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天师修武 第42章 慧眼识珠(三)

第42章 慧眼识珠(三)

    引动党武的信物,张武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融入自己体内,实力暴增,体表也出现了一层罡气护罩。

    另一边,愤怒的狮吼传入张武耳中,听着振奋人心。

    只见一头数十米高的红鬃巨狮出现在张武面前,狮身长有巨翼,从体型上来看跟兽神有着三分相似,张武还真认识此兽。

    “赤翼蒙达狮!”老师上课的时候有讲到。

    凶猛异常,战斗力惊人,碾压同阶妖兽,张武站在它的面前,只有手掌大小。

    还是小姨疼自己,封印的召唤兽非常靠谱,和自己心意相通,张武一步跨出,登上赤翼蒙达狮背上,按照周天易罗嘱咐,张武指示赤翼蒙达狮一步跨出,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保命,如果小姨和党殿主靠谱,或许能够看到全乎的自己。

    “不愧是朝天殿殿首,他们对你竟然做出了这等保护,不过这都在我的预料之中,别说他们的一些手段,就是他们在你身边,我也能杀你,记住,这个世界上只有实力才是一切。”尤里卡从容的说道。

    就算张武在阵法之中完美的避开了各种陷阱,时间也完全足够他引动大阵。

    死亡国度,一旦启动,生灵泯灭,神鬼不留。

    “啊!”

    恐怖的神魂威压降临,犹如神魔一般,这比?c元塔深渊第二域的气息强大百倍,如果不是党武信符气息的守护,张武的神魂早就奔溃了。

    死亡国度,名副其实。

    张武无法压制痛苦,仰天长啸,但意识尚存,赤翼蒙达狮跨出几步后一爪挥下,地上的铭文瞬间奔溃,佝偻的身影出现在张武面前,后者手中的法杖是一根兽骨,上面雕塑着骷髅头,晶莹透亮的玉骨冒着黑烟。

    蒙达狮再次出手,直接盖向佝偻的尤里卡,后者脸上惊讶之色大盛,他显然没有想到张武能够承受住死亡国度的威压,更没有想到张武在重重铭文的死亡国度中如履平地,瞬间就能找出阵眼所在。

    狮爪触碰尤里卡的前一刻,后者消失。

    “快!”

    周天易罗急促的声音再次传来,深陷绝境的张武怎能放过千载难机,直接从蒙达狮身上翻身而落,在疾行符的帮助下迅速落地,双脚的着落点地第一时间出现在脑海。

    下一刻。

    张武一拳挥出,空间震动,尤里卡佝偻的身影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帘,张武一个虎扑,直接将其环抱,手中仅有的离火符早已引动,直接贴在尤里卡后背。

    身为阵法大师,小小的二级符咒对他只是小儿科。但对于此刻自顾不暇的尤里卡,离火符就是另外一个效果了。

    因为身中离火符的他还在承受另外一种攻击,就是自身武器法杖的反噬。

    阵法师的根本就是手中法杖,周天易罗除了身负天师府传承之外,并无他用,但它自己是神器器灵,对于低等武器有着绝对的克制,只因它现在弱小,器灵无法离开天池。

    此刻尤里卡的法杖被张武近身,对于周天易罗而言强大的法杖只是美餐一顿。

    魂师强大的是神魂,身体没有元气孕养本就孱弱,此刻尤里卡神魂受创,根本来不及防备,离火符在他身上燃烧的更加旺。

    “啊!”

    伴随着惨叫声响起,死亡国度铭文彻底紊乱。行尸走肉的张武顿时脱离死亡国度,回过神来,席聪和巡防营的人早已慌乱,文芊阳身份特殊,刚才莫名其妙的消失,周围又传来强烈的能量波动,在笨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正在他们寻找之时,眼前突然出现一人,身体处于自燃之中。

    下一刻,一身狮吼声倒灌入耳,吓得众人一颤,只是狮子紧盯自燃中的尤里卡,并没有理会他们。

    消失的文芊阳也凭空出现在道路一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席聪和姓宋的巡防兵相视一眼,快速出现在文芊阳身边,原本只想整蛊张武,这唱的是哪一出?

    自燃的尤里卡叫的撕心裂肺,片刻功夫便断了气,一枚储物戒指掉在地上,张武默默捡起收入囊中。

    下一刻,周围劲风肆虐,一道身影从天而降,自然是朝天殿殿主党武,他手里提着一柄长剑,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身上的怒气。

    根本不用多问,以党武的见识,仅凭地上的阵法痕迹不难判断出这里发生了什么。

    “你没事吧!”党武眉头紧锁,张武从他眼中看到了愤怒。

    竟然有人在明都府附近对学子出手,这种事情已经许久没有遇见过了,他也重新打量张武,后者在这等阵法之中还机会引动自己的信符,完成反杀,此事不可小觑?

    张武苦涩的摇摇头,刚才神魂遭受的攻击是实打实的,党武的信符力量悄然退去,身体变得孱弱不愧“我没事师父,你先看看文芊阳吧!”

    党武拉起张武的手,柔和的力量进入张武体内,张武身体的削弱感顿时消散。

    党武快速来到文芊阳。

    第二个出现的是嵇乐,她乘坐一直红色巨鸟从天而降,看到挂在张武脸上的坏笑,打转的眼泪瞬间落下。

    “谁让你出明都府的?”

    张武看了看旁边的赤翼蒙达狮“多亏了它,不然这会儿躺着的就是我了。”

    嵇乐仔细检查一番,确定张武没事后抬手招了招赤翼蒙达狮,后者重新幻化成一个小狮子雕像。

    张武郁闷的说道“小姨,这次可不能算数,他可不是朝天殿学子。”

    嵇乐将信物重新递给张武“那殿首的位置真的比你的性命还重要吗?”

    明都府的学子各个都是天才,各殿殿首更是如此,一旦离开明都府,肯定会被不轨之徒惦记,眼前这场祸患很明显是张武的殿首身份引来的。

    张武收起小狮子,这东西关键时刻还真的能保命“我在乎的不是身份,而是魂师的荣耀。”

    两人交谈之间,又来了很多人,大体分为三方。

    人数最多的自然是巡防营的人,其次是明都府的人,嵇乐在一旁为张武一一介绍,

    巡防营首脑席保君,一个身穿官服的中年人,面貌干净利索,他听完众人简单的描述,脸黑成了猪肝色。

    明都府来的人名叫段天涯,是明都府的副府主,满头白发,只有一簇山羊胡是黑色的,剩下的都是明都府的院士。

    另位一方是文芊阳的父亲文乾,大明王朝柱国重臣,身穿锦衣,官威十足。女儿身上自有他的信印,刚才被尤里卡带入死亡国度他便察觉了。

    巡防营首脑席保君站出身来“各位,这件事情我已经了然,错在我儿席聪,但也只能算他运气不好,撞到了枪口上,这事我认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但我个人觉得尤里卡出现显然是预谋已久的,希望能够引起各位的重视。”

    文乾冷哼一声“都说巡防营是席大人的私家军,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巡防营是皇城最后的屏障,尤里卡这等暴徒能够自有出入,截杀明都府学子,正如这位小兄弟所言,这巡防营果真形同虚设啊!”

    席保君心中暗暗滴血,这文乾的官职比他大不少,而且事情刚好撞在自己儿子身上,他只能忍着“大人息怒,我会对巡防营内部和都城防卫进行严加盘查,给你一个交代。”

    “哼,你还是想想怎么给圣上交代吧!”文乾抱着爱女愤然离场,很显然,席保君是少不了挨参了。

    此刻心里苦的不只是席保君,席聪以及最先抓捕张武的几个巡防营士兵早已跪倒在地,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生怕被别人记起,都在地上找缝,想要钻进去。

    看着文乾离去,席保君苦着脸看向段天涯“段老,此事全怪我儿,尤里卡的事我会全力调查,这位小兄弟也没什么大碍,你看……”

    段天涯并未说话,冰冷的目光盯着席保君。

    别人不知道,席保君对面前这位杀神的过去可是在清楚不过了,这人一旦发怒,大明王朝的皇帝也得留有薄面。

    席保君急忙改口“当然,这位小兄弟精神上肯定受到了惊吓,我会在物质上尽量的弥补,只是希望段老大人有大量,饶恕小儿一命。”

    段天涯冷声道“小希,尤里卡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是明都府最近太安逸了,这些宵小之辈都开始打我们的注意,这件事情我们明都府自己会处理。至于席聪,他严重违反院规,以后就不用来明都府上课了。张武这边,你给他一个交代,让他满意即可。”

    休息中的张武突然被点名,他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副府主,听他说的这句话生出莫名的亲切感。

    这言外之意……?

    席保君尽量放低姿态“小兄弟,你看这事怎么处理?”

    张武摆摆手“席大人,这件事情完全是误会,你看我这也没什么事,只是可惜了我的那几十张三级符咒和几件灵武了,不过没啥大事,钱财乃身为之物,人没事就好。我和席聪都是同学,你回去可千万不要责备他。”

    张武说的情真意切,听得党武眉头颤抖,这小子难道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还几十张三级符咒,你见过三级符咒长啥样嘛,几件灵武,以你的本事免费送给你也没本事施展啊!

    嵇乐乐的咯咯笑起来,从鬼门关走一趟,敲点竹杠在她看来合情合理。

    席保君神情并没有多少变化,他从容不迫的取出一张卡片递给张武“小兄弟,多谢你的好意,席聪骄纵惯了,这次回去我必定好好管教,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先收着,日后还有重谢。”

    “席大人,这多不好意思啊!”张武嘴上婉拒,手不受控制的接过卡片。

    这是金币卡,在大陆任何钱庄都能取出现金,也可以刷卡消费。

    段天涯锊着山羊胡,再次开口“嵇乐,你先带张武回去,此事不要伸张。”

    嵇乐行礼之后带着张武向明都府走去,临行前师父党武又给了他一个信符,张武笑着收下,这可是保命的东西,瞬间能够让自己的实力增强数倍。

    席保君道别之后带着儿子和属下悻然离场。

    段天涯看着眼前化为灰烬的尤里卡,眼中寒光四射“党武,交流会在即,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在发生了,你通知那几个老家伙,都出来活动活动,肃清都城宵小。”

    党武率众院士转身离去,在接下来的二十四小时内,都城将近千人离奇失踪,吓得各路高手静若寒蝉。


同类推荐: 末世神魔录推掉那座塔DC家的骑士我要做阎罗市井之徒九星霸体诀诡秘之主变身之武侠到神话