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谍海猎影《谍海猎影》正文 第二二九章 如愿以偿

《谍海猎影》正文 第二二九章 如愿以偿

    “这事是卑职一手负责的,更何况,卑职还节制着本部上下呢?”方不为下意识的回道。

    “屁!”谷振龙鄙夷的说道,“那就是个鸡毛令箭,算不算还不是马春风一句话的事情?”

    在谷振龙眼里,方不为这点临时的权力,自然小的不能再小,但方不为不能不在意。

    往后近十年,他都要靠着特务处一展抱负呢。

    马春风落不了好,特务处也会跟着受牵连,自然也会影响到方不为。

    更何况,方不为更不会明知道步少纲背后藏着大汉奸,而无动于衷。

    不管谷振龙怎么笑话,方不为都肯定得往下查。

    方不为又扫了一眼供词,转了转眼珠,对谷振龙说道“真治不了步少纲的罪,暂时把他放了也不是不行。但卑职还是想着往下查一查……”

    “说!”谷振龙一听就知道方不为打的是什么鬼主意,他这是抓了步少纲还不罢休,还想着拉起葫芦扯起藤,一网打尽呢。

    方不为指了指供词当中,江右良提到的那个封城令下发之后,半夜找到他的人“这人知道江右良藏身的地方,肯定和江右良之前联络过的暗探有联系……卑职想,能不能从特工总部那里查一下?”

    谷振龙白了方不为一眼“还是那句话,这事和老子没关系,我又不是你上官?人在你特务处押着,有什么问题,你自去找马春风便是!”

    方不为傻眼了!

    他还想着让谷振龙下道命令,让谷开山或是田立成,把江右良之前负责的那部分暗探的资料调出来。

    查到暗探,再顺藤摸瓜,看能不能找出是谁支使的步少纲。

    可谷振龙摆明了是不想管这个事情。

    话说着,谷振龙一起身,把文件从方不为的手里抢了过来“没事就滚蛋,老子还要向委员长汇报呢!”说着又看了看表,“为了等你小子,白白耗了我一个多小时……”

    方不为哭笑不得,谷振龙这是拐着弯的让他知道,他谷振龙是有多么器重他方不为。

    谷振龙迈步就往外走,方不为紧跟在后面。

    “司令,那步少纲怎么办?”

    “那是马春风的事情,少来问我!”谷振龙没好气的说道。

    “那查不到步少纲的证据怎么办?”方不为又追问道。

    谷振龙冷笑一声“还能怎么办?放人啊,那老子可算是看到你小子的笑话了!”

    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但谷振龙摆明了一副他肯定不会插手的样子。

    自己只是一个小组长,没证据,还能死扣着步少纲不放?

    让自己或是马春风去找特工总部协调?

    开什么玩笑?

    怕是当场就会被轰出来。

    谷振龙哪里是在看他方不为的笑话,这是在等着笑话马春风呢。

    看来马春风这一次把谷振龙得罪的有些狠了。

    谷振龙虽然没答应给特工总部下令,但方不为也不是没收获。

    他来找谷振龙,其实就是想探一探谷振龙的口风,如果到时候特务处找不到证据放了步少纲,谷振龙会不会找后账。

    谷振龙冷眼旁观的架势,正好合了方不为的心意。

    只要自己这边收着点力,步少纲迟早都会被马春风放出去。

    到时候就是丢一枚窃听器的事情了。

    跟着谷振龙下了楼,正好迎上了谷振龙的副官。谷振龙大手一挥,指着方不为说道“给这小子一张通行令,下次再来的时候,就不用通报了!”

    张副官心里颤了一下,立刻应了一声。

    “老子先走了,正好去委员长那里,把你小子要的人带回来!”谷振龙冲方不为挥了挥手,上了小轿车。

    方不为大喜,铿锵有力的冲谷振龙敬了个礼。

    他也没想到谷振龙这么好说话,要人的事情,当天就给他办了。

    叶兴中这群狗日的有福了。

    一直等谷正龙的小车出了宪兵司令部的门口,方不为才放下了手。

    张副官一直羡慕的眼神看着方不为,等方不为转身后,他又带上了笑容。

    “方组长好福气啊!”张副官感叹道。

    上一个被谷振龙这般看重的人才,已经升成主力师少将师长了。

    “张副官高赞了!”方不为满脸都是热情的笑容。

    有谷振龙的亲口交待,事情自然办的极快,不到十分钟,方不为就拿到了通行证。和张副官有说有笑的出了院子。

    “不知张兄哪天有空,还请赏兄弟一个薄面,给兄弟一个答谢的机会!”方不为盛情相邀道。

    张副官正好也想和方不为亲近亲近,笑着回道“司令这里没什么琐事,为兄不当值的时候,都是空闲的……”

    两人一拍既合,定下了时间。

    坐到车上,方不为才算是松了一口气,用力的搓了搓已经笑的有些发僵的脸。

    他觉的,他跟着张副官的这十分钟里,比和谷振龙待一起的一个小时里笑的都多。

    哪个年代都是如此,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特别是大人物的扈从,更要小心对待。不然一个不经意得罪了这样的人,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给你上点眼药水。

    别的不知道,贺清南是怎么失势的,方不为还是了解过一二的。

    就是被马春风这么一点一点的在委员长那里上眼药水,最后落了个丢官去职,永不录用的下场。

    两不是两位陈长官力保,连命都活不下来。

    当然,结交到这样的人物也并非没有好处。

    谷振龙在国党内部,也是声名显赫的人物。而且资历老,功勋多,人面自然就广。

    张副官跟着谷振龙多年,知道的事情自然也多。

    这和高思中,苏民生所接触的层面是完全不同的。

    哪怕为了熟知各种人情事故,方不为也觉的很值。

    方不为又念叨了一遍和张副官约好的时间,而且还给司机交待了一遍。

    他怕自己一忙起来就给忘了。

    回到了本部,方不为第一时间去找了马春风。

    江右良招供了这样的大事情,必须先要给马春风汇报一声才对。

    而且谷振龙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有让方不为给马春风通个信的意思。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