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东晋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慕容家国难两全

《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慕容家国难两全

    建康,宫城,两仪殿前。

    刘裕默然半晌,在他的怀里,慕容兰的抽泣声已经渐渐地平息,她从刘裕的怀中直起了身,抚了抚自己零乱的额前秀发,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说道“狼哥哥,对不起,这个时候,我真的不能继续陪你了,大哥新丧,北魏虎视眈眈,在这个时候,我不能扔下我的族人,我必须要回去保卫我的同族,这是我慕容兰,作为一个慕容氏的子孙,必须要做的事情。”

    刘裕叹了口气“你这回本就不应该冒这么大风险来大晋,如果有你在军中,也许参合陂之败,不会出现,而你的大哥,也不会…………”

    慕容兰摇了摇头“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我来晋国是为了跟你在一起,为了救你出牢笼,为你洗罪,本来我是作好了用死来为你脱罪的准备,可是谢天谢地,你自己就摆脱了罪名,还揭发了黑手党,取得了皇帝的信任。我本来是想陪你一起做完土断之事后,再有下一步的打算,可是现在,出了这事,我必须要提前离开了。”

    刘裕勾了勾嘴角“兴弟很想你,一直哭着要见娘亲,你这一走,不知道何时还能见兴弟一面,你要不要…………”

    慕容兰咬了咬牙,转过了身“不,我不能见她,因为,我怕我一见到自己的女儿,就再也不想走了。狼哥哥,回到北方救我的家国,是我必须承担起来的责任,就象我在草原上求你跟我永远留下时,你也拒绝了,一定要回到你的家乡,这是一样的道理,你应该能理解我!”

    刘裕叹了口气“我当然理解,阿兰,你放心地去吧,如果我这里忙完了大事,也可以去助你一臂之力!”

    刘穆之的脸色一变“寄奴,慎言,去敌国可是重罪,你好不容易才洗脱了自己的罪名,可不要再入火坑!”

    刘裕摇了摇头,沉声道“这些不是我的私事,燕国虽然是我们的强敌,但现在看来,在他们的北方,已经崛起了一个更强大,更可怕,更野蛮残忍的敌人了,拓跋?的能力,我非常清楚,草原在他的手下,百年来首次真正一统,他也毁约违诺,攻打中原,如果真的借后燕新丧国君之机,大举入侵,那绝对是所有北方百姓的地狱,无论是作为大晋的军将还是作为汉人同胞,我都不能视而不见,即使是作为侦察,布局,也是应该的,当然,这些事情,要等到我顺利地帮皇帝执行完土断,再去进行。”

    慕容兰转过了身,看着刘裕,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狼哥哥,我知道,北伐中原是你一直的梦,而解除那些世家对你的牵绊,是北伐的前提。只是我必须再提醒你一句,就跟你打仗一样,凡事未虑胜要先虑败,切不可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皇帝的身上,他没这么可靠,也很脆弱。”

    刘裕正色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此事我已经下了决心,再难回头,相信我,阿兰,我应该很快就能解决这里的事情,去邺城找你!”

    慕容兰转过了身,大踏步地向着宫外走去“那我祝你一切顺利,心想事成,狼哥哥,我会为你祈祷和祝福的!”

    她的身影,很快就随着几个起落,消失在宫墙之外,刘裕的目光看着北边的方向,渐渐地出了神。

    刘穆之勾了勾嘴角“寄奴,这几天慕容兰不在,这近卫防护之事,可就无人主理了,我毕竟不可能布置殿中,尤其是寝殿的防卫,这些一直是慕容兰和妙音联手安排的,而且北方出了这些大事,战报很快就会传到皇帝的耳中,也许,他会故态复萌,再次地用酒色来放纵自己。你最好这几天想办法置身事外,静观其变的好。”

    刘裕的脸色一变,看着刘穆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要我放弃对皇帝的保护?!不行,绝对不行,若是这个时候他出了事,那我就前功尽弃了!”

    刘穆之叹了口气“你完全没有必要把皇帝的安保扛在自己的身上,有慕容兰在,可以为你防暗箭,刺杀这些,可是现在她走了,你一个人如何来防?”

    支妙音的声音从台阶之上响起“不是还有我吗?你们不用太担心的。”

    二人的脸色一变,同时看向了殿门,只见支妙音僧袍尼帽,手持拂尘,如同一朵不染任何尘埃的莲花,款款从大殿台阶而下,在她的身后,两扇大门轻轻地合上,刘裕的眉头一皱“皇帝现在还在殿中吗?你为何不在他身边?”

    支妙音冷冷地说道“裕哥哥,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就这么希望把我赶到皇帝的身边吗?”

    刘裕意识到伊人有些生气,连忙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皇帝现在的安全需要…………”

    支妙音淡然道“你可别忘了我手下有众多的暗卫,即使我不在,她们也能把皇帝保护好的,而且,说实话,你们刚才在这里谈北方战事的时候,我们的皇帝陛下的眼中耳里,却只有张贵人的仙乐飘飘和起舞倩影,这会儿他已经喝了整整一坛洋河佳酿,人事不省了呢。”

    刘裕的眉头一皱“乱来,不是说好了滴酒不沾吗,他也答应过我,要戒酒远女色!”

    支妙音冷冷地说道“你不是皇帝,他才是,哪可能有一个天子如此听命于一个臣子呢?张贵人在那儿不停地勾他的魂,他肯用喝酒醉去的方式来控制自己,已经不容易了。而且,慕容垂身亡,此等大事,我们家也要有所谋划了。”

    刘裕睁大了眼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黑手党…………”

    支妙音马上说道“不错,机会难得,北方如果乱起来,就是我们趁机北上的时机,这个时候,我们谢家必须要取得黑手党的支持,从王恭的手中夺取北府军权,然后挥师北上,裕哥哥,跟在这里守着这个酒色无度的皇帝相比,你这时候,更应该回北府军,实现你的北伐梦才是!”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