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天师修武 第2章 玄灵宝录(二)

第2章 玄灵宝录(二)

    “小子,你倒是挺识时务的啊!”稚嫩的陌生声音再次出现在张武的脑海之中。

    张武惊讶的同时心中大为不惑。

    刚才阻止他同化苏婉秋元气的就是这个声音,闻其声而不见其人,说话的一定是高手,应该是利用神魂传音,但怎么听着都像是一个小孩。

    “不要找了,我就在你体内。”稚嫩的声音没好气的说道。

    “你是谁。”张武的声音中充满了未知的恐慌。

    “我是你祖宗。”

    张家一脉单传,到他这代历经17代,不要说祖宗,就是他老爹也是三个月前亲手埋的。

    张武刚要破口大骂,只觉得浑身一轻,是有人将他扶起来了,腰间传来的绞痛让他倒吸一口凉气。

    “臭小子,还不醒过来。”悦耳的娇嗔传入张武耳中。

    张武清洗一口凉气,当即站直身体“小姨…嵆老师,你怎么会来这里。”

    此刻张武已经走出人群,搀扶他的是一位身着明都府院士服装的女子,看上去比张武大不了多少,模样生的十分标志,单从颜值来看,跟苏婉秋不差上下。

    此人名为嵆乐,明都府最年轻漂亮的单身女老师。

    三个月前十五岁的张武按照老爹遗言找到后者,按照老爹所言,这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女子是自己的小姨,亲亲的小姨。

    明都府是大明王朝为了培养人才特设的修武学府,教学和待遇非常丰厚,以此培养各种修武天才,为日后王朝的发展做人才储备,能入明都府者非富即贵,无一不是天纵之才。

    嵆乐从小没有母亲,长姐如母,那份亲情让他忘记了对于张家的怨恨。

    对于初次谋面的张武,她花费了不小的代价,才从明都府为张武某得一借读生的名额,只是后者资质平平,并不适合在明都府生存。

    十天后将要进行学中会考,排名最末者将被淘汰。

    张武为了不让嵆乐失望,这才铤而走险的找到苏婉秋,试图开启天赋武术阴阳眼,谁能想到苏女神会想偏了,出了这么一档子乌龙。

    “你是我见到第一个惹苏婉秋生气的人,你知道会得罪多少人嘛?”嵆乐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张武摸着胸口,刚才那一掌可不轻。苏婉秋的弟弟苏离跟自己同处朝天殿,只不过人家是朝天殿甲院学子,元武境巅峰,自己身处。

    “都是误会,我会解决清楚。马上要学中会考了,我还要去准备,先不跟你聊了。”

    明都府除了天才修武者以外,还有一部分像张武这样的特殊人群存在。

    魂师。

    修炼神魂,魂师在神武大陆属于特殊人群,在更多的人眼中属于不入流。神魂修炼太过艰难,能够成长起来的更是凤毛麟角,从古至今共有魂师九脉。

    张家世代传承先天武术阴阳眼,以及修炼神魂的太上玄灵宝录,更有第一代张天师创建天师府,传承符师流一脉。

    各种符咒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张武从十岁开始修武,奇怪的是每次凝聚出武神元,第二天就会消失。

    五年时间他凝聚过60条武神元,但至今体内都没有一条真正的武神元,老爹生前也找过很多修武者询问,没有人能够解释这一怪事。

    张武来到明都府也找个很多老师,依然没有人能够解释。

    至于神魂修炼,从六岁识文断字便开始了,只是进度非常缓慢,魂师流派如果没有太大的机缘想要提升神魂修为,难比登天。

    张武天资一般,冥想太上玄灵宝录九年时间,神魂才达到游离六重。

    目前他能够画出的符咒只有一级疾行符,只有些许逃命能力,在天才云集的明都府算是手无缚鸡之力,想要不被淘汰,难比登天。

    画符需要妖兽精血,跟妖兽有关的东西全都是钱,张武现在一穷二白,学费还是便宜的来的小姨缴的,如果自己被学院淘汰,肯定会让小姨蒙羞。

    张武听老爹说过太多天师府的传说,那是张家真正的荣耀,老爹天天做梦都是想着天师府名扬神武大陆。

    据老爹所述,张家阴阳眼已经很多年没有开启过了,传承到他手里的只有太上玄灵宝录没有遗失。

    阴阳合,天眼开;断生死,正乾坤。

    这是张武从一本张家老祖留下的手札上看到的。但对于什么是阴阳张武自然不知,还是从癸院院长公孙冀育口中得知,这才有了今天的一幕。

    嵆乐苦笑的点点头,对于这个比自己只小五岁的便宜外甥她额外关切,只是后者资质平平,注定无法成为人上人,也无法完成她心中的期许。

    “在不该有的年纪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如果我是你母亲,看到你开心我比什么都高兴。再说了,魂师在神武大陆太过稀少,明都府对魂师的考核比较松懈,别忘了,我也是魂师,以我对明都府的贡献,保你在这里学习三年是没有问题的。”

    “谢谢你今天解救我,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弱,别忘了,我是张家爷们,我会凭自己的本事留在明都府,我会证明给你看。”张武竖起大拇指自信的说道,知道小姨是在安慰自己,但听着心里就是不舒服。

    因为心中有事,也不在跟嵆乐贫嘴,当即道别远去。

    看着身影渐远的张武,嵆乐脸上愁容更胜“我也该回趟家了。”

    ……

    明都府坐落在大明王朝都城西侧郊区,占地极广,大明王朝花费重金打造,府内殿堂楼厅分布有序,引进澜江之水穿流而过,小桥流水,绿意盎然。

    观文殿。

    内藏书籍无数,记载大明王朝和神武大陆的所有历史,社会,人文,地理,法规等,供明都府学子免费学习,查阅。

    这里是毕业后想要进入大明王朝为官学子的必修之地。

    张武经常出入观文殿,倒不是因为他想当官,而是这里有免费的雅室,供学子静修,张武平日里画符,冥想都会在这里。

    赶到观文殿密室,第一时间从怀中取出一物。

    一个白净如玉的小圆盘,直径不过手指长,一根黑色长线内嵌其中,将玉盘分成两半,再其中心位置有一颗珠子鲜红如血,娇艳如火,一根银色浮针横穿而过,此刻放在桌子上,浮针左右摇摆。

    苏离最后一掌没有伤到自己,就是因为拍到它上面。

    直觉告诉张武,苏婉秋的‘暮月银绅’之所以脱落,跟此物密不可分。

    当然,声称自己祖宗的声音,也来自于此。

    对于这个东西,张武在熟悉不过了,这是天师府必备的武器之一罗盘。自己的这方罗盘是张家世代相传,老爹交给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的。

    只不过这个罗盘没有内外盘,只有天池,最多也算是个指南针,还称不上真正的罗盘。

    “您是何方神圣,还请现身相见。”张武盯着桌上玉盘,温声说道。

    白色玉盘微微一颤,青烟升腾,下一刻凝聚成一个寸许大小的小孩,出现在玉盘之上,小孩脑后扎着辫子,乳牙可见,通体乳白色,像是白玉雕琢而成。

    “小家伙,见到祖宗还不快快跪拜行礼。”白玉小孩认真的说道。

    张武吃惊的睁大眼睛,咽了口唾沫,直接伸手抓住白玉小孩的辫子,将他拎到自己眼前,仔细观摩。

    “放肆,你敢对长辈这般无礼,这是要遭天谴的。”白玉小孩气急败坏的喝道。整个身体被张武吊在半空,手舞足蹈。

    张武知道这家伙肯定与张家有关系,但肯定不是自己祖宗,张家历代可都是正儿八经的人,那有这鬼不像鬼的东西,好奇之下抬起另一只手揉捏白玉小孩。

    触手光滑,温软如玉。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张武好奇的问道。

    “住手…大胆…放肆…”白玉小孩一阵恐吓,但张武显然不吃这套。

    “我张家世代英豪,怎么会有你号人物,你到底是谁,如果在不照实说来,可别怪我无礼了。”张武没好气的说道。

    任谁被别人声称是自己祖宗恐怕也不会有好眼色吧。

    白玉小孩义正言辞的问道“张道渊是你祖宗吧?我是他创造出来的,算是跟他儿子平辈,怎么不算是你祖宗。”

    张道渊,张家第一代天师,天师府的创始人。

    张武道眼珠子一转“行,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去见道渊先祖。”

    张武抬手将旁边的烛台移了过来,右手提着白玉小孩向闪烁的烛火移动过去。

    “别,别,别…张天师洞察天机,知过去,晓未来。他算到将来天师府会没落,所以创造了我,用来帮助后代弟子重整天师府。神器有灵,我是这神器的器灵。”

    白玉小孩腹诽。果然是个混蛋,张家不败落才怪。当然,他也要感谢这个混蛋,如果没有这个混蛋的废,也就不会有它的出现。

    它是应世而生,本想跟张武这个宿主讨些便宜,日后好占取主动权,没想到后者无赖一个,油盐不进。

    张武没好气的说道“天师府没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怎么会选择我,再有隐瞒我就动粗了。”

    感觉到身下传来的炽热,白玉小孩再次委屈的说道“不是我选择了你,是你选择的我。我虽然是一件神器,但只有成为神器的底蕴,真正意义上而言我连一件武器都不算。”

    “是你找到了我,在你常年元气的孕养之下,我才得以现世……”

    “停!”

    静心聆听的张武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怒火直接上头。

    “常年元气孕养!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这些年凝聚的武神元并非消散,而是被你偷走了?”


同类推荐: 末世神魔录推掉那座塔DC家的骑士我要做阎罗市井之徒九星霸体诀诡秘之主变身之武侠到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