱粮消耗呢?如果这样都算是钱粮消耗,那我们宿卫军是不是也在消耗钱粮,应该解散了?”

    司马尚之气得从地上跳了起来“一派胡言,宿卫军是保卫皇帝陛下安全的,你居然说要解散?陛下,他这是狼子野心,想要…………”

    刘裕大声道“陛下的安全需要宿卫军来保卫,可是天下百姓的安全,大晋州郡的安全就不要保卫了吗?将军身居高位,手握重兵,难道想的就是放弃这些新收之地,放弃我汉人的江山天下,只为了省这些江南的钱粮吗?因为江南的钱粮是将军,还有各大高门世家的产业,用了心疼,所以就可以为了省世家的私钱私粮,而弃陛下的江山吗?”

    司马曜猛地一拍龙榻的扶手,厉声道“朕的江山,一寸也不可以弃!”这一掌打得是如此之狠,居然直接把这半尺厚的扶手给生生拍断了,龙头“啪”地一声掉到了地上,在这一瞬间,因为极度愤怒而暴发的司马曜,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变成了北府军的猛士,大概就算吃了五石大力丸,也不过如此吧。

    司马尚之的脸色都吓得白了,他从没有见过司马曜动过这么大的怒,连忙再次跪下,这次不是象上次那样军礼式的单膝下跪,而是直接整个人都趴在地上,连头盔也不及摘,就这样连着脑袋一起磕地了“陛下息怒,末将,末将可没有这个意思,末将愿意以全部身家捐献朝廷,作为北伐军资,也愿意亲自领着家中所有男丁,为陛下守卫江山,收复失地。”

    司马曜极怒过后,胸口在不停地起伏,喘息着,半晌,他的喘息才稍稍平复,看着在面前匍匐着的司马尚之,叹了口气,上前两步,扶起了他“尚之将军,你误会了,朕的怒火,不是对你,咱们都是司马氏的子孙,这个江山,是我们祖先留给我们这些子孙的,哪有不守而弃的道理?那些个世家大族,吃咱的,占咱的,却不肯出力出粮为咱们夺回江山,甚至还要在背后使坏去害我们的北伐将士,朕念及于,故有气愤于心,一时难平。你要知道一件事,只有大晋好了,才有你的荣华富贵,大晋若亡,你的那些个庄园产业,能保得住吗?”

    司马尚之咬了咬牙“末将愿意誓死听从陛下的命令,在所不辞。”

    司马曜看向了刘裕“那么,按刘中士的意思,北伐之前得先整顿内部,收回你所谓的世家特权,为国所用,才能进行了?”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