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东晋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英雄救美情难禁

《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英雄救美情难禁

    刘裕的脚步坚定,直向门外走去,突然,背后响起一阵轻微的风声,接着就是弓矢上弦的声音,他不用回头,就知道,那一定是朱雀,在自己的身后,拉开了三连步兵弩。

    刘裕不回头,就这样站着,他的声音冷静而坚定,顺风而来“朱雀,你可想好了,这一矢,是你这一辈子,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能杀我的机会了,可是杀了我,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也想清楚!”

    身后的气息,变得有些零乱,甚至他可以听到朱雀的呼吸之声,也不再平静,这是他认识这个巨枭以来多年,从没有过的事情,高高在上,甚至可以操纵帝王生死的这个盖世大佬,居然也会犹豫,也会乱了心神。

    刘裕微微一笑“好了,朱雀,我给过你机会,今天的事情,希望你以后不会后悔。不管怎么说,你害了皇帝,坏了我土断的计划,这笔账,我迟早会跟你算的。”

    他说着,扛起斩龙刀,提着扎心老铁,也不去穿地上的铠甲,就这样陉直走出了小院的门,当他的身形刚刚转出院门时,只听到后面一声弓弦的震动,“啪”“啪”“啪”,连续三声,那是弩矢入木的声音,朱雀终于还是泄愤式地扣下了扳机,却不敢加之一矢于已身。

    刘裕长长地舒了口气,他的身上,早已经汗出如浆,这还是他有生以来第二次,完全地把自己的性命交于敌手,上一次,那还是还未从军时,在京口被那刁氏兄弟以家人作胁,吊在木桩上鞭打。可是那毕竟还是光天化日下在京口,刁氏兄弟就算再胆大,也不敢如此草芥人命,可是今夜,朱雀却是杀意如铁,刚才自己的生死,真的就是他一念之间,即使是那些活命的借口,是不是真的可以震得住他,也没有把握。

    但是刘裕有一点是肯定的,对朱雀,对黑手党,一旦软弱,退让,只会死得更惨,这些年来,自己之所以能从他们的魔爪下屡次逃脱,不在于自己比谢安和郗超更高明,而是因为自己比这二人更坚定,不妥协,反而让黑手党的那些连环杀招无所适从。

    刘裕的心念一转,只怕这时候,皇帝已经没命了,自己这次拒绝了黑手党的合作,明天他们会如何对付自己,又未可知,天下大乱在即,自己现在应该做些什么呢?

    支妙音的声音从一旁响起,刘裕转头看去,只见在简静寺外,草丛之中,一双星星般的眸子,正在闪闪发光,而即使是这黑夜之中,刘裕在十步之外仍然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支妙音那绝色的容颜。

    刘裕微微一笑,走了上去,只听“嘤咛”一声,一个温热的娇躯,直接扑进了自己的怀里,带着那淡淡的檀香与处子的芬芳,这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十年之前,还是少女的王妙音与自己初定情时,也是这般的火辣与直接。

    刘裕本能地想要推开怀中的佳人,可是那双环在自己背上的双手,却是抱得更紧了,支妙音哭道“你这傻子,为什么要来,你难道不知道,今天你差点就没命了吗?朱雀连我都抓,他是真的想要了你的命,你若是就在这里死了,那北伐怎么办,你的大业怎么办?”

    刘裕轻轻地叹了口气“我若是不来,你怎么办?”

    支妙音的娇躯微微地一抖,她幽幽地说道“也许,我让他们杀了,是最好的结果,裕哥哥,我现在是个多余的人,天天受着煎熬,夹在你和慕容兰之间,夹在你和我家之间,我好痛苦,好为难。刚才你不在的时候,我恨不得就这样给他们杀了,这样我也解脱了,也许我要是死了,你还能多记起我一点来。”

    刘裕的眉头微皱“你怎么会这样胡思乱想,我们毕竟有过一段缘份,我怎么会忘了你呢。何况,当你表明你的真实身份之后,我们以后还会继续这样合作的。”

    支妙音的手,慢慢地从刘裕的背上松开,她退后了一步,扭过了头,不愿意让刘裕看到她通红的面孔“你说得对,公是公,私是私,我不应该把一些个人的感情,与公事掺到一起的,不过,裕哥哥,你肯来救我,我真的好感动,真的好高兴,这次我和你一起给黑手党骗了,他们果然是在利用我们,只怕我们谢家,也要大难临头了。”

    刘裕点了点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必须马上回皇宫,就算救不了皇帝,也要处理好善后之事,朱雀今天是想留下我,拖延时间,但绝不是想杀我,所以,他们一定还有后招。”

    支妙音讶道“在这个时候,你还能想到这些事?”

    刘裕咬了咬牙“我在来的路上,其实就想到了,今天张贵妃能进大殿,能以脖子上的剑伤逼皇帝赶我走,其实我已经知道,皇帝今天必死无疑了,所以我才会来这里,因为我要摸清黑手党的底细,他们如果真要我的命,不必如此,直接把皇帝之死的罪名推在我身上,就可以杀我。”

    支妙音点了点头,一指草丛之中,一个黑漆漆的洞口,那是一块给移开的石碑之下,她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快从此密道回皇宫吧,边走边说。”

    她说着,直接跳进了那个黑洞之中,当她的身形没入其中的一瞬间,一点微弱的火光,从洞中亮起。

    刘裕二话不说,也纵身一跃,当他跳进之后,头顶一阵机关响动的声音,石碑自合,就跟没有打开过一样。

    简静寺门口,高阶之上,庙门缓缓打开,朱雀和玄武并肩而立,两人眼中皆是光芒闪闪,神色各异,朱雀看着那合起的石碑,叹了口气“你说得不错,刘裕终究还是不肯加入我们。”

    玄武淡然道“我不这样认为,实际上,他已经跟我们开始合作了。正如他所说,他早就知道皇帝不可救了,但还是来找我们,其实,就是合作。他嘴上不肯承认,但实际上,跟我们一样,已经在等着内战来临了。”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