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三国之秦华传 第四十章 修整三月

第四十章 修整三月

    少帝刘辨继位,改国号为光熹,公元188年也就是光熹元年。

    光熹二年四月,秦华解决了北方鲜卑的外患,同时又让张辽打通凉州往西域各国的商路。

    凉州兵马除了一万留在西域建设驿站堡垒,三万羌人骑兵回归青羊城,一万余战死或退役,其余五万军队全部回到了武威郡城之外驻扎。

    此时董卓虽然权倾朝野,但是还没到人人喊打的地步,所以秦华并没有立刻出兵讨伐董卓。

    秦华给了军队三个月的修整时间,让他们在近一年的征战过程后休息一下,同时也需要进行战后抚恤和封赏。

    等秦华将平定北方的消息上表洛阳后,董卓慑于秦华的军力,加上蔡邕不断说秦华的好话毕竟是自己未来的女婿),董卓让刘辨册封秦华为征北将军,安定侯。

    一时秦华的名声开始被天下所知,某些人已经开始注意到了这位雄踞西北的凉州牧。

    等到朝廷的册封到达凉州时,秦华已经完成了战后的抚恤工作。

    有西域盗匪的宝藏和那些鲜卑部落牲畜的收入,应付这次抚恤倒是没有对凉州的财政造成任何影响。

    反而因为西域商路的开启,秦华已经能够收到一些商业的税收了。

    有了征北将军的封号,秦华开始大肆封赏手下将领。

    贾诩依然是军师祭酒,同时担任凉州从事。

    荀攸封为长史,主管凉州内政以及地方官员的升迁。

    马腾为武威郡守,替秦华守护自己的大本营。

    张辽、韩遂、高顺皆封将军,梁兴等人为校尉。

    只有马玩的职位毕竟特殊,因为他现在是青羊城的城主,所以秦华给他封了一个护羌中郎将的官职。

    同时根据各自的战功大肆奖赏,让原本还有些拮据的各人立刻富裕了起来,对此他们自然都对秦华感恩戴德。

    而有功的将士自然也都有封赏,秦华命马腾和韩遂两人负责考核那些有功的低阶将领,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些有军事才能的授予裨将、偏将等职,如果只是勇武,那就最高也就只能担任千夫长的职位。

    战后这些事情都处理好之后,士卒们就基本处于半放假状态。

    劳逸结合秦华还是知道的,这些士卒大多已经跟随秦华和张辽离开故乡近一年了,需要给他们一点与家人团聚的时间。

    士卒们虽然有休息的时间,但是秦华却没有,在处理好军队的事情后,秦华又率领监察部的官员以及工部一些官员开始巡视凉州各郡,到当地考察民情。

    毕竟他收到的只是一些书面信息,虽然自己有设立监察部检查,也有夜鹰的汇报,但是秦华还是想要到当地查看一下百姓的情况。

    结果还没离开武威郡,秦华就被人给拦下了。

    那是一名头发凌乱,衣裳破烂的老者,他见到秦华的队伍到来,不顾疾行的队伍,直接跑到了路中心跪下。

    好在秦华的骑术还不错,加上当时速度不快,及时的停了下来。

    “大人,求您为我主持公道啊。”

    见秦华停下,老者立刻往前爬了几步,向着秦华叩头。

    秦华当即下马将老者扶了起来,向老者询问缘由。

    这名老者也没想到秦华居然真的会理会自己,看秦华的样子应该是很大的官,他一时有些语无伦次,说了好一会居然都没能让秦华听明白。

    这时边上一名路人看不下去了,上前对着秦华施礼后开始讲述老者的遭遇。

    原来这名老者是附近村庄的一名农户,家里有四口人,除了妻子外还有一儿一女。

    本来在秦华的新政下,他们的生活开始渐渐好了起来,没想到忽遭横祸。

    当地的县丞看上了他的女儿,本来那名县丞的名声就不好,无论是老者还是他的女儿都不愿意。

    没想到这人见对方拒绝,居然直接派人将他的女儿给抢走了,还动手打伤了他们一家。

    他的儿子被打断了双腿,老者也被打的倒地不起。

    本来他们见那人势大,是不敢作声的,但是没想到第二天他女儿的尸体就被送了回来。

    老者的妻子也因此上吊而亡。

    忽然之间家破人亡让老者不得不站了出来,但是他一不识字,也没有门路,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于是只能像现在这样看见官员模样的经过就上前请求帮助。

    这县丞在当地也有势力,县令都不想管的事情,那些低级官吏又如何敢接手。

    于是根本没人理会老者,有时候被老者缠的烦了还会让人打他一顿,所以老者才会是现在这幅模样。

    秦华听后愤怒异常,原以为自己之前做了这么多事情,不敢奢求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最少也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了。

    没想到却还是发生了,秦华立刻转头询问监察部的官员。

    那人赶紧让人找来本地检察人员。

    通过那人秦华才知道原来那名县丞是刘氏子弟,虽然没有了封地,但是在洛阳也有熟人。

    而刘氏子弟犯罪官府是不能审理的,需要上报九卿中的宗正卿,他是大汉专门用来审理汉室皇族子弟案件的。

    县令见对方只是一普通农户,那名县丞又是自己共事多年的老友,也就没想管这起案件。

    “哼,刘氏皇族都自身难保了,一个旁支落魄户还敢作威作福?”

    当然这句话是秦华在心里说的,他没有自大到公然说汉室的不是。

    “来人,将那刘勋带过来。”

    秦华一声令下,就有四名陷阵营的士卒在当地监察人员的带领下前去抓捕那名县丞。

    那刘勋在被陷阵营士卒押送的时候还在不断高喊自己是皇族子弟,就算要治罪也只能由宗正来定。

    秦华没有和他废话,直接指着老者问刘勋,是否做过那些事情。

    刘勋倒也没有狡辩,他一口就承认了下来,只是要求秦华将他送往洛阳定罪。

    听到这人认罪了,在越来越前来围观的群众面前,秦华一把抽出沧溟剑,将刘勋的首级砍下。

    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那些围观之人惊叫连连。

    秦华倒是毫不在意,一甩沧溟,将上面的鲜血甩飞,插剑入鞘。

    做完这一切,秦华指着刘勋的头领说道“将这首级悬于城门之上示众,如有再犯者,此人就是下场,即使是皇族子弟也是如此。”

    老者忽见自己的大仇得报,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然后就来到秦华面前不停的叩头。

    秦华赶紧将他扶了起来“此乃我之过错,是我治下不严。”

    听到秦华的自责,老者又想跪下了,却被秦华一把拉住。

    转头对着身边的人说道“去查抄刘勋家产,从中取万钱赔偿给这位老人家,再找名医为老者之子治疗。”

    那人领命离开后,秦华又对着另一人说道“将那些打过老者的人找出,每人杖五十。”

    说完秦华看向老者“老人家,如此安排您还满意吗?”

    “满意、满意。”老者没想到秦华在为自己报仇还如此帮助自己,不由再次跪了下来。

    见实在无法阻拦,秦华也只能无奈的上马离开。

    事后有人询问秦华是谁,当得知此人就是凉州牧后,他在凉州,尤其是武威郡内的名望再次得到了提升。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